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合作
    似乎是因为有极大的把握一般,听到少年拒绝的意思井青之不急反笑。

    “恕我直言,城家现在全凭您的父亲和爷爷在支撑,而且因为您和军部尴尬的关系,城家始终会受到打击。”男人轻轻抿了口茶,看起来非常笃定。

    没有谁会放着一只不断成长的野兽不管,军部更不例外,何况是城畔生这样危险的少年。还没成年就已经有了叫板自由军的实力,若是再等个十年八年的,说不定又是一场翻天覆地。

    城畔生不能否认,刚才对方的话却是戳到了他的心窝子,就算现在父亲和爷爷有多强大,只要自己一旦被军部带着把柄,等待城家的就是腥风血雨。

    “我就更不能冒这个险了。”少年松开了手,杯子眼看就要落地却被精神力托了回来稳稳落在桌子上。

    他以为对方就要翻脸了,但是仍旧出奇的淡定。

    “如果。”井青之将那才放稳的杯子操纵着摔在地上,“我能顺势踩方家一脚你愿意点头吗?”

    这个提议显然引起了城畔生兴趣,只见少年往后一靠,抬起眼皮看着中年男人,示意他继续。

    井青之胸有成竹笑道:“其实找帮忙主要是想借助结智的力量,入侵裁判所的安保系统找到首领的位置,只要出了裁判所,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您多冒一点险。”

    谁知少年听完却嘲讽式一笑,“太天真了,如果裁判所这么容易就搞定,也就不配被称为地狱了。”那里的地下楼层都是有进无出的,这是难以撼动的监狱。

    “所以我才说可以帮你踩一脚方家。”井青之就像是没看到少年的怀疑一般,调出了一段视频——一群嬉笑胡搞的年轻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的,但城畔生却露出笑意来。

    “方家的人?”

    方家家大业大,方卓兄弟俩最多算是一脉,除此外还有许多在军部工作的子弟,这其中就有视频里的人。

    从录音里能听出,喝得醉昏昏的年轻军官对着美艳的女人满口胡话,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被套了出来。

    “我已让人安排好了,您进来这里只是和朋友一起玩儿,还有视频为证。”他将视频调出来,证明自己说的不假,“届时就算是事情发生了,军部想要调查也只会找到这些证据,不知现在城机械师考虑的怎么样了?”

    城畔生不可否认,他心动了。

    “这样一来,不仅能让军部和ind-zap痛上一阵,还能让方家翻船,何乐而不为?”井青之继续游说。

    被两双眼睛注视着的城畔生微微低着头,大厅顶上因为攻击要落不落的吊灯摆来摆去,发出轻微的咔咔声,安静得似乎就连穿风号体内机械的运转声都清晰可闻。

    良久,就在井青之按捺不住要多劝几句的时候,城畔生抬起了头,“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中年男人双眼一亮,欣喜若狂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后郑重的拿出他们调查到的资料,与少年讨论起来。

    讨论间,中年男人因为微微倾身,颈间滑出一条链子,上面挂着两枚对戒,紫色的宝石钻戒看起来非常耀眼。

    “原来你结婚了?”

    井青之总算露出一个可以称为‘真’的笑意,“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当时我出任务了,没想到她却被……”说话时,他的眼神落在少年身上,随后消了音。

    城畔生立时了然,灰山组的首领当年就是在长都之战时被抓的,现在想来,也算是因果轮回。当年他把人未来老婆送到了‘地狱’,现在又得帮人救出来,讽刺呀讽刺。

    “今天就到这里吧。”

    大体知道了对方的计划,城畔生不打算再留,门外,兰七已经领着一帮少年等得不耐烦了。

    城畔生只看了一眼,精神力瞬间超后方冲过去,却立刻被井青之挡住,中年男人笑问道:

    “还有什么事?”

    “还有一个人呢?”一行人里少了某个傻笑的天然呆,城畔生咬牙切齿,就像是准备猛扑的野兽一样。

    井青之不由得开始用出了全力,才觉得心里的颤抖消下去一些,“就如同你不会完全相信我一样,我也不会完全放心,那位名叫佑天的学生我们会好好照顾的。”

    这个人是城畔生,是当年将她送进裁判所的凶手之一,井青之是杀了才会毫无防备的与之合作。

    本以为等待他的会是一场激烈的冲突,但是没想到城畔生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同样是反联盟组织,自由军却比你们灰山组要发展的更好,现在我终于知道原因了。”

    “什么意思?”

    但是少年只留给他一个背影,井青之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人,冷静得太过了。他走到床边,看见几个少年乘着悬浮板离去,个个笔挺的身影,总让人觉得呼吸一窒。

    “真是一群让人觉得惊悚的少年人呐~”不知何时出现的史密斯笑眯眯的说道。

    “史密斯先生,你来了。”井青之听了他的话也在掰算,军部几大将领的后人中,城家有城畔生、方家有方览期、斐家有个斐肖还有克文森、凡塔斯以及司家等嫡系,无疑是这一代小鬼中的代表。

    中年男人面上没有表情,心里却是在惆怅:葛兰尔,此次若是成功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原理这个时代吗?

    见上司又在日常看着戒指发呆,史密斯眼神闪了一下,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众少年一言不发的往军区廷赶去,气氛沉默的可以,呼呼的风声刮过耳边,就想是厉鬼的凄吼。

    良久,城畔生打破了沉默。

    “对不起……”不算清晰地三个字被吹走在夜风里,但是却让其他几个人一阵嫌弃。

    斐肖走过去一脚踹上去,嘿嘿,终于找到机会揍她兄弟了,“可不是,都怪你太厉害了,这他妈谁都向找到你。”

    “感觉你就像是网上流传的传说故事里某个人很好吃的肉一样。”克劳德绞尽脑汁的比喻,“就是很多人嗯,想得到你,然后又和猿猴打架的那个。”

    洛轲小声地补充道:“是叫唐僧肉吧。”

    “哼,我看就是个臭鸡蛋,专逗苍蝇的。”木风扬冷哼。

    说好的道歉,早不知被带偏到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