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所谓关系
    月上中天时分,城畔生面前的青年一头金发依旧非常耀眼,似乎是匆忙赶过来的,身上的军装和白大褂都没来得及脱掉。

    “啧,实力不怎么样还学别人跟踪,师兄你当时捉迷藏吗?”城畔生手里拎着箱子,一脸打趣。

    索雷尔笑着推了推眼镜,说道:“别叫我师兄,在你跪下的那一刻,我就算是被逐出老……不,流凰大师的门下了。”他没有说的是,其实他就站在远处的一个天台上把整个过程都看完了,才知道,原来正式的收徒仪式是这样的。

    按照初始之地的祖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端,守护者只能拥有一个正式的弟子。流凰既然已经昭告天下,那索雷尔便不能再以流凰弟子的身份继续下去。

    青年顿苦笑了一下,“我与机械初始之地算是断干净了。”虽然觉得有点伤感,但是他自问不会后悔,当初离开的时候,他早就做好准备了。

    静静地小巷子内,两人一时无言,空青更是与空气无异,但是随后便被少年的嗤笑打破了。城畔生看了眼‘多愁善感’的男人,有点无语。

    “虽然不知道当初你为什么要离开这里,但是听说你从小就被流凰带在身边,你和机械初始之地的关系难道就只有这点师徒关系不成?”

    索雷尔怔愣了一下,“我不懂你说的意思,明明老师把我一手养大,但是我却辜负了他的期望。”

    “啧,怎么就说不通呢?”城畔生一脸嫌弃,这榆木脑袋都要赶上柚子了!“我的意思是,流凰把你养了,就算做不成师徒,不是还能当亲人嘛!”

    下一秒,城畔生被索雷尔抽搐的神色弄的傻眼了,“靠,你这是什么表情?”虽然他说的浅显了一点,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强烈吧?

    “哦哦……没……”索雷尔突然轻笑了起来,随后哈哈大笑,眼角都开始飙泪。良久,他对着一脸懵逼的城畔生说了句谢谢,亏自己纠结了那么久,不过是当局者迷。

    索雷尔有心要跟他多谈上几句,但是城畔生却以没时间为由,拉着空青匆匆跑了,今晚上这家伙太不正常了!

    “唉~你等等……”索雷尔抬手想拉住他,但是眨眼间就看不到对方的踪影了,他无奈的叹口气,“我还没告诉你当初我为什么要离开呢。”只是他的眼神里却又几分幸灾乐祸。

    地下室里,一群机械师守在监控室里把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个老头儿感慨道:

    “索雷尔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还不如一个小孩儿看得明白。”

    玫瑰看了眼某个男人,“现在可以安心了?”这家伙一把年纪了,但是偏偏倔的跟个小孩儿似的,就是不拉不下脸去喊人回来多聚聚。

    流凰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还是老子的小徒弟聪明!”不想他养大的小白眼狼,又怂又不聪明。

    “不过,你那小徒弟聪明是聪明,还不是被忽悠过来了,就跟你当初一样。”老炮儿摸着下巴贼兮兮的笑了。

    听到这句话,流凰正扒拉自己头发的手陡然一顿,险些失手扯断手上的发丝,随后直接动手将人丢了出去。

    城畔生走了老远的时候,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初始之地传来了惨叫,仔细听听又捕捉不到了。

    “你刚刚听到什么了吗?”他问空青,后者摇了摇头,少年挠了挠头,暗道估计是幻听了吧。

    实际上,流凰的铺子门口确实发生过一起暴力事件,其中一个男人鼻青脸肿的,狠狠拍了更惨的老炮儿一巴掌,叫你丫的大嘴巴不把门儿!

    “混蛋!拉着我们一起遭罪。”

    唯一的女性玫瑰早在他们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躲了,安然无恙的站在一边冷笑,“活该,明知道他最听不得人提当年的事还说。”随后叹着气离开了,责任亦是束缚,谁又愿意呢?

    城畔生两人按照结智给他的定位图打算去找人,最后停在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门口,一阵无语。

    “销夜娱乐城?”就连空青都觉得意外。

    这特么是第四区里最大的娱乐城,什么赌场、拍卖场、夜总会什么都有,城畔生深深地为自己的钱包感到捉急,光是看着那块硕大的招牌他都肉疼!

    城畔生咬牙切齿地走了进去,下一秒差点被迎面冲来的喧嚣震得耳朵轰鸣,人也太多了吧!这一楼应该是赌场,什么卡牌、叫点,应有尽有,近百平米的大厅全是面红耳赤的叫喊声,还不算包厅。

    身边有一个输得只剩裤衩的男人被几个保镖拖了出去,嘴里还叫骂不休。

    “老子还有钱!放开,我要进去!”欲要挣脱钳制往里冲。

    一个笑得跟狐狸似的中年男人留着八字胡,穿着正式得体,他似乎是管事,手里拿着一本巴掌厚的账本,精神力一动便到了某一页。

    “李先生,按照您的记录,由于欠账超过三次,信用为零。”明明是笑着的,说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而且在您离开前,还请换上今天的债务,否则按照规矩,我们将取走您身上的某个部件作为抵押。”

    只剩下一片布遮羞的男人终于不再闹了,眨眼就开溜,明显,他没有还账的钱。

    但是,他没能逃脱。

    城畔生两人站在入口处,被那个管事的精神力惊讶到了,居然高达四千九!

    那管事一出手就将逃走的男人抓住,仅存的一片遮羞布成了催命符,白花花的**砰一声撞在地上,软趴趴的骤然失去了反抗能力。

    “带人待下去,取他的右肺,记得保存好客户等着要。”

    还没有完全晕死过去的男人一听脸色就变得灰败,咬牙切齿,“你们是故意的,我今天的手气那么好,不可能……啊!”

    保镖直接一拳轰在他脸上,血花四溅,管事笑眯眯的说道:“可别弄死了。”

    看着保镖离开了,他满意的点点头,将账本上属于刚才那个男人的信息拿笔直接划掉。随后,这个管事走到了城畔生面前,朝他恭敬地鞠了一躬,说道:

    “鄙人是这里的账务管事史密斯,刚才让城机械师见笑了,您的朋友就在二楼,请随在下来。”

    谢谢大家的票票~最近更新的有点晚,一是因为事情太多了,二是因为总找不到灵感。

    但是大家的支持就是动力,目前状态回升中,保质保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