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留不得
    虽然依旧有点昏昏沉沉的,但是城畔生却能听出斐北翔话里的含义,联想到执渊扭曲的性格,几乎能猜想到背后的轰动辛密。

    单看执渊现在的状态都觉得有点恐怖,平时本就张狂的神色现在更是狰狞:只见他双目充血怒睁,嘴角似笑非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狠狠挫着,太阳穴的筋肉在诡异地抽动着……

    “果然是这样。”斐北翔来到城畔生身边,低声说了一句,实际上他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听人说这是执渊兄弟俩的禁忌,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空气因为执渊的异常有一瞬间静默,突然出现温和的男音让所有人心头一震,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

    “我弟弟自那以后都是由我抚养长大,听斐中将这样说倒是深觉有理,看来我应该多教他一些的。”

    斐北翔顿时觉得自己今天真的霉到家了,遇到一个小混蛋还不够,现在又跑来一个大变态——

    天空中静静伫立的男人不是囚天还有谁!

    陡然降临的尊势凭着强大的精神力作为载体硬是将城畔生逼退,救走了还陷入疯狂恨意中的执渊,随后,又将精神力探向被制服的自由军那边。

    斐肖等人顿时戒备起来,但是尊势还没来,他们就已经觉得开始气短了。

    “哼。”城畔生不甘示弱,径自将精神力蔓延过去挡住他们几个,开始和囚天对峙。

    他现在已经完全觉醒了,再也不用担心会因为使用过度损伤大脑,因此毫不犹豫地马力全开。

    接触过后,囚天皱起了眉头,惊讶的看着地面的少年,“你的尊势为什么与我的不同?”刚刚没发现,此时多接触一会儿就感觉到他的尊势竟然不能将对方的掩盖驱散掉。

    不应该的,男人神色愈加沉重,尊势虽说对对手的伤害都是一样的,但是同样具备这种天赋的情况下发动者的精神力便成为了胜利的筹码。

    这无疑是当前的共同认知,但是到城畔生这里又行不通了。他又试了几次,深知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他竟是直接冲进了对方的精神力领域里,冒着被尊势所伤的危险将自由军的重要成员带了出去!

    “可恶!”

    斐北翔气得跳脚,好不容易才捉住的犯人又被就走了,亏他还那么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个将计就计的计划。

    但他又不敢贸贸然上去和囚天硬拼,六千之下的最强者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但这次城畔生意外的有默契,说道:

    “斐叔,我们上!”

    男人感叹一句,终于不犯傻了,随后立刻冲了上去。有己方精神力的庇护,斐北翔也敢放开了打,他的实力本就强悍,有了城畔生的协助更是全力爆发。

    但是囚天似乎只打算救人,并不想和他们纠缠,且战且退。偏偏这时候执渊回过神来了,神色非常严肃,说道:

    “哥,杀了城畔生!”

    攻击他们的人有两个,但他却点名指了少年,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重。刚才只顾着发疯了,现在回过神来惊出一身冷汗。

    “原因。”囚天依旧非常的冷静。

    “回去说!这小子留不得!”

    囚天没有再多说,将昏迷的手下全丢给他后径自奔向城畔生,既然弟弟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原因。

    不好,在看到执渊恢复过来时斐北翔本能的感觉不妙,尤其是囚天一改回避的打算攻击他们的时候,他更是眉头快跳。

    “快逃!”对方有两个五千级,他能拖住一个就算顶天了,如果囚天一心要杀城畔生的话,就连他也阻止不了。

    下面的几个少年显然也看出了天空中的凶险,顾不得对手的强大纷纷冲了上来。但是凭他们结成的展现在囚天眼里不堪一击,仅仅是对方挥手打来的气刃便将几个少年打落下去。

    这个自由军的首领似乎铁了心要灭杀城畔生,眼里再无他人,精神力领域不断地朝他袭击。城畔生知道自己逃不过他,心里被一股郁气弄得极不舒服,也不躲不避,直接开着精神力领域迎了上去。

    但是对手闻名全球的恐怖不是虚名,无论是精神力或是体术都极其的狂暴,看似普通的一击却能瞬间断骨!

    城畔生想,如果不是自己的尊势比较特殊,说不定已经被打死了。疼痛,早以及超越了能感知的范围,他现在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痛感的集结体。

    “你比我想象的要耐打。”囚天操纵着几根米长的树枝,不断地朝少年刺去。

    快得惊人的攻击破风而来,城畔生堪堪躲过,身上又多了几条口子,还来不及喘口气,对方的拳头接踵而来。

    他借着力道往后撤退一段距离,摆好防御的姿态,又接下一击,冷笑道:“呵~我在想,以后拔草一定要除根,不知道你们自由军的老巢能抗住我几炮?”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更加猛烈的攻击开始降临。

    执渊将昏迷的涂尚旅等人随后丢在地上,拦着欲要去救援的斐北翔,冷笑道:

    “不会让你救他的,那小子在我哥手里必死无疑。”

    刚刚城畔生的精神力领域带来的阴影还残留在心里,那根本不是简单的尊势!虽然他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但是那股力量却能将所有的动物都波及到,这就完全不合常理了。

    凡事反常必有妖,执渊这样想到,本能的觉得城畔生以后定要闹出大事。

    斐北翔急红了眼睛,自己兄弟的儿子要是死在自己面前,他根本不用活了,“滚开!”说着就朝他冲过去。

    执渊嘿嘿一笑,立刻迎了过去,这场青城的博弈到底是他们自由军赢了,还附赠了城畔生这么个大礼!

    但是青年却发现,原本要朝他飞来的青城驻将居然中途折了个弯,朝着地面冲了下去,目标竟是那些昏迷的自由军。

    他冷笑起来,“先要陪葬吗?可惜……”

    下一秒,他直接被强大的威势震落,狠狠砸向了地面。刚才城畔生的滋味是如何的,执渊完全体验了一把,直到昏昏沉沉的站起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