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救命之恩
    凭涂尚旅的实力,他们这些军校生想要活命结智绝对是一张大王牌,但是现在事实是小东西没电了,而且,在这个关头,内鬼也终于现身倒戈了。

    看他出手攻击的时候,众人心里先是极度的诧异,随后又变成了了然。

    城畔生看着站到涂尚旅身后的男人,笑道:“看来比起军部的前途,你还是更注重报恩呢,易安少校。”

    背叛的男人丝毫没有任何的心虚或是愧疚,面无表情,“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前辈给的,为了他自当奉献我的一切。”

    斐肖等人看城畔生一脸早知道的神色,登时就怒了,“城畔生!你特么早就知道这家伙是内鬼了是不是?”

    “而且还故意带着我们一起装傻。”

    这种情况放谁身上都得生气,城畔生倒是没怎么在意他们的怒火,神色坦然:“只是怀疑而已,而且,在没有确定之前我怀疑所有的人,但是他的嫌疑最大。”

    从一开始的易安被派来他身边的时候就开始疑惑了,斐北翔不可能不清楚他的实力,结果还派一个这么弱的人来他身边,肯定是别有所谋。

    随后又闹出内鬼一说就更值得推敲了。

    听他一说完,再加上少年气定神闲的神色,易安没有来的一阵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问道: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肯定的呢?”

    城畔生的答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从我们第一次进入包围圈的时候,我在你的身边发现了放射定为信号的电波。”

    就是靠着这种定位系统,自由军才能一直确定他们的位置,随时知道他们的行动进行包围。

    他不说还好,一说易安才开始更加不平静,相处这么几天下来,他自问从没看清过这个少年。

    “那你为什么……”要忍到现在。

    但是还没问完,少年似乎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神秘的笑道:“因为,这样才能包围你们啊。”

    呼呼的破风声响了起来,厚厚的林层中中,一道道白色的身影忽的窜了出来,宛如一群白鸽一般。

    这些人穿着白色的上衣,蓝色的裤子,肩上佩戴着各色肩章,有的手持长剑或是枪炮,面无表情威风凛凛。将近三十之数的经营人突的出现在面前,称之为瞒天过海也不为过。涂尚旅登时黑了脸,这些人究竟是怎么瞒过他的精神力的?

    微风轻轻刮过,林间如海层层起伏,感觉心跳开始剧烈颤抖起来,易安不敢置信地看着领头的男人。

    似笑非笑,虽然一如平日里看起来有点痞气,但是却让人感觉本能的惧怕。青年人咽了咽口水,喃喃道:

    “非中……中将,您、你不是应该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吗?”

    “是还差半个小时才开始大围剿,不过我先带着你的同僚们来了。”

    这句话成功地让易安瑟缩了一下,尤其是在感觉到周围的人若有若无的鄙夷的目光的时候。

    在军部中,斐北翔其人一直都有笑面虎之称,他与城浩霖都是那一期中的翘楚,虽然性格南辕北辙,但是让人畏惧这一点却出奇的一致。

    这人一向以精明的手段和不按套路出牌的性子出名,涂尚旅明白,现在这场面多半就是这人的手笔。

    “斐北翔,多年不见你还是这样喜欢耍手段。”语气中不乏恨意。

    男人依旧在笑,只是变得含义莫名,“多年不见,你依旧这么的,嗯,不堪入目。”获得也不如他潇洒,更不如城浩霖果敢决绝。

    “哼,你从来都是这样。”涂尚旅的神色倏地变得狰狞,朝他冲了过去,“自以为看透了一切,结果你和城浩霖又有什么区别?”都是这样陷害他,害他沦落到现在这个局面。

    斐北翔毫无压力的迎上,收敛住笑意,“当然有区别。”说着眨眼来到对方面前,穿着军靴的长腿一脚踹了过去。

    看着受力倒飞出去的男人,冷笑道:“因为我没有他那么心软,竟然还把你放走了!”随后又跟着上去一个扫腿,“你这种人,活着就是碍着我度假的心情。”所以还是早点处理了好。

    涂尚旅挡开他的攻击,冷笑道:“难道你以为自己仕途比我顺畅实力也能超过我吗?”

    这是他一辈子的心结,明明是同一期的,明明他们三个的实力都差不过,为什么结果却偏偏不一样?

    斐北翔不在接话,专心致志的与他对战。他被人所敬畏,当然不只是因为他的手段,能安然的独守一座巨城,斐肖父亲的实力无疑称得上强悍。

    双方的领头开始了,手下的自然不会呆着看。其余人等分别分散开来,抓人的抓人,监测的监测。

    易安更是神色尬然,围住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同队的好友,许久才找了个话题说道:“你们……”

    但是以往的熟络早已被杀气所取代,两人军部少校同时朝他攻击过来,错愕间易安已经挨了几下。

    “尽快抓了他,好去地面帮助其他人。”其中一个人说道。

    “嗯,记得别手下留情。”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两人一唱一和,被提到的人却是一点插话的余地都没有,易安苦笑道:“确实,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能对话的立场了。”

    从他选择站在涂尚旅那一边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好结果了,他已经自己丢掉身为队友的身份,剩下的就只有不死不休的敌对关系。

    随后便悍然与昔日队友战在一起。

    城畔生站在边上,静静地看着他大开大合的招式,心下默默地评判,想起易安以前说过自己体术很厉害,现在一看果然不是自夸。

    他的精神力只比两个对手高出几十点而已,但是居然有压制之势,不得不说这归功于他的体术。

    看那两个军部的人已经处于僵持状态的时候,他倏地出现在三人的战圈里,看着错愕的易安问道:

    “当年如果涂尚旅没有顺手把你从爆炸里救出来,你还会帮他吗?或者我换个问法,你觉得他这样的人值得你跟随吗?”

    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