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斗转
    当初因为除了内鬼,青城的自由军围剿计划损失惨重,不仅是死伤重大,就连随军的各种机械器材都被抢了个一干二净。

    首脑会那边大发雷霆,直言若是不处理好一定会全体惩罚。一时间所有的聚焦都放到了青城,由于是内鬼作祟,也并不需要请其他的军队支援,所以,斐北翔才会想到让城畔生出手帮个忙。

    这一点,城浩霖也已经暗地里提醒过自己儿子,叫他别用力过猛。

    想要抓贼,就必须要肃清内部,但是已经扎在在体系里的间隙不可能轻易地露出马脚,因此斐北翔将嫌疑最大的易安放在了城畔生身边。

    这个少年于自由军来说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目标,对于内鬼来说一个既危险又极易能用于邀功的位置,如果他真的觊觎表现的话,精明如城畔生一定会抓住把柄的。

    “哼,那小子还是太弱了。”

    涂尚旅理清了前因后果,却一点也不愿意承认城畔生的厉害。

    斐北翔盯着因失血而脸色苍白的男人,说道:“难为我当初那么用心的调教那帮小鬼,没想你当年不过顺手搭救了一把却弄得这么闹心。”男人轻笑着摇了摇头,“太让我失望了。”

    和易安同出于一个小队的人纷纷感到羞愧,同时心里也为背叛的同伴深觉惋惜以及失望。

    即使涂尚旅因为伤势战斗力至少下降了四成,但无论是斐北翔或是城畔生都没有放过他的打算,两人同时出手,势要将其拿下。

    以斐北翔为主,城畔生为辅助,结智换成了空青,前者猛力攻击打退了敌人的攻势后两个少年人则是见机补刀,招招对着敌人的创口下手。其凶猛的气势,毫无动容的表情,令在场即使见过生死的士兵都觉得心里发寒。

    既然是将计就计,结果当然要万无一失。斐北翔带来的小队都是青城的精英军官,他们身处顶尖层,高者甚至达到了四千九,即使是自由军的特别行动队也难以抗衡。

    天空中,地面上,失去自由的自由军越来越多。暴力直接的牵神锁绝不是开玩笑的,然而并不是每个成员都愿意被逮捕,有的人大吼着发动了精神力,但是无一例外的全都被炸了个半死,有一两个直接残缺了……

    天空中,太阳已经从云层里露出了半张脸,浅金色的光辉遮不掉弥漫的血雾,温暖的热气也驱散不了冰冷的杀意。

    ‘砰’又是一个企图挣脱牵神锁的人爆炸了。

    半空中的斐北翔回身借力狠狠踢在了涂尚旅的肩上,患处的鲜血迸溅到他的披风上,男人笑道:

    “哎呀,真可惜,不知道那个人还活着没有?”

    涂尚旅阴郁着双眼,“管我什么事?”

    才说完,巨大的冲击袭上后背,硬是要将他的内脏都踢碎一般。城畔生一击得手,站在斐北翔身边,两人一个冷面一个带笑看着狼狈的中年男人。

    涂尚旅喘着粗气,一方面从疼痛中寻找理智,一方面在心里咆哮着,竟然又落到了这步田地!

    其他人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这次军部的动作尤为的快,众人都紧盯着天空中的战斗,期待着振奋人心的结果,但奇异的是,城畔生和斐北翔竟然都没有再动手。

    “怎么了?”费北校小声问道。

    城畔生将视线在被抓住的自由军身上逡巡一阵后,皱起了眉头,“情况不对。”

    “出什么问题了?”

    “您不觉得,我们进行得太顺利了?”

    地面上,蔚·凡塔斯紧紧地盯着被禁锢在一起的自由军,总共有二十几人,但是这人数却让他面露疑虑。斐肖凑过去,一见他神色不对,心里嘎噔了一下,问他怎么了。

    长发少年指着这一堆人问道:“不觉得人数不对吗?刚刚那个中年胖子和叫克里埃的根本根本就没在里面。”

    斐肖登时大惊。

    天空中城畔生因为视线被林层遮挡,并不能看到地面上的状况,但是他本能的觉得有问题,但是又不确定。斐北翔一时间也难以收手,便说道:

    “先把人抓住再说,我们,不宜久留。”

    然而,变故就在他的一刹那发生了,对方似乎等的就是他离开城畔生的这个时机,猛然对准孤立的少年出手。

    强大的精神力悍然闯入半空中的两大精神力领域,仿佛撕破平衡的大刀瞬间将城畔生淹没进去。

    这个男人的出手没有丝毫的预警,即使是斐北翔,也只能和众人一样眼睁睁看着城畔生犹如一片被狂风挂落的残叶一样,倒飞着砸向地面。

    身穿蓝色制服的男人还不罢休,转瞬跟上势要将城畔生毙于手下。他的精神力甚至不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低,若是再来一下,饶是城畔生是天人之质也只能半死或残了。

    “混蛋!”斐北翔黑了脸,不管不顾的就要冲过去。

    但是却被一个神色狰狞的男人拦住了去路,涂尚旅吐着血朝他攻击而来,大笑着,“不会让你救他的。”

    高手之间,千米之距都不过眨眼的时间,被这样一拦,斐北翔瞬间失了先机,心里的愤恨是他双目怒张。

    城畔生费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身下是一个大坑,即使已经全力缓冲了,但身体还是不可避免的承受了大部分攻击。

    体内有液体在流动,灼烧撕裂的疼痛使他开始反胃,哇的吐了一口猩红的血块。大脑也开始剧烈充血,压迫着神经使得他的听觉和视觉完全处于关闭状态,这是他从没体验过的糟糕。

    但是,天转地旋却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上空中强大的精神力几乎要将它压垮!

    物理的伤害使得他感觉大脑比身体都重,但他还是全力发动了精神力。

    然而预想的压力却并没有如预料的而来,有谁,挡在了他的面前,似乎有人在凄厉的吼他,但是,他听不见。

    似乎又有尖锐的断裂声,崩断的刀刃在他的脸上划过,表皮上尖锐的疼痛使他的意识开始清醒过来。

    迷糊间,他接住一个带着冷香的身子。

    谁都没有想到,从来都是冰冷如霜的女人会为城畔生挡下这一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