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第四把二十七章 拜师(上)
    等到了机械初始之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夕阳斜斜的染红了半边天。几个少年信步闲庭似的,一路走走看看,见到这种水泥瓷砖式建筑发出阵阵惊呼。

    斐肖嬉笑着走到城畔生旁边,问道:“不紧张吗?”

    后者一挑眉,“你指哪方面?”他的视线落在岔路边的一排军用悬浮车上,语气莫名,还真是大阵仗呢。

    “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机械初始之地的特殊之处。”斐肖说着让旁人一头雾水的话。

    城畔生似是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你知道的,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除了死其他的都不能算作问题。”没有什么会比他现在的处境要来的艰难,未来都是一片漆黑,那里还会有什么事谈得上简单。

    这句话让斐肖感到异常的无力,大笑着拍了他一下,“别这么说,你可是要称霸宇宙的男人。”他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这人玩笑似的说过一句话,现在看来,虽然是遥远的未来,但是斐肖从来都很相信城畔生。

    就算这人正在朝一条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路走去。

    “这种玩笑话你还记得?”

    这时,旁边嘻嘻哈哈的柚子听到了‘重点’,双眼冒光,“老大你要称霸宇宙?这梦想好啊~让我跟着你混吧!我跟你说哦……”这家伙从来不叫城畔生的名字,似乎是受到了刚才那些小混混的影响,自觉地把称呼从‘队长’改成了‘老大’。

    看着这天然呆的傻笑,木风扬冷笑一声,“不知死活!”相处了一年,他可看出来了:现在的城畔生根本就是在玩火**,暂时跟着可以,当成梦想的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他那种敏感身份竟然还敢拜机械初始之地的守护者为师,根本就是在挑衅军部的忍耐度。木风扬猜的确实不错,越往深处走空气中的沉闷和肃杀也更为明显,就连一向迟钝的柚子都发现了不对。

    接下来只要转过一个弯就到了流凰的店铺,但是一众少年却同时停下了脚步,城畔生转过身去看他们的神色,叹了口气,说道:

    “都说过了不要来的。”

    洛轲、克劳德等几人脸色煞白,看起来极为恐惧,他们也没想到会这么恐怖啊~

    “站着干啥?走吧。”斐肖哈哈大笑着,拍了城畔生一巴掌,“带路啊。”

    真的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无奈,城畔生说道:“现在走还来得及。”

    但是没有一个人转身,“算了,走吧。”

    城畔生将尊势输得释放出来,仿若一座大山压在头顶上的压迫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牵头先踏出一步,步伐坚定。

    转过弯,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古老的建筑,而是一片蓝色和白色,以及猎猎飞舞的披风。即使有尊势浑身,这阵仗也足以让阅历稍浅的学生们畏惧不已。

    在场的一干军官,军衔最低的都是少校,而最高的,三颗亮眼的huang se晶石几乎要闪瞎他们的眼睛,气势不是一般的强劲!更别说暗中还藏着许多身穿黑色长袍zhi fu的家伙,宛如野兽一般蠢蠢欲动。

    在城畔生的带领下,几个少年穿过虎视眈眈地围观,不是二十几米的小巷子,大热天硬是走出一身冷汗。洛轲感觉自己仿佛置身狼窝,用手指小心翼翼地刮走眼睫毛上的汗水,眼神低垂着。

    等视线里已经看不到黑色的军靴后,他才后怕似的抬起了头来,下一秒又被眼前的阵势弄得一愣——

    一把雕花木椅,上面坐着一个艳丽的长发男人,面无表情,显得庄严而郑重;椅子旁边则是分列者六个男女,呈八字形站着。

    木风扬一眼就认出那人是流凰,也就是城畔生今天来拜师的对象。

    “还真是宏大的场面呢。”少年人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虽然已经从杰克那里知道了大体的消息,但是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意外了一下。

    流凰看着他,“说明老子的地位很崇高。”

    这当然只是原因之一,今天这场拜师礼会引来这么多军部的人,原因是两面的。一是流凰身为机械初始之地守护者的地位,二是城畔生牵扯甚多的身份,更重要的是,这两人合在一起绝对不止是一加一等于二的简单问题!

    两人一问一答,令在场的军官都非常的难堪,听起来总有在蔑视他们小题大做的味道。领头的方卓按捺不住,站出来冷声道:

    “按理,机械初始之地如果要加入新成员需要在军部进行报备,出示证明才可以。”实际上他即使不这样说,众人也都知道他的来意。

    一听他出声,洛轲、柚子几人便抖了一下,上将就是不一样,这气势真恐怖。

    更让他们惊奇的是那个漂亮的男人,只听他嗤笑一声,“老子收个徒弟什么时候要让军部同意了?你立的规矩?”

    气得方卓咬牙切齿,正欲要说什么,流凰又补了一刀,“人丑就不要多作怪!”

    好吧,方卓真的不算丑,就是平日里总是沉着脸看起来才会有些凶神恶煞的。

    “哼!流凰,这不是你随便扯就能圆过去的事。”到底是走到今天的男人,方卓阴郁的双眼扫过看这城畔生,“你今天绝对不能收城畔生为徒!”

    空气似乎都随着他的话变得躁动起来,隐忍待发。

    这句话让流凰的眉头突突只挑,直接一个冷眼掷过去,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才是守护者真正发火的前兆。一直没说话的玫瑰立刻将手放在他肩上,低声道:

    “赶快开始吧,免得多生变故。”

    欲要站起来的男人略略放松了一下,将怒火憋回去,看着城畔生吐出两个字,“跪下。”

    地面上早已因为时间的侵蚀变得破破烂烂,城畔生上前一步,欲要下去,却听到方卓的厉喝:

    “不准!你们没听到我的话吗?”

    沙沙几声,随行的军官同时将手放在了腰间的wu qi上,有的是剑,有的是shou qiang,有的是小型炮,一触即发。

    城畔生冷冷扫过这些严肃的脸庞,“我要做什么是我的自由。”说着骤然将尊势扩散开来,包括方卓在内,一干军官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