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重伤
    城畔生等几人已经在湿林沼泽中潜行了八个小时,悬浮板的使用使他们的效率增高了许多,但是仍然没有找到斐肖等人的行迹。

    期间全都是结智带路,城畔生问道:

    “结智,还要多久?”

    “大概还要三个小时。”他已经扫描这片大陆计算距离,并且成功地锁定了斐肖的位置。现在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都变成了一个没有色彩的具象立体结构,而其中唯一的红点就是斐肖所在处。

    大陆南部,某棵高耸的巨树上。这棵树极其的粗壮,起码得有十数人合抱,光是虬结的树根似乎都有一座小房子大小。

    这类树几乎都已经自成一个小世界,聚集了许多物种,树干中部有一个大洞,是被某些动物遗弃的洞穴,现在被几个学生占领了。

    斐肖躺在还算干燥树洞里,单手翻着背包里的东西,问道:“我这边压缩食物已经没有了,应急药品也只剩下一瓶止血剂,你们呢?”

    “也没有食物了,还只剩下一些绷带和消毒液,这些必须优先处理你的伤口。”宫镜轩依旧冷静,言语间优雅依旧,如果忽略他碎了一块的眼镜的话。

    格兰特光着膀子,说道:“蔚和基亚那两个家伙怎么还没回来?那两个人说是探路不会扔下我们跑了吧?”他们留在洞里的三个伤得最重。

    才说完,一道冷哼声从洞外传了进来,“你以为谁都跟你无耻?”将头发扎成一束的蔚·凡塔斯带着一身水汽回来,“这岛上的天气真恶心,云层的含水量太多了。”

    斐肖翻个白眼道:“不然怎么会是湿林沼泽。”朝他身后看了看,问道:“基亚呢?”

    “我们分开走的,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军部给他们的光脑早已在敌人故意之下损毁了,他们之间也只能用精神力交流,再远点也没办法了,怕被自由军感知到。

    “斐肖,城畔生给你的光脑还有电吗?”

    “这你放心,这玩意儿是自动感知光能蓄电的,说白了就是不用充电。”斐肖躺着晃了晃手臂,然后脸色难看的皱起了眉头。

    “我劝你最好静养,没有多余的药给你用了。”凡塔斯不屑,但目光还是在他的伤口上逡巡了一圈。

    斐肖嘶嘶抽冷气,“你们这几个混蛋,回去要是不请老子搓一顿就说不过去了。”

    “滚!就你反应快自己冲过来挡的,搓个毛!”格兰特抄着双臂说道,虽然他嘴硬这样说,但是当时要真没有斐肖反应快,他们一伙儿人都要死翘翘。

    “那玩意儿老子最熟了,想暗算我还差了点儿。”斐肖现在都只敢翻翻眼皮子动动嘴。

    不多时,基亚回来了,和蔚·凡塔斯的落汤鸡式遭遇相比,他浑身是汗,显然是热的。

    两个探路的回来了,几个少年便开始讨论的当前的局势。

    “他们的包围圈在逐渐缩小,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

    凭他们几个的实力就算打不过,但是要跑还真不好拦住,然而他们现在的情况毫不疑问的就是瓮中之鳖。

    当初发动突袭的时候,发现中了敌人的陷阱,正规部队很快就被击破了。其他a级、b级学生多是后方辅助全都逃脱了,但是他们几个却极其不幸,全都陷入了包围圈。

    他们和大部队分散了,就这两天的探视情况来看,似乎只剩他们几个了。那些自由军似乎铁了心要找到他们,动作越来越频繁。

    斐肖等人不是没想过朝天空的监视无人机求救,但是不止一次他们还没有接近,机械就被敌人发现了,再去无疑就是送死。

    “你这玩意儿真的不能朝军部发消息?”

    “都说了不能!”斐肖明白他们的心情,“一旦连接了网络就会被自由军监察到,到时候救援没等来反而先被人杀了,而且,结智能感应到机械,相信我兄弟很快就会来的。”

    这时,基亚说道,“恐怕不能等你兄弟找来了。”

    众人一惊,连忙问他原因。

    “我从一个自由军口中得知,他们的这次行动的指挥队长是涂尚旅。”

    一听这个名字,指挥系的三人神色顿时都有些微妙起来,当初他们联合城畔生狠狠把人坑了一把。

    格兰特咧嘴笑了笑,“老子好像知道为什么自由军要追着我们不放了。”

    然后对着一脸懵逼的宫镜轩和基亚说了原因,立刻获得了两人的嫌弃,前者直接翻了个白眼,无力说道:

    “我觉得我和基亚才是最冤枉的。”

    “也不一定,自由军里聚集的都是些变态,他们对于扼杀希望抱有极大的执着。”斐肖肯定的说完。

    “闭嘴吧你,现在你特么就是个拖累,不好好养伤还磨叽啥?”

    另一边,结智也发现了包围圈的存在,显示出全息地图,将其中几点连起来,刚好把那个红点包围住。

    “他们似乎也不确定小胖他们的具体位置,于是在不断地收缩,进行地毯式抓捕。”

    对此,城畔生只有一句话,加快速度。说话的同时,他已经用精神力操纵了三人的悬浮板,化作一道风朝着红点所在的方位奔过去。

    结智将全息地图转接到主人的眼镜里,使得城畔生的视线与它同化,眼前多姿多彩的世界瞬间变成了有立体的网格组成的模型空间。

    越往前走,偶尔遇到一两个自由军,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一个移动的人性玩偶,心神一动便‘散了架’。

    动手时少年眼睛都没眨一下,易安在旁边看得眉角直抽搐,这真的只是个十九岁的学生?

    事实上,找到斐肖的过程远比城畔生想的来得简单,本来他已经做好大战的准备了,但是却连一个四千级都没遇上。

    找到正准备离开树洞的几人,几个‘人形模型’也分不清谁是谁,城畔生撤离了全息地图,瞬间被眼前的情形给刺激到了。看着傻笑的斐肖,沉着脸问道:

    “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斐肖此刻确实凄惨,全身的灼烧面积高达百分之六十,更别说其他的内伤骨折之类的!

    “这个嘛……”

    “别跟我说意外,你居然伤得最重,多半是又干了什么蠢事吧?”

    其他几人微微有点不适,这股气势是怎么回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