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内鬼
    湿热的丛林里,一行人飞速的在其间移动,某只正在啃干果的啮齿类冷不丁被一只手抹了把,浑身炸毛的窜出老远,但仔细看哪里有什么人影,除了一缕清风。

    “柚子,别随便留下痕迹。”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消散无踪,城畔生感觉有些头疼,这家伙一点都没有逃命的自觉。

    “哦,我知道了。”柚子委屈的咕哝两句,在这里简直就是他的天堂,要压抑自己确实很难。

    天空中五千级的精神力一直在徘徊搜索,但是却迟迟不降落下来,就像是一张密织的大网笼罩在众人的心头。从全息影像来看,向他们围拢的自由军似乎停止缩小包围圈,但却有一些人开始进入包围圈搜寻他们。

    他将地图展示出来,其他人都被这情况搞蒙了,明明已经能出手抓他们了,为什么故意不行动?

    “大概是为了享受。”基亚撇着嘴说道。

    现在,他们就像是水盆里的鱼一样,敌人已经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了却偏偏要享受捕鱼的乐趣,慢慢折磨。

    众人每移动都会遇到自由军,就像是基亚说的,对方似乎真的是为了享受捕捉他们的乐趣,派来的都是一些四千级。

    不多,也就那么两三个,仿佛是轮流来消耗他们一样,打一架就跑,根本没存杀意。

    他们既没有损失多少体力,也没有多少伤,但是物资却在不断地消耗。在这湿林里,并不缺干净的水源,即使是食物,自然也能赋予他们关键的碳水化合物,但是,药品和电池等物件却不能就地取材。

    在这个布满毒虫和变异物种的湿林里,没有应急处理的药品,他们将举步维艰。如果结智没有了电源,他们将失去与五千级对峙的底牌。

    众人不是没有想过突破包围圈,但是每当他们有这个苗头的时候,自由军总能‘恰好’地掌握他们的想法,突破的时候也刚好的遇到一个难缠的对手。

    接下来又是上演一幕包围圈移动的场景,重回包围圈中。

    “看来我们的行踪完全被对方掌握了。”

    连续两次后,除了这个原因不作他想。

    “这个我们都知道,关键是他们是怎么掌握的。”斐肖翻个白眼,靠在一棵树上,“是我们露出了马脚?还是对方有什么方法监视我们?还是其他原因……”

    最后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

    蔚·凡塔斯就比较直接了,冷哼一声道:“毫无疑问,我们这里有内鬼。”先不说他们会不会泄露踪迹,敌人对他们行踪的掌握也太精准了。

    “我赞同蔚的说法,这种精确的掌握不可能是我们的失误造成的。”宫镜轩依旧带着他那破破烂烂的眼镜,冷静地说道。

    格兰特走到城畔生身边,踢了踢他,说道:“你特么倒是说句话呀?”

    “我能说什么?”城畔生挥开他的臭脚。

    “啧,你就不能让结智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玩意儿在监视我们!”格兰特一屁股坐在他身边,“话说援军怎么还没来,太磨蹭了!”

    “他们当然有监视的工具,而且还是从军部那边抢过来的。”城畔生将眼镜摘下来,擦了擦却不再戴上,“不过,我们这边有内鬼是一定的,否则就就算是监视无人机也不能完全监控我们。”

    对于他的说法,其他人未必没有想到,但是没有一个人随便将视线转到别人身上。现在这种时候,不管内鬼是谁都不能随便猜疑队友,到时候要是引起了内讧就完蛋了。

    但是气氛却是相当的诡异。

    这时一道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城畔生,成为笼中鸟的感觉如何?”身穿红色,带着面具的青年站在一棵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露出的一些烧痕看起来尤为可怖。

    见众人都看着他,笑道:“别误会,以上是我替涂尚旅传的话,要我说的话,实际上你也不怎么样,这么轻易的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城畔生只看了他一眼,一点也不在意的笑了笑,说出的话让人感到莫名其妙,“我说你到哪儿去了,原来是跑到被空明净给带走了,自由军还挺适合你的,毕竟你已经抛弃了自己信仰能自由的活着了。”

    但却让青年瞬间变了脸色,看起来几欲癫狂,他来到地面,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毕竟相识一场,何况,就算是你的精神力上涨了许多但是人就是克里埃的精神力。”城畔生毫不在意的说道。

    其他人依旧一头雾水,倒是柚子反应特别大,瞬间飞到那青年面前,笑道:“克里埃?我都没有认出来哎~你现在变了好多,不过看起来比以前更有气势了!不过你为什么要加入自由军呢?表妹还拜托我找你回去呢……”

    他巴拉巴拉的表达自己的关怀,但是在被关怀者眼里,柚子的做法无异于幸灾乐祸。克里埃忍无可忍的推他一把,指着对方错愕的脸说道:

    “别跟我套近乎!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啊?”克里埃走过去抓起他的衣襟,“因为你们!都市因为你们!”

    他疯狂的笑了起来,“如果不是你们来到圣炎岛,我就不会发现自己这个世界的肮脏!”

    即使有面具遮挡住,这个青年的神色同样可称为扭曲,与之相对应的是柚子傻愣愣的表情。

    格兰特看不下去了,一拳轰了过去,将柚子救了出来。

    “这疯子特么的是谁呀?神神叨叨的忒烦人。”

    说着就要继续攻击,但却被城畔生阻止了,他看着克里埃说道:“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说仇,他们之间论也论得起来,但是真要掰扯又未必算得上。

    克里埃后退一步,“我只是来告诉你和那个傻子,我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被那场岩浆吞噬了,现在,我叫炎。”他背过身去,“顺便,告诉丽娜,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哥哥了。”

    随后便消失在丛林里。

    “他究竟怎么了?”柚子咕哝道。

    “大概,是被岩浆烧坏了眼睛吧……”城畔生叹了口气。

    亲情,信仰一朝崩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