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炸锅
    赤城正好是大清早的时候,圣炎岛却是深更半夜。即使隔着一道遥远的光屏,城畔生都能嗅到满满的阴谋的味道,被吓呆的瞬间那边已经高呼贺喜了。

    “哎哟,帅哥恭喜你收了个新徒弟。”

    “记得给包个大红包!”

    流凰相当的自负,哼了一声说道:“能当老子徒弟已经算他走大运了,包个屁的红包。”

    自己这是被阴了吧!城畔生恍然大悟,瞌睡已经飞走只留下一身冷汗,“靠,你们究竟有什么阴谋?”怎么想都不对劲,“难道这是你们在玩儿什么赌注?拿别人开局是不道德的。”

    光屏那边登时笑成了一片,玫瑰走过来,笑道:“没什么,就是我们初始之地这边最近太无趣了点,所以打算收个徒弟玩玩儿。”

    以前看到这小子要么是淡定的,要么就是拽兮兮的,极少见到这个如此惊慌的样子,玫瑰几乎已经想到未来多姿多彩的生活了。

    但城畔生就非常不妙了,“靠,你们收徒弟不是应该收那种嫩苗学生?找我干嘛?”

    妖娆的女人抿嘴一笑,上下打量他一眼,说道:“你还不够嫩?”

    “我只是年纪小而已,再说我还有什么值得你们灌输的?”

    那边传来一声中年男人的大吼,“都说了太无聊收着玩儿的!谁有功夫教你?”

    “那我不干,谁会认一帮没有东西可以教的人为师父?”

    少年眼里的嫌弃让那边的家伙顿时爆了,“卧槽!这小子是在嫌弃我们吧?是吧?他他他……竟然敢嫌弃我们初始之地!”

    一向暴躁的流凰此刻却非常沉得住气,走过来,嫌弃的看着他说道:“你也别激他们,初始之地的积累可不是你能想象的,过几天给我过来行拜师礼,该给你的东西不会吝啬的。”

    说着啪一声切断了通讯。

    黑暗中,城畔生不可抑制的笑了出来,机械初始之地要收他为徒简直做梦都要笑醒了,不说能不能成为他的后盾,光是那里面数百年的积累都得让一个机械师流口水!

    而正在他高兴的时候,机械初始之地那边却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靠,终于把这小子给套住了!”他们要收个徒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了?

    “哈哈哈,流凰这下子不怕以后找不到人了吧~”老头儿笑眯眯的,说着伸出手,“快快,那小子答应了,所以这盘局是我赢啦!”

    一帮老大不正经的家伙吵吵闹闹的,被流凰全丢了出去。玫瑰看着若有所思的男人,说道:

    “看来我们揽上了一个大麻烦。”暗指城畔生现在身后牵扯到的各种事情,“那孩子现在已经在逐渐成为导火索了。”

    流凰嗤笑一声,“树欲静而风不止,那群人当初抓住索雷尔的软肋将人忽悠过去,想来个一石二鸟,老子偏不让他们如愿。”既然想停停不下来,那就让他们初始之地把这个时代搅得再乱一点,到时候说不定会开出更加灿烂的花。

    “这还真像你的作风,不过这也是我们初始之地的风格,也算是秉持祖训。”

    默默站在一边的安大叔听不懂他们说的意思,只好问道:“那个,我师父究竟是什么人啊?”感觉神神秘秘的还非常了不得。

    谁知他一问出口,另外两人都用奇怪的神色看着他,流凰翻了个白眼,“那个臭小子。”

    对着男人疑惑的眼神,玫瑰笑道:“你师父难道没跟你说过,他的真名叫城畔生?”

    安大叔先是一愣,“城畔生?”随后腾地浑身哆嗦起来,“城城城城……畔生?”

    “你不认识?”玫瑰疑惑。

    “等等,你让我先缓一缓……”安大叔木着脸。

    ‘嗷~老子的师父是城畔生!!’一声高吼自小店铺里传了出来,下一秒一个男人被碰一声丢了出来。

    临走前,玫瑰问道:“对了,之前不是一直有一个青年来拜师?记得好像是那孩子的对头来着。”不怕他找麻烦。

    “哼,让他小子自己处理。”流凰冷哼道,说着拿出光脑,“老子现在就发消息气死那些混蛋!”

    随后,在机械领域专门的页面上,突然窜出了一个账号——棕色的徽章上有一把凿子和齿轮标志,瞬间让网页炸了锅。

    “快看,初始之地要发布新消息了!”

    一层一层的置顶,一直把这个只有一串省略号的消息顶上了最高处,万众瞩目。

    似乎是有人等着这样的位置,一到了最顶端,一条新消息窜了出来,整个机械领域一片死寂。

    “以机械初始之地守护者流凰之名,现收城畔生为第二任弟子,以延续我机械之精神永存。”

    同时,联盟的军部官网上也出现了这条消息,情况几乎与机械专页上一模一样。

    众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消息被无关紧要的自动广告刷下去,然后又瞬间反应过来把它拉上来,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

    发现,真的没有错!

    几乎是在两秒内,这消息已经被转发了千万遍。

    军部研发部内,信息部门的人迅速窜进会议大厅,小年轻被一帮威严的机械大师注视着欲哭无泪。

    “有什么事?”坐在上位的男人问道。

    “报告!刚刚机械初始之地发布消息,流……流凰大师要收城……城畔生为徒!”在回答的时候他好怕是自己看错了,觉得这种消息太惊悚了的,但是现在全网都炸锅了,绝不可能错。

    空气似乎寂静了几秒,上位的男人沉着脸说道:“会议立刻终止,马上去和信息部处理消息。”

    散会时,众人都若有若无的看了眼坐在角落里的青年,带着黑色的手套,双眼冒着一股寒意,正是零·凡塔斯。

    流凰在发完消息后,默数着时间,一分钟后接到了某个通讯。

    “流凰大师,你收城畔生为徒为什么不视线和研发部报备?”

    “雷克多,你真以为机械初始之地是由你们研发部统帅的?”流凰嗤笑道,“当初你们将索雷尔带过去有没有跟我说过?”

    “至少你应该知道那孩子背后牵扯的有多深?”这么个炸弹也敢往身上扯。

    “哼,城畔生是个人,不是你们军部的傀儡。再说,联盟的安定和我们初始之地有屁的关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