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未死
    城畔生现在在军部中的位置很尴尬,下有无数想要追赶超越的机械师,同个部门里还有不断和他针锋相对的家伙,上面又有无数想要从他这里压榨好处的军官将领。

    他不管是退或是进,结果都不容期待,所以最好的就是保持微妙的平衡,这样一来,至少能掌握一定的主动权。

    因此,圣炎初代防护系统就一定不能暴露,排除异己变成了目前的重中之重。或许是他对空明净离开时的眼神看懂了几分,又或许是他看到了这人骨子里的执拗,于是便多留了个心眼。

    而且他没说的是,这个红色的防护系统可是和结智的监控卫星联通了的,下面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老远的林子里多了两个人怎么可能看不到?

    灵子已然被空青拿住了,而空明净也被流窜的电粒子麻痹到了,僵硬的勾起嘴角,“原来使我们中计了。”

    说话间他已经挨了结智好几炮,干净的衣服上砰砰几朵血花绽开,好不鲜艳。

    “其实如果你真的走了我也不会做到这个份儿上,可惜,你发现了我的秘密。”

    青年因为失血过多,脸色青白,笑道:“想不到你城畔生竟然会变得如此畏缩,当年长都平原之时你的锐气呢?”

    “人嘛,总要学会认输的。”城畔生无所谓的笑了笑,“我还是送你上路吧。”说着操纵起一块尖石对准了那人的脑袋。

    空明净依旧笑着,只不过开始变得狰狞,“我想知道你要怎么处理那些军部和岛民呢?”

    “我自会处理。”

    城畔生冷着脸,手指一弹,但是攻击却扑了个空,只见原本奄奄一息的人居然丢下同伴一溜烟儿窜出了老远,朝着海边冲过去,眼看就要追不上了。

    但城畔生等人却是不急,慢悠悠地跟了上去,看着犹如困兽一般寻找出口的男人,笑道:“你说连岩浆都能防住的屏障是你能打破的吗?”

    虽然这看起来只是一些光点组成的东西,但是这些光粒子却是个挨个拥有高度物理属性的物质。再经由城畔生改良组合排列结构,加入了其他的材料融合,圣炎初代防护系统的防御能力堪称顶尖。

    这两个家伙竟然想要杀他,已经成了瓮中之鳖都不知道!

    “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天才机械师之名名副其实。”只是这夸赞的话配上他扭曲的表情却极其难看。

    城畔生淡淡地说道:“结智,动手。”

    然而,小东西却没有动静,只听他苦恼地说道:“主人,有一个放射基台被人破解了。”

    城畔生倏地沉了脸,“哪个方位?”

    “脚……脚下……”

    这时,芬妮他们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冲突,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喊着要帮忙。但是兴奋地女人还没接近,便听到城畔生气急败坏地大吼道:

    “别过来!”

    “靠!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老子偏要过来!”说这加速冲过去。

    然而下一秒被强大的精神力锁住的她便瞬间停了下来,空明净扭曲到狰狞的笑意放大在眼前,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她便感觉自己的腹腔被一脚踹得移了位。

    女人娇小的身体无助的飞在空中,朝他攻击的男人仿佛野兽一样扑了过来。

    芬妮感觉自己的灵魂在抽离,耳边是大家愤怒的嘶吼,有个戴眼镜的学生朝着自己飞速的奔来,但是却快不过一心要杀人的刽子手。

    自己要死了吧?真是的,刚刚为什么要意气用事呢?以后,再也见不到莫晚了吧,莫晚我好想再看你一眼……

    她竭力的转头,看到了瞬间来到了自己身边的爱人,这时候,比起死更大的恐惧涌上了芬妮的心头,不可以的,你不可以再用精神力的!

    鲜血,溅到了她的眼睛里……

    等芬妮再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个悠长悠长的梦一样,环视一周发现自己是在某间民宅的二楼里。

    通过窗户,她能看到下面岛民们轻松的笑意,在微红的夕阳里格外灿烂。那个叫柚子的学生和圣女一起嘻嘻哈哈吃点心,点心铺子的老板齐凯不断地给他们端来刚出炉的新鲜货。

    还有不少试图融入普通生活的‘内岛’居民,他们似乎不太擅长织网、买东西,但都会受到外岛居民宽和的包容。

    大家,仿佛都忘记了几天前的火山爆发一样,和乐融融。芬妮想着想着就哭了出来,其实,这更像新生吧。

    她胡乱抹了把眼泪,没有了内岛,没有了圣地,没有了精神力的枷锁,随意去追求自己的信仰……

    “你醒了?”

    进来一个黑发少女,面无表情,但是眼里却有几分温柔。

    “嗯,你端了吃的吗?我饿了。”

    空青将托盘递过去,一碗粥,一盘羊腿肉,“你的属下说你喜欢吃肉,估摸你该醒了,我就端来了。”

    “病人不都该吃清淡一点的东西吗?那群笨蛋!”芬妮一边吃一边咕哝,又开始哭了,用油乎乎的手一擦,“让你见笑了,我平时不哭的。”

    她啊呜一口咬住肉,却被噎住了,灌了点粥才咽下去,又接着吃,“呜呜~那帮混蛋,都说了嗝~病人不能吃肉了~嗝!”

    空青偏头看着外面的夕阳,笑道:“你吃的开心就好,莫副将果然最了解你。”

    突然,哐当一声碗的碎裂声响了起来,芬妮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你刚刚说谁?莫晚……吗?”

    少女一头雾水的点点头。

    “他还没死?!”

    饶是淡定如空青也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我似乎,没说过他死了。”

    芬妮顿时又哭又笑,“我以为,我以为……天呐,他还活着!他还活着!那么严重的伤……”

    说实话,空青不太懂她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但是她的情绪令人动容。

    “他在哪里?”

    “你们以前的营地里。”

    话落音的时候,女人已经从窗户飞了出去。

    等到了地方,芬妮赤着脚走进主营帐里——满屋子的医疗机械映入眼眶,还有两个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其中一个看见衣衫不整的她,冷哼道:

    “如果不是已经撤离了无菌环境,我哥现在就得立刻死亡。”

    正是莫庭。

    唉,改了又改,最近总觉得遇到灵感障碍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