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完全觉醒
    城畔生的人生才走完不到二十年,但是却遭遇过数次生死危机,每一次都像是从地狱里爬回来一般艰辛。

    他每次自己受伤的时候都会想,幸好是自己受了伤,而不是身边亲近的人,虽然总是会让别人伤心。

    但今天却不一样,这次,换他来尝尝眼看着亲近的人受到伤害的滋味了。空青之于他是非常特殊的存在,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是陪在他的身边,就像是他的影子一样,算算也快有四五年了。

    城畔生看着怀里的人——此刻她的发丝被震得散乱,口中喷出的鲜血溅在脸庞、脖子间宛如盛开的梅花,晴雪依然折断,只剩下刀柄在手中。

    快要失去焦距的双眼紧紧地看着他,蠕动着双唇,“你……”

    你想要说什么?城畔生恨自己现在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抖着嗓子说道:“不要说话,按照应急处理措施,你现在……”

    下一秒,怀里的人闭上了眼睛!

    周围的人完全愣了,实在是反应不过来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己方全然失去了反应能力,但是对手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右眼被刀疤贯穿的青年狞笑着,他眼中的杀意随着身体全朝着城畔生冲了过去。

    少年孤零零的搂着一个毫无反应的女子,半跪着,垂头无语。

    “城畔生!今天没有人会来救你了!”何况你还身受重伤。

    “靠靠靠!”斐肖等人立刻就要冲上去,却同样被阻了去路。

    中年胖大叔、一身红衣的炎以及冷笑的越科,横在他们面前斩断了城畔生最后一条救命稻草。

    “哼!原来结智早就不行了,执渊副首领今天这一手螳螂捕蝉玩得真出彩,可惜那么一个美人儿了。”中年男人笑着,衬得对面的少年们的脸色越加阴沉。

    “找死!”偏偏这时候结智却真的没电了。

    凡塔斯和格兰特两人冷哼一声,“斐肖,你去救人!”

    谁知道,斐肖不仅没有冲过去,反而还将他们拖住往后跑,“快撤!”

    下一刻,以城畔生为中心陡然爆发的力量袭来的时候,即使不用人说,众人都开始慌不择路的四下逃散。

    但是却来不及了,第一军校的学生因为有斐肖的提醒险险逃出了那股力量的圈子,但是更多的人,不管是军部或是自由军通通都被包围住了。

    就像是被松脂包裹的苍蝇一样,完全没有了逃脱的可能,几乎是在一瞬间精神力低于城畔生的人便已经昏了过去,还在挣扎的已不足一手之数。

    能有这种凶猛力量只有尊势无疑了,但是这次的爆发较以前又大有不同,不仅是范围,攻击力更是以前的数倍。

    斐北翔咬牙切齿的来到斐肖等人身边,神色有些难看,就因为慢了一步而挨了一下,竟然疼得有点发蒙!真倒霉~

    “笨儿子!就不能提醒我一句?”这小子肯定非常了解城家小子的变态之处,竟然不提醒他。

    几个少年看着斐中将难看的脸色,心有余悸,幸好斐肖提醒的及时,要不然……想想都打了个冷颤。

    “隔得那么远怎么提醒?”斐肖翻个白眼,“涂尚旅呢?”

    中年男人笑得幸灾乐祸,指了指地面,“我把他丢到城小子身边了。”

    太腹黑了!众人连忙伸脖子去看,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尊势风暴里只剩下不到三个人还醒着。

    其中,有一个军部的军官,正是那天会议上的大胡子男人,另外两个则是执渊和涂尚旅。前者还好,身受重伤的涂尚旅早已只剩下一口气儿了,无异于垂死挣扎。

    更让人惊恐的是城畔生,此刻他的神情宛如机器人一般麻木,整个人抱着空青一动不动。当空洞的双眼转向涂尚旅的时候,他突然站起来走了过去。

    只见执渊神情狰狞,额头上血管凸起,但是城畔生脸眼睛都没动一下,他便痛苦的嘶吼起来。停在远处的几人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光是看着都觉得脑仁儿疼!

    接下来的一幕更加让人头皮发麻,城畔生这个人在他们眼里一直都是从容淡漠的,虽然总是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但看着只是一个比他们稍强的人而已。

    但是现在,那个人面无表情,黝黑的双眼里深不见底,然后直接扯下了涂尚旅的右臂!

    机械臂连带着神经线被强大的力量生生从血肉里撕裂下来,就像是一株盛开的鲜艳梅花树被连根拔起。又是尊势的侵袭又是**的损伤,涂尚旅连痛呼都没有发出,双眼骤然瞪大后翻白晕了过去。

    凶残的场景不断地挑战着旁观者的神经,斐北翔则是叹了口气,“这小子被压抑的厉害啊~”

    蔚·凡塔斯看着这个实力强大的男人,问道:“他现在,算是完全觉醒了吗?”

    尊势,传说中百万分之一的精神力天赋,被人暗地里成为帝王领域。现在的城畔生无疑符合这个称谓,就连执渊都像是瘫痪的老虎一样,眼睁睁看着少年走近。

    斐北翔摸摸下巴,语气无不感慨,“当然是完全觉醒了,不过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霸道强悍的尊势。”简直比他老子都要厉害。

    执渊身处于尊势风暴的最中心,虽然仗着自身精神力比较高,容易抗,但是他受到的伤害却是最强的,因为城畔生现在的状态全是因他而起。

    “你们都该死。”从几年前就该死了。

    就像是陈述一个天气状况一样,城畔生说得平淡而缓慢,但是他的动作却不是如此。只见他一挥手,空青的双刃断裂散落的碎片便全朝着执渊飞来。

    青年咬牙承受着钻心的疼痛,避了开来,朝昏迷的涂尚旅和越科等人看了一眼,转身便跑。要逃,可以,但因为不是他的本意所以不愿意这样做。

    但是现在的城畔生却极其危险,在正好处于尊势觉醒的精神力领域中,他就是帝王,手握生死大权。

    比起偷袭使得迅猛,执渊逃跑时却极其艰难,城畔生双眼只剩下他,紧追不舍大有不死不休的意味。

    但如果说他失去了理智,却又不尽然,因为众人发现他即使挪动了精神力领域,还是把所有昏迷的自由军全带着一同,随时用尊势折磨他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