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接没接触
    回到家中,晴惟云问他们柚子去哪里了,一群少年登时有点懵,他们在外面闯了大祸,神色出现一点心虚。

    城畔生上楼的脚步一顿,回过头来说道:“忘了说,他和肥小胖去中心区的房子里睡了,那家伙今天在第四区闯了祸,回家准挨揍。”

    其淡定又认真的模样,如果不是洛轲等人知道真相,恐怕都已经信了。

    城母闻言无奈一笑,“那两个小子确实不是闲得住的人。”说完一拍手,温柔的笑了,“我做了点心,大家一起尝尝吧,另外两个小家伙儿不来下次在做给他们吃好了。”

    “嗷~太好了。”

    呼啦啦围坐在桌子旁,就连木风扬都有几分期待,不得不说,城母的手艺却是非常好。只是,东西是非常好吃,少了两个闹腾的家伙总有点食不知味。

    期间,城畔生问了句爷爷在哪里。

    “他自己的书房,似乎是有什么事情。”

    城畔生闻言朝楼上看了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城家属于老爷子的书房内,城亘寰独坐在屋子中间,手里拿着一盘子新鲜出炉的点心慢慢嚼着。

    他面前悬浮着一台小小的光脑,可有专属于首脑会的标志,闪动的绿灯提示主人它正在运转。而老头的面前却是一片绿油油的全息影像:一张圆桌,以及八男一女,这是一场首脑会的普通会议。

    “哟,这不是光大美女吗?怎么你养好病啦?”老头儿吃的满嘴糕点,说话时屑沫乱飞,虽说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点绿色的小光点,落下光脑的可显示范围后就消散了,但还是没有来恶心人。

    “城亘寰,几年不见你越来越恶心了。”

    女人头发雪白,头发盘成一个髻子,露出干瘦的脖子和脸庞,颧骨高高的隆起,双眼深陷显得非常的阴郁。虽然她容颜不再,但是还是能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

    但别看她是女人,却是联盟史上唯一封衔上将的女人,其实力可见一斑。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是依然爱一身戎装披风,气势不减当年。

    这时候,爱德华老神在在的开口道:“凡塔斯,你那个代理员也太可怜了,兢兢业业这么几年,结果还是被你挤走了。”相应的,既然多了她一个女人,其中自然也走了当初唯一的中年男人。

    “哼,人就不该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城亘寰当即吐槽道:“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好吗?”

    他一说完,不仅是光·凡塔斯本人骤然黑了脸,就连一旁的几个大男人都不约而同的抽了抽嘴角,当年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但都装作没听见。

    光·凡塔斯眼看急得就要一个白眼翻过去,直勾勾的盯着城亘寰,“你什么意思?”

    老头儿切了一声,就要和她呛,但是却被缇冯打断了,“说正事儿吧,日前青城把自由军的据点收了个差不多,除了囚天等几个高层全落网了,现在就‘是否要追捕自由军领导层’发表意见。”这也是他们这次会议的重点。

    自由军的发展确实超乎军部所预料的,光是里面聚集的五千级就已经超过一手之数,看似不多,但是放眼全球的五千级数量,才会发现,这对于一个反联盟组织来说无疑是支柱。

    仅仅这五人,军部若是想抓住人至少需要同时出动三个亲率军才行,还必须要配备足够的机械。如果这几人聚集在一起,非得要军部的几大强将一同出动,才能保证完全擒获。

    因此,就算名义上只是一个‘反联盟组织’,但是自由军却是出现在首脑会议桌的‘常客’。

    “我同意追。”爱德华首先说道:“据情报,此次涂尚旅的机械右臂被毁,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修复,执渊受到了尊势的重创,空明净受到电磁炮的攻击,内脏受伤,现在的自由军战斗力至少减半。”

    现在全球的断臂和内脏破损修复手术完全掌握在沙蒙工作室内,那些人肯定不敢跑到有军队驻扎的城市里来。

    城亘寰听一半出一半,口中的点心就没断过,突然发现过于安静了,抬起头来不期然被众人探视的目光弄得一激灵。

    “干啥?这样看着老子?”

    “没,就是怀疑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把城畔生培养出来的?”

    会这么说,因为上面说到的几个人受的伤几乎全是城畔生所为。

    老头子得意洋洋的摇摇头,“我家孙子从小就是放养的,不多亏得老子一身遗传基因好啊~”

    “你就嘚瑟吧,好像只有你一个人有孙子似的。”爱德华鄙夷地看他一眼,他孙子也不差好不好?

    最后众人一致通过追铺的提议,又开始下一项议程。

    康潘斯说了一句,“说起自由军,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灰山组。”

    众人一顿,全看着他等下文。说起来灰山组的历史其实还要比自由军长一些,但是当年长都之战后,这个组织和其他反联盟组织一样一蹶不振,近两年也销声匿迹,不知道龟缩到哪里去了。

    “你们应该也收到消息了吧,今日已经查到了灰山组的踪迹,就在第四区。”

    城亘寰看着面前的电子议案文件眼皮子一跳,这老混蛋究竟要做什么?他孙子今天不就是去第四区了。

    “你究竟要说什么?”

    “城畔生今天在灰山组的据点里停留了半个小时,我怀疑他们之间有勾结。”

    缇冯用手点着桌子,沉吟两声说道:“我们已经得到证据了,城畔生一直没有井青之接触,那个视频也经过求证是真的。”

    “但是根据上校兰行肆的报告,城畔生和井青之接触过一段时间。”

    众人明白,康潘斯是非要咬着城畔生不放了。城亘寰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所以呢?你想对我孙子做什么?你又能做什么?”

    鄙夷的眼神嘲讽的语气,康潘斯气得咬牙切齿,“城亘寰你这是包庇!”明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还一副你能怎么办的嘴脸!

    下一秒,城亘寰坐直了身体,收起漫不经心的样子,“康潘斯,你要是拿不出证据,老子下一次例会就把你揍的满地找牙!”

    康潘斯没有再继续和他争吵,只是冷笑道:“你就等着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