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尊势风暴
    时隔数年,城畔生再次看到身边的人为他倒下,大受刺激之下尊势开始暴走,场面称得上是声势浩大。

    即使是站在范围之外,几个少年依然能感受到那强大的气势,更别说陷在里面的人有多惨。但是,看着看着,众人却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斐肖一瞬间神色变得严肃,走到他老子身边,低声道:“这尊势不对呀?”

    斐北翔看着这周围死寂的林子,原本生机勃勃的湿林沼泽此刻竟然听不到一丝鸟叫!

    尊势说到底是一种变异的精神力,也只是对人类的大脑有影响,而其余的生物也最多被这种气势所慑,本能的感到危险而逃跑。

    但是此刻城畔生的尊势似乎不太一样,从一开始,逃脱的就只有他们几个。这时候,结智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原本褐色的眼珠此刻成了红色,亮亮的看着有点渗人。

    “结智,你怎么能动了?”

    “我吃了点东西消化了一下,顺便晒了晒太阳。”他之前帮着控制了涂尚旅之后就只剩下待机的电量,好不容易得到了重起悬浮系统的能量,没想到却变成了这样。

    “能看到你主人的状况吗?”现在城畔生身边几乎成了绝缘地带,就算是斐北翔都不敢轻易踏足。

    结智点点头,“只能光屏显示。”现在的电量是在不足以支持全息影像。

    只见小东西的身边探出几道光屏,正是地面上的情况。只见执渊在试图摆脱城畔生的精神力领域,但是身后的尊势却如影随形,走哪儿跟哪儿。

    似乎是已经将其他人折磨够了,城畔生此刻已经放弃多余的累赘,专心致志的收拾执渊。尊势所过之处,一切生物随之消声绝倒。

    他们亲眼看见一只猿猴被卷入,直愣愣的从树上跌落。

    “为什么,连人类以外的生物都会受到他的影响?”

    但这个问题注定没有人能回答。

    看着脚下就像是被抽取了生命一般死寂的湿林沼泽,斐北翔神色难看的皱起了眉头,“结智去看看那个空青死没死透,你们几个去将昏迷的自由军全部控制起来,现在当务之急是阻止他暴走。”

    要在这样下去,这片生态都要被他弄没了。最重要的是他究竟是什时候才能停止暴走,众人心里完全没有底,要是让他一直发展下去还不知道要演变成什么样子!

    饶是斐北翔,也不得不被这小子弄得头都大了,这他妈走到哪儿都是个煞神。

    “你要去和我兄弟杠?”斐肖诧异。

    “我去抓住执渊!”斐北翔恨得牙痒痒,要不是这个混蛋,事情早就结束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把这个罪魁祸首抓住那小子应该就能冷静下来了吧。

    等来到被城畔生祸害过的区域后,他们倒吸一口凉气,遍地都是昏迷的人类、动物,看起来好不凄惨!要是这家伙现在跑到某个人口密集的城市,想想都是噩梦!

    在场焦急地人自然不知道,早在城畔生开始觉醒的时候,有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赤城西北处大山深处的某个小山村内,一个正在石洞里演算什么东西的老人突然瞪大了眼睛。

    他蹒跚着走出洞口,看着青城的方向神色戚叹,喃喃道:“帝王再临,浩劫呀浩劫!”

    而远在玄城的歌灼月亦是不平静,冰蓝色的双眼倏地睁开,出现了吗?随后便消失在办公室里……

    不管多方的心思如何,现在在旁人眼里最悲惨的莫过于执渊,天上地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逃,身后穷追不舍的尊势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心里隐隐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说做得好,做得好,他的神色显得极为开心!

    “哈哈哈!城畔生,看着自己的女人死去的感觉怎么样?”这种滋味绝对是非常美妙的,眼睁睁看着最重要的人在自己的怀里一点点咽气。

    他回味了数十年的心情,终于有人能体会了!

    这样想着,他竟然觉得城畔生就像是自己的知己一样,居然不跑了,一转头扎进身后的精神力领域里。

    一边疼得满头大汗,一边靠着**的力量和城畔生搏斗。

    “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他一拳轰过去,“觉得自己恨不得要毁灭一切?”

    城畔生神色有一瞬间的扭曲,挡住他的攻击,尊势越加厚重,地上偶尔有一两个还在昏迷的人发出痛苦的呻吟。

    远处正在救人的少年忽的觉得越加心悸,格兰特呼呼地穿着粗气,听到了执渊张狂的咆哮声,低咒道:“这特么的死变态!”也不知是在骂谁。

    他眼神一转,猛然发现蔚·凡塔斯的神色异常的难堪,似乎是在隐忍什么。

    “你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笑声有点熟悉。”长发少年俊秀的脸庞有些紧绷,按理这最多算是第二次看到执渊,但就是不知为何他心里却极其的躁动。

    更重要的是他刚刚说的话。

    格兰特见他实在是有点奇怪,正准备再问一句,那边却传来斐肖惊喜的叫声,“空青她没死!”

    众人连忙呼啦啦围过去,见她确实还有微弱的呼吸。

    这无疑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众人居然都有了一种看到希望的感觉!

    结智反应极快,转头就往主人身边奔去,大吼道:“主人!空青还活着,你快去救她!”小东西的声音非常有辨识度,成功地让城畔生停了下来。

    麻木的神色终于有了反应,他的眼睛里出现了亮光,暴走的精神力和尊势也有了松动的趋势。

    但是执渊却不会轻易地让他好过,闻言先动了一步,“不会让你看见希望的!”竟是要再度向空青下手。

    “哼,你爸妈没告诉过你,同样的把戏不能用两次!”斐北翔这次赶上了,毫不犹豫地踹向青年。见他后退数米,又撞回了城畔生的精神力领域,难看的皱起了眉头。

    对面少年似乎已经恢复理智,好歹知道将自己人排除在外,斐北翔没有感受到预期的难受缓缓松了口气,看着不甘的执渊笑道:

    “看我都忘了,你爸妈二十几年前就死了,谁会教你?”

    这句话成功地让执渊僵住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