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拜师(下)
    被城畔生的尊势包围着,饶是方卓这种见惯大风大浪的存在也不由得感到几分心悸。虽然他早就知道这小子已经突破了五千级的壁障,正是觉醒了尊势,但是此刻却仍旧感到惊诧。

    这股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简直比城浩霖的尊势都要恐怖,相比较之下,军部的一干军官心里同时涌起一股寒意,这小子明明才十九岁啊!

    “城畔生!”方卓厉喝一声,“你这是袭击军部要员!我完全可以一次为理由将你逮捕!”

    在场军衔最高的人的暴吼让几个学生再次颤了颤心肝儿,早已忘了他们是来为城畔生助威的目的。斐肖笑呵呵的站在城畔生身边,和空青耳语道,方大叔好大的火气。

    对于这种类似于恐吓的语气,城畔生的反应就是医生嘲讽,“你真的敢抓我?”不说他现在不归明面上的军部管,就算是他现在本身就已经足够军部正眼对待。结智应声而动,直接将一根细细的手指对准男人,笑得好不单纯。

    一见这个小东西出手了,众人同时暗暗叫苦,在他们眼里,结智不是机器人,而是等同意一台杀伤力强大的wu qi。

    方卓指着他,气得哆嗦,“你竟敢?”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城畔生,“准备!”

    流凰一拍椅子,站了起来,精神力陡然打开,“你敢在这撒野!”根本不用说,其余几个人同时拿出自己的wu qi。

    虽然害怕,洛轲等人还是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就在一触即发的时候,一阵埋怨声突然从天空中传了下来。

    “老子就说仪式要开始了,就磨蹭!”城亘寰降落到地面,堵在方卓等人的枪口前,不多时,又是几个老头子落了下来。

    咋咋呼呼的,好不热闹,本来凝重的气氛被几个老头子顿时搅和得走向诡异的地步。

    “这不还没开始嘛~害得老子一阵好赶,不是我说你,年纪一把大了还这么拼命。”斐岩午抱怨了几句,似是才发现周围的阵仗一样,“哎哟,你们这是要干啥?”

    爱德华觑着眼睛,说道:“莫不是军部养老经费不够了,要把我们几个老家伙给除了清理包袱?”

    吓得一帮后辈军官连忙收起了wu qi,同时大吼道:“属下不敢!”

    原本快要变成战场的地方画风一转,改成了乖乖的学生上课的课堂一样。也就是因为这样,一股无言的尴尬开始蔓延。

    众军官面面相觑,同时看着他们面前的几个老头儿,面带激动,随后,整齐划一的铿铿声响起,全体对这些老将敬起了繁礼。

    不管他们要针对的人是谁,不管几个老头子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何在,但是他们在军部中的威望却是毋庸置疑的,丝毫不会影响年轻后辈的憧憬。

    “干啥呢?虽然知道你们很崇拜我们,但是老头子们已经退休了,可担不起这大礼。”斐岩午说话间,眼睛却是看着全程一动不动的方卓,这死小子越来越惹人讨厌了!

    “哎呀呀,你们集体到这里来是恭喜老城的孙子的大事吗?”兰知辽笑眯眯地说道。

    见他出声了,隐藏在暗中的某个青年一巴掌遮住自己的眼睛,自己爷爷已经跟着那帮老不正经的家伙学坏了,那里还有人前当校长的威严。

    城亘寰顺势接上话头,“老人家谢谢啦~”

    手里还握着wu qi的一种军官神色变得异常难看,心里默默吐槽,难道要我告诉你其实我是来抓您的宝贝孙子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几个老头一定是故意来搅局的,这么明显的对峙这些老家伙不可能看不出来。

    老家伙们才不管这些年轻后辈的想法儿呢,又将话题转向流凰,斐岩午走过去拍拍男人的肩膀,“小凤凰啊,几年不见你越发的漂亮了~”

    如果不他带着几分欣慰和慈爱的话,众人都会以为他在耍liu mang。

    流凰一听他叫那个破绰号嘴角边开始抽搐,听到耳边的憋笑声响起,深吸一口气,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糟老头,用不着一般见识。

    “斐老将军,数年不见您也越发的胖了,听说您的零花钱被扣光了?”

    这次轮到军部的人神色微妙了,这几个老头儿被扣零花钱的事在军部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但是还是第一次有人拿出来说,感觉前辈高大的形象在崩塌……

    在双方的重大爆料中,气氛诡异地开始和谐起来,除了方卓。

    站在他身边的助手开始瑟瑟发抖,男人的气势越来越暴躁,压得他呼吸都开始不稳。

    “你们都还在等什么?把城畔生给我抓起来!”

    原本已经消隐下去的紧张感重新占据主导地位,流凰黑着脸,手一伸,一把黑色的gong nu状wu qi自屋里飞到他手里,“方卓,你真以为老子不敢动你是不是?”

    城畔生和木风扬两个内行人一看这个wu qi双眼腾地亮了起来,就算不知道内部的构造,单看这做工都是ji pin。

    但此刻明显不适合品味这件机械。

    下一秒,本来消失的尊势又再度出现,并且还越加霸道,不得已之下,围攻的人只好撤退。

    “城畔生!”三个字就像是从方卓的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他吼完了硬扛着尊势的伤害冲了过去,精神力全开势要毙了城畔生的样子。

    ‘噗’,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神色中,他的腹间绽出一朵血花,结智站在主人身边,伸着一根手指,不足黄豆大的小孔黑漆漆叫人从脚底窜出一股寒意。

    更别说他的主人直接在原地一个旋身,一脚将同样愣住的涂尚旅踹出老远,砰一声砸在墙壁上。

    “我说过,别逼我。”

    不知什么时候摘掉眼镜的少年神色冷酷似冰,没有来的让人觉得心酸。

    没有人敢去看方卓的神色,上将大人现在恐怕快要失控了,只听得到他粗重的呼吸,仿佛是一直濒临发狂的野兽一般。

    中间是拼死反扑的少年,墙角是缓缓站起来的上将……一场生死战仿佛就要爆发。

    而阻止这一切的,只是一道淡淡的声音,“元帅有令,全员撤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