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信念与追求
    “元帅有令,全员撤退。”

    葳夕的声音不大,却让众人就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下了动作。

    方卓愣是反应了许久,才失声叫出来:“你说什么?!”撤退是什么意思?他胸口被少年踢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让他的脸色极其难看。

    “这是元帅的命令。”葳夕站在墙头上一改平日温和的模样,面无表情,看着城畔生的眼神带着疑惑,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首领对他会这么的宽容。

    机械初始之地的众ren mian面相觑,一时搞不懂那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几个老头子,互相对视几眼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哎呀呀,还是歌小子通情达理呀,不想某些东西,越活越回去了!”斐岩午扯着鄙夷的笑容,眼神朝某个人瞟去。

    但是方卓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管他,直接冲到葳夕面前,恶狠狠地质问:“一句元帅的命令就想敷衍我吗?那小子刚刚可是在动手袭击本将!”

    他声音大的让人发懵,双眼就像是要射出冷箭,葳夕淡淡的看着他,“方上将,元帅说过一切听令行事,我刚刚到的时候你们已经拔枪了吧?”

    青年的视线放在了方卓白色zhi fu的脚印上,意味深长。

    方卓更是气得精神力开始颤动,似乎下一刻就要冲向青年,“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这家伙刚刚的话就是说他自找苦吃,简直不可饶恕!

    “我只是带来元帅的命令,执不执行是您的事。”葳夕不为所动,随后一声令下,“所有ind-zap成员听令,立刻撤退。”

    “是!”

    听到这么多声音响起,洛轲吓了一跳,居然有这么藏在暗中的人!更让他抓狂的是明明听到那么多人应声,离开的时候却悄无声息,个个都像是影子一样,几下点地便不见了踪影。

    待所有成员都离去后,葳夕就像是没看到方卓风雨欲来的眼神一样,朝他微微一弯腰,便就此失去了踪影。

    两人不过短短几句话,却叫所有人看的心惊肉跳。期间好几次,方卓的精神力就要往葳夕身上去,但每每有了这个势头又被他压了下去。

    葳夕的实力不及方卓,但是他全程连眼皮子都没有抖一下,饶是城亘寰也不得不赞一声好定力。

    斐肖凑到自家兄弟耳边,嘀咕道:“刚刚那个就是你的管理人?”说白了就是控制者。

    “嗯。”城畔生点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感觉有点恐怖呀~”总给人一副看不透的样子,别的不说,光是那份面对方卓时的定力都让人啧舌。

    城畔生回过神来,看着葳夕离去的方向说道,“这种人说好对付也好对付,说麻烦也麻烦。”就看怎么做。葳夕这种人有些极强的目的性,他说不上有多高明的手段,但是却有足够忍耐力和判断力,懂得抓住机会。

    想当初常默还是二把手的时候,这个人没有丝毫的动作,但他把握到了首领歌灼月想法,立刻趁机出手。好几个分组队长偏偏他葳夕上了位,还顺便挤掉了原缉拿组队长,换上了自己的盟友伊兹·瓦修……

    “城、畔、生!”恨不得将人扒皮剥骨的心情大概最适合现在的方卓。

    少年将眼镜戴上,丢给他两个字,“有事?”

    “你…你…”中年男人喘着粗气,指着少年半天说不出话来。

    爱德华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还不赶紧带着人走,敢当着我和老城的面儿违抗军令不成?”实际上却是在提醒方卓,他们两个现在可是首脑会成员,小心被收拾!

    偏偏方卓还不得不吃了这个威胁,首脑会确实不是他惹得起的。

    最后方卓一言不发的走了,临走时没有任何多余的眼神,安静的让人头皮发麻。

    此时,夏季的夕阳也只剩下最后一点残灰,天空开始被灰黑色笼罩,黑夜,只等光明的消泯便要开始霸占这个天地。

    流凰重新坐下,示意城畔生跪下。

    少年盯着凹凸不平的地面看了许久,挑眉问道:“真的要跪?”长这么大除了被小时候被他老子罚跪,还真没屈过膝盖。

    回应他的是强大的精神力,直接把他狠狠往地下摁下去,“废话多!”

    同行的几个少年全都肉疼似的抽了下嘴角,人是漂亮的不可方物,但这性子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气氛倏地变得庄严神圣起来,大概是因为几个机械师严肃的表情造成的。

    流凰顿了顿,薄唇轻启,“我以机械初始之地第三十一代守护者之名,将城畔生收为传承弟子,将其名载入殿堂,耀我机械师之名。”

    他话一落音,站在身边的六个人便同时开口,“我等认同其身份,载入殿堂,以长老之名。”

    只见他们同时伸出手,精神力启动,几件造型不同的工具各自飞到他们手上。众人定眼一看,也不只是该笑还是该敬畏——

    所谓的长老信物并不是很贵重的东西,只是非常早先机械师用的非常古老的工具,锤子、扳手之类的。这些东西造型古朴,都被刻上了一个‘垂’字。

    斐肖等外行人自然不知道这些信物的意义何在,但是木风扬却捏紧了拳头,心里开始涌现出对城畔生无限的羡慕。

    在几个机械师的操纵下,几把信物开始围着城畔生打转,几圈后同时悬浮在他四周。流凰便说道:

    “这几把工具是机械初始之地的创始人星垂大师的遗物,是他的灵魂所在,城畔生,我要你当着他的面发誓,永不背弃机械师的信念!”

    当今这个世界,you huo实在是太多,只有永远怀抱着坚定不移的意志,才能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才能追求到机械的真正意义。

    他的语气有点严厉,却莫名让人感到震撼,包括城畔生在内。他的膝盖已经发麻了,但是此刻心神完全不在此处,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以机械师之名起誓,绝不违背自己的信念,将机械之名发扬光大。”

    说出来以后,他感觉自己心里狠狠地松了口气,果然,这才是他永远在追求的东西!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