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将计就计
    随着两方的交战开始,隐藏在森林的自由军也纷纷现身,或乘着悬浮板,或直接悬浮,小堆小堆红蓝交错着,你追我赶……

    易安被少年的问题弄得蒙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说道:“如果问我后不后悔那就不用了,世间从没有如果这种事实,何况,就算他是错的我也依然会这样做。”

    当年他怀着一腔热血进入军校,但加入军队后才发现这水深得可怕,一切都在磨砺他的棱角。当被慌乱逃走的上司和同伴丢弃在战场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死心了。

    直到一双大手把他救了起来,“哼,又发现一个被同伴出卖的。”

    虽然当时只是涂尚旅的无意之举,但却是易安的救命稻草,从此后他便开始在涂尚旅手下做事,虽然并不是核心的高层……

    当听到恩人被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机械师弄伤的时候,他是愤怒的;知道涂尚旅叛逃的时候,他先是不解,随后同样是愤怒,为了恩人不公平的遭遇。

    所以,当涂尚旅再次找到他,问他要不要一起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点头了。才坚定地决心,城畔生的话瞬间将他的情绪荡到谷底。

    “即使你害死了成百上千的无辜之人?”少年露出戏谑的神色,“昨天还和你嬉笑的队友,结果因为你泄露计划成了白骨,想想都觉得好悲哀,真心错付。”

    易安的脸上出现剧烈的波动,闪动的眼神,后悔和愧疚同时出现,早已没有开始的时候的淡然和无感。

    两个昔日的队友同时撇开了脸,似是想到了极为痛苦的回忆。

    “我也……可是,如果我……”

    断断续续的话被突然的笑声打破,青年不解的看着城畔生,却被少年不屑地眼神给震住了。

    “一边想坚持原则一边想要后悔,我看错你们了。”

    不管是易安还是那两个以前的队友,都是这样,一边装作大义凛然勇往直前,但是内心的而情绪已经完全出卖自己的前途。就像是一个人的肉身已经走到了前面,但是灵魂却还停留在以前的路上忏悔一样。

    这时,斐北翔气急败坏地朝他吼道,“城小子,你还不把人解决了来帮我?”

    “知道了。”他懒洋洋的应了一声,随后将视线转向浑身戒备的易安,“我当时就说过,早点承认还好,但如果在背后抽冷刀子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打可以试试。”易安相当的自信,下一秒便瞪大了眼睛,暴力的冲击带起的剧烈痛感还没缓过去,接踵而来的剧痛便袭击了他的大脑。

    在另外两个队友不忍的神色中,易安被城畔生打得犹如玩偶。不见影的攻击中,青年不断地改变着悬浮的姿势,直到失去力量开始下坠,众人才看清他凄惨的现状。

    皮肤表面不正常的潮红,带着暴起的青筋,浑身几乎成了一摊烂泥,大量的内出血加粉碎性骨折,惊恐的神色还保持着,如果不是他还剩下一口气几乎与死人无异。

    作为重要的罪犯,他立刻被牵神锁套住,丢给地面的医疗部队进行紧急处理。

    斐北翔抽空看了眼罪犯的惨状,对来到身边的少年说道,“你倒是下手轻点,毕竟是a级重犯呢,好歹抓回去给实验室提供一项数据。”

    城畔生翻了个白眼,你这个提议才更恐怖才对。

    “赶快打完好回去休息,配合你的剧本眼了这么久还不许我发泄一下?”明知道内鬼是谁,偏偏还要来个将计就计,可不要累死个人。

    在场也只有城畔生稍稍有这个实力参与五千级的争斗,众人纷纷露出或诧异或佩服的目光。然而当感觉到他的精神力的时候,青城来的军官们直接目瞪口呆,感觉自己的老脸都要丢尽了。

    倒是斐北翔,竟然露出一副不满的神色,“切,你怎么还藏着掖着的?不是说有和你老子一样的天赋吗?”

    城畔生知道他说的是尊势,无奈道:“斐叔,这大庭广众的,你是想要把我往实验室里送吗?”四千级觉醒了尊势,这是很恐怖的好吗?

    “说得也是,你还是藏着吧。”中年男人点点头,要是真把城畔生给害了还真不好向他兄弟交代。

    这是涂尚旅冲了过来,一拳挥向了城畔生,“哼,就凭你也敢参与我们的战斗?”

    斐北翔连忙冲过去,挡在少年面前接下一招,朝后面嚷嚷道:“你自己不上,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打吧?叔叔年纪大了很容易累的。”

    城畔生看了眼某处也在嬉闹的小胖子顿时哭笑不得,所以说遗传密码真的很神奇,这个男人根本就游刃有余!

    但是,早点结束也好。

    涂尚旅不屑地看着对手,“和我打竟然还敢分心?”

    说着就要冲过去,但是蓝光乍现登时晃了眼睛,等回过神来,他的胸口已经绽放了一朵血花。

    一瞬间,天地仿佛都安静了下来,都说高手间的对决分毫难博,但谁知道结果却出的这么快。

    尤其在众人怔愣间,城畔生和斐北翔两人一前一后几乎在眨眼间各自一脚完成了补刀。这时又是一道绚烂的蓝光划过,涂尚旅终于能反应过来,倒飞的身体险险一扭避开了要害,但仍免不了擦伤。

    噗嗤,肩膀上又是一片血花溅射。

    他阴沉着脸,看向某个嬉笑的小孩儿,“竟是连结智都算进了吗?”

    斐北翔连连摆手,“唉,我又不是机械师怎么可能摸清楚机器人的性能,这算是城机械师为你准备的附赠品。”

    但是格兰特等人就相当的不平衡了,看着满血‘复活’的小东西嚷嚷道:“艹!城畔生你连我们也骗!明明早就可以逃走的。”

    众人看着已然虚弱的涂尚旅,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看着半空中的少年掏出眼镜戴上,看他面无表情。

    “不过是拖了两天而已,能一锅端又何必逃。”顿了顿,他的语气倏地变得冰冷,“何况你们早前与易安有所接触,不能相信。”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其他人都知道,这个人根本就没把他们当成伙伴!但斐肖不这么想,不然他兄弟当初就不会叫他易安一起行动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