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祭司的午餐
    圣炎岛地底下的晶石要比预计的少得多,七千吨看着不少了,其实按这晶石的密度质量算不过能够一艘星际战舰的一半材料。

    柚子不知道他们口中说的具体的晶石矿,傻笑道:“这么点东西,当然该留着自己用。”

    “笨柚子,还用得到你说?”结智扑过去和他一起闹,房间内顿时成了游乐场一样,过了一会儿两人开始丢抱枕。

    一个靠精神力一个靠速度,屋子了只看到个个长短的枕头漫天飞舞,有的打到了茶壶花瓶,有的丢到了窗外又被瞬间操纵回来……

    突然一个枕头被丢到了城畔生头上,将他的头发砸的乱翘。空青愣了一下,这人不是有精神力领域吗?怎么会被砸到。

    快要理清的思绪突的被砸飞,城畔生黑着脸精神力一探将在快速移动的结智揪出来,说道:

    “啧,怎么越来越调皮了。”

    小东西控诉的看着他,噘嘴说道:“因为主人都不陪我玩儿~”

    这特么真的养了个儿子的节奏,城畔生无语,好吧他真没生气,“你现在不是该充电吗?”

    “不要不要,我们来丢枕头吧!”

    柚子立刻附和提议。空青站在一边默默地背过身去,两个不懂看眼色的家伙!

    城畔生笑了,“好啊……”

    当侍女进来的时候当即傻眼,只见一个小孩儿被两个枕头压在墙上,而佑天则背被一堆枕头压在地上哇哇大叫。

    “这是?”

    城畔生从稿图中抬起头来,平静的说道:“我们在玩枕头大战。”

    “……”无语过后,侍女微笑道:“大祭司派人来邀请佑天少爷和几位共进午餐。”

    这种待遇对于任何一个岛民来说都该是无上的荣耀,但到了城畔生等人这里就变成了别有用心。

    “柚子,你去不去?”

    被枕头压在地板上的佑天想了一下,咕哝道:“大祭司的午餐啊?应该有很多好吃的吧,我要去我要去!之之你去不去?”

    “不去。”结智站在墙角,身后是一个插座,被枕头遮住的左手正有两根手指伸进去。刚刚闹的太厉害了,现在一充电才发现能量已经很少了。

    等人过去了,发现领路的人却带着他们往一间静室走去,青黑的房间内除了两簇火焰别无他物。

    大祭司拄着权杖,站在正中间的一个半米高的圆台上,感觉到人来了后回过身来,目光确实先落在城畔生身上后才看向自己的外孙。

    “佑天,我的外孙,你已经长大cheng ren了。”

    真是悲哀,城畔生这样想着,这老头儿似乎想要像一个外公那样寒暄几句,结果说出来却像是宣读神谕。

    “大祭司你好啊。”柚子傻笑着挠头,“你看起来好老了哦,和我小时候的印象一点也不一样。”

    饶是对他熟悉的城畔生也听不出来是喜还是怒,只是一如既往傻乐。

    但柚子的话确实让大祭司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变化,似惊似悲,仍旧站在圆台上说道:

    “当年你母亲临死前曾苦苦哀求把你送走,现在想来若是当初将你放在身边教导,现在说不定圣子就是你了,我们圣地也就不会面临现在这种局面。”

    他的遗憾确实是真的,但却是为了他的统治。

    “嘿嘿~我倒是觉得外岛比较好哎,大家都很善良,天天打打鱼就够了,我跟你说哦……”柚子开始他的长篇大论,把外岛的各种东西夸了又夸,末了还补充一句,“你年纪大了就应该去外岛生活。”

    但得到的却只有一句回应,“哼,那些遗民的生活有什么值得向往的?”大祭司白须白发,神色阴郁,“你这是被神所遗弃的想法,是堕落的!我的外孙,回来圣地,回到神的怀抱来吧。”

    他的目的很明显,为了让实力大涨的柚子回来,助他巩固统治。

    “不要!”柚子干脆的甩下两个字,“我还要读书,还要到处去玩儿呢。”

    “只要你回来,你的母亲是圣女,甚至可以继承我的位置,一切东西唾手可得。”大祭司说得理所当然,他俯视着柚子,似乎下一秒少年就要点头。

    ‘咕噜噜~’某人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

    “不是让我们来吃饭的吗?怎么还不开饭?”柚子笑着揉了揉肚子,说明他真的是来吃午饭的。

    大祭司的用饭厅绝对是一种享受,近三米长的桌子上铺着红色桌布,各色瓜果鲜花,时蔬肉类,灯光璀璨好不奢华。

    他们到的时候,克里埃和丽娜两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原本就低沉的气氛,在柚子他们进来的时候显得更加怪异。

    大祭司严肃神圣,丽娜面无表情,克里埃神色阴沉,柚子傻笑……

    就座的时候,大祭司虚指了右手边第一席,“佑天坐这里。”

    “哦,好的,那里菜比较好。”柚子一点也没发现那个位置有什么特殊,坐下时还对正对面的圣女呵呵一笑,“表妹好啊~”

    克里埃站在一边,气得咬牙切齿,凭什么要把右手位交给那个傻子?!但即使上位的人是自己的爷爷,他也不敢质问出口,只好转个方向就近坐下,发现身边的人是一个戴眼镜的家伙。

    “哼,怎么什么人都能进入圣地污染神明的祭坛?mei mei你说是不是?”

    丽娜闻言看了看仿佛事不关己的某人,垂下眼睛沉默不语,不打算帮哥哥说话。

    大祭司一听阴郁的双眼望了过去,“他们是你表弟的同学,是沾染了神的气息的人,你可是对我的判定有什么意见?”

    “孙子不敢。”克里埃连忙低下头。

    城畔生悠哉哉地吃饭,眼角一瞥,发现青年神色看着诚惶诚恐,但拳头握得泛白……

    尴尬的气氛中,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道浅笑的声音自外面传了进来:

    “既是有这么美味的午饭,大祭司为何不邀请我?”空明净此时脱下了炎民的服饰,身穿白色宽袍,“何况还有这么多朋友在。”

    大祭司放下叉子,冷声道:“为何不让人通报一声就进来了?”

    “这个,好像不重要吧。”长发青年温和的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