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收徒弟
    莫晚今年三十三岁,这个年纪他能混到一个少校军衔已经是非常不错了,何况还是在有人要处处针对他的情况下。

    大半年前被派往荒城所在大陆的极寒地域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好运到头了,防护服被人动了手脚,如果不是他精神力过关或许都爬不出矿道。

    但是就算逃了出来等待他的也是地狱,治疗团队对他进行忽视处理,得不到中和物质……就算是队友们为他奔走求告,最后也只是落得被人排挤。

    于是无奈之下他请求离开了a-11部队来到了圣炎岛。

    这是从赤城传来的关于莫晚的调查报告,至于背后要害他的人,资料上倒是没有明确的指出来,但是从各种手笔来看,确实是与他父亲同等级的人无疑。

    “恕我冒昧,那个人为什么要害你?”他想不通,一个小小的少校怎么就惹到那种大人物了?

    莫晚苍白的脸上露出苦笑,“大概是因为我任务失败吧。当年我被委任要保护一个女人,但是结果她死了。”

    “女人?什么样的?”

    “说实话,我也快想不起她的样子了,只记得是那个人很重要的人。”

    城畔生知道他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了,便准备离开,却被喊住问道一些事情。

    “你究竟要我做什么?”

    “先养好伤再说吧,相信会很有趣的。”

    直到芬妮跑来主营帐吵吵闹闹,这几天大家都过得很平静。

    逃到外面的年轻人们回来后抱着老人们喜极而泣,岛民们都在保护罩下开始新的生活,原来内岛的人也极力的融入‘普通’的生活。

    盖房子的盖房子,打鱼的打鱼,该摆摊的摆摊,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只是少了一些白底红纹的制服而已……

    眼看莫晚恢复的不错,城畔生也就正式脱手,他也只有这点用处,其余的治疗都只能交给专业的医生莫晚,包括岛上的伤员。

    来到另一个营帐里,里面躺了几个在火山爆发中的重伤人员,有两个没死透的内岛的老头子、安大叔、还有疯疯癫癫的克里埃。

    城畔生径自走到安大叔的床前,中年男人身上有数道红痕,这是动了手术的印子,此刻津津有味的看了两本关于机械的纸质书。

    大概是因为要进手术室,所以被清洗干净了的原因,他看起来很年轻。由于常年待在工作室里肤色极为白皙,长相虽然不突出,却显得很协调。

    见他来了特兴奋的招招手,说道:“大师你来啦,快来看看这里,我不是很懂这个奥拉张力值推算,你给我讲讲。”

    虽然他还是不知道城畔生的身份,但却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个防护罩出自他之手的岛民,所以便硬是要给他冠上一个‘大师’之名。

    “奥拉张力推算公式共有四个要点,一是物体的密度,二是温度的最高和最低承受值……”

    听他一解释,安大叔笑开了眼,“懂了懂了,原来是这样的,我就说我以前的机器人总是不耐热!”

    之前曾看到过这少年在他的工作室里做的机械,但是有很多的手法他都看不懂因此也就不知道那机械的真是面目。直到他看到了这个圣炎防护系统的放射基台,看到在岩浆里毫发无损的镇子,才明白自己这是遇见大神了!

    “我哪里还有好多书,你看完了给我说就好。”对于有着同样追求的同行,城畔生毫不吝啬。

    安大叔听罢眼前一亮,突然冒了一句话,“你收我做徒弟好不好!”似乎他自己都被这个提议惊喜到了,从床上翻起来。

    “啊?”城畔生先是一愣,然后瞬间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

    “难道你嫌弃我笨?”

    “怎么可能!”城畔生连忙摆摆手,说实话如果不是条件有限,这个人绝对前途无量,“只是因为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前途在何方,谈什么收徒弟。”

    见少年实在有些为难,安大叔也觉得自己的提议有点唐突了,便歇了心思,只是看起来非常的低落。

    “唉~真可惜。”还没低落完,又听到少年说道:

    “如果你想要学习,我倒是有个地方可以推荐你去,前提是你愿意出岛的话。”

    这下子换安大叔苦恼了,长了这么多岁数,他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青城边的散城买材料,还各种被人鄙夷,多少让人觉得惶恐。但是少年的提议也非常的有诱惑性,实在叫人难以抗拒,便试探的问道:

    “你推荐我去的地方是哪里?”大学?还是工作室?

    城畔生神秘的笑了笑,说了一个地名儿。

    两个小时后,安大叔便收拾了东西颠颠往赤城跑了去,期间有人问他干嘛去,他就回了两个字:“拜神!”

    当晚,大半夜的城畔生被人从梦里吵了起来,点开光脑,对面大白天的,一张艳丽的脸庞便出现在光屏上。

    男人脸色难看到极点,咬牙切齿,“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说着微微侧身露出后面一群人,一大早傻笑着双眼放光的男人就跑来砰砰敲他的门,弄得其他家伙都来看笑话!

    城畔生打了个哈欠,对流凰说道:“怎么样?我推荐的苗子,索雷尔走了,你不是刚好缺个徒弟?”

    “劳你担心了,送我一个连基本的张力值计算都弄不清的家伙,这特么不是苗子而是一个铁种子!”得费多少力气才能浇灌出来。

    流凰跳脚,真是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从光屏里拿出来揍一顿!

    “哎呀,流凰大师,安大叔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天赋绝对不错,你也发现了吧?”这一点他相信流凰也明白,不然早就把人赶走了。

    “哼,这倒是。”青年冷哼一声,双手环抱,说道:“但是要我教绝对不可能!”

    “哈~你随便丢给玫瑰呀、老炮儿他们嘛,反正他跟你们都一样。”

    流凰却不松口,“我们初始之地从不教授没有关系的人,何况他还说是你的徒弟。”

    “啥?”城畔生清醒了一些,看着光屏里在流凰身后贼笑的某些机械大师,觉得有点不对。

    “我什么时候说那是我徒弟了?”

    流凰不管他继续说道:“所以,想要我教?可以!跟我有关系就成。”

    后面有人撺掇着安大叔快喊人。

    中年男人开心的一弯腰,对流凰喊道:“师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