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营救行动
    城亘寰沉着脸结束了会议,走下楼去问城畔生他们回来没有,得到的答案是已经回到房间了。老头儿沉吟了片刻,深深地叹了口气后去了厨房,发现了还热乎的点心,瞬间喜笑颜开。

    地下室工作室内,城畔生手拿切割刀,小心地割下一片薄薄的晶片,丁点儿材料悬浮在扫描仪里,所有结构分子都显现了出来。

    他一手操作着电脑上数据页面,一手画着图,不多时,干净的纸上全是笔记。空青就站在旁边,诚然,在工作中的少年显得非常的严肃和认真。

    见人终于松了口气后,她将城母准备好的果汁递过去。

    “结束了?”

    “嗯,基本上已经可以进行复制了。”他点点头,朝待在一边的结智问道:“怎么样?入侵成功了吗?”

    小东西同样丢掉自己的平时嘻嘻哈哈的模样,拧起两条眉毛,“嗯,正在分析代码,等生成指令后就能入侵监视系统了。”

    过了一阵,似乎是失败了,他毫不气馁,挥了挥小拳头,“我就不信搞不定你!”他告诉自己:在结智大人眼中,出自己以外一切机械都是渣渣!

    裁判所作为ind-zap直辖的监狱,其网络系统宛如铜墙铁壁,就算结智有独立的卫星网络系统处理起来也非常的麻烦,何况还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就更难。

    “斗志还挺高的。”城畔生摸了摸他,“那你继续,记得充好电。”

    回到房间后,城畔生回过头看了眼身边的,问道:“有什么事情要说?”一副欲言又止,看着既像是担心又像是害怕的神色。

    空青抿了抿唇,“真的要和灰山组合作?那个兰行在监视你,现在首脑会那边说不定已经得到消息了。”

    但是城畔生的回答却偏离了方向,意外地看着少女,“第一次听你说这么多话。”不知是因为性格使然还是常年的训练导致的,这个人别说是说话,就连存在感都很低。

    这话是什么意思?弄的空青羞也不是气也不是,只好用一贯的冰冷眼神望着少年。

    城畔生陡然被瞪不由得噎了一下,觉得气氛有点奇怪,便转了个正经的问题。

    “不是想不想做的问题,现在柚子在井青之手里,非得这样应付一下才行。”他从柜子里找到自己的睡衣,“至于兰行肆那里,哼,多半已经报告给首脑会了。”堂堂一个军部上校,连一把普通的牵神锁都搞不定,谁会信?

    “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空青穿着制服看起来非常的飒爽英姿,站在窗边映着月光又多出几分朦胧的美感,“军部那边就等着你的把柄。”

    “所以我们才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那些人干着急。”

    城畔生说完便脱掉了上衣,换上睡衣,才穿好疑惑道:“你背过身去干嘛?”

    “我……”在少年看不到的地方,空青咬了咬红唇,“你不能去厕所换衣服?”才说完,突然感觉到自己耳边有说话的气流拂过,惊得她登时缩到了墙角。

    “你不是吧?”城畔生怪异地看着她,“我以前上厕所你都要跟着,还有啥是没见过的,现在才觉得咱俩性别不一样?”他发觉自从青城一役后,空青就变得不一样了,具体又说不上来,怎么说呢,比如耳朵尖会变红这一点,以前就不会!

    城家全都在结智的监视中,此刻自家主人的卧室里发生的一切全被他看在眼里,说实话,他真的为城机械师的未来大事感到深深的忧虑,怎么就这么直呢?

    因为担心会被看出什么来,克劳德等人在后面几天都没有到斐肖或是城畔生家里去,而且无所事事。包括斐肖在内他们被城畔生禁止参与一切行动。

    “你们和我不一样。”城畔生的理由给的非常的清楚,“你们还不具备接触这个层面的实力,贸贸然掺和只会成为我的累赘。”

    这是一个事实,他们非得接受不可的现实,于是便一起回了学校,天天泡在竞技区里。

    直到假期最后一天,城畔生都没有和井青之等接触,他只是按照计划好的着手自己部分,力求完善。

    这天早上,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会去赤城研发部,这也是军部安排下来的行程表上写着的,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明。

    但是临出门的时候却出现了变故。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城畔生冷笑道:“反正你们就是盯上了我的大脑是吧?竟然需要你亲自出手‘请’我?”

    少年刻意加重了请字,嘲讽的意味陡然明显。伊兹·瓦修朝他行了一个礼,比起几年前改变的是其实和精神力,不变的是他面无表情面庞,平静无波的说道:

    “这是副首领的命令,并且已经得到了首领的批准,你想反抗也不可能。”

    城畔生微微一愣,想起了四年前那个雨天,时代广场事件后也是这个人对他说了非常相似的话。当时他好像是剧烈反抗过,但是结局并没有改变,现在,好像,依旧做不了什么。

    当将人带上车的时候,就连伊兹·瓦修都觉得有点太顺利了。他以为现在的城畔生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反抗的程度也应该更加剧烈才对,结果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点头了,想到这里便问道:

    “为什么不反抗?”

    少年用手撑着下巴,无聊地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行人、悬浮车、机器人,夏末的早上既热闹又焦躁。

    “你说过不可能的。”他头也不回地说道,心里却是在想: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他伤不起。

    谁也没有注意到,乖乖坐在旁边的结智眼睛里闪过几个数字。

    与此同时,第四区销夜娱乐城内,依旧是那间大厅,豪华依旧只是却一改轻松享受的气氛。

    井青之穿着一身劲装,越野靴、迷彩裤、灰色的紧身体t恤,外罩一间黑色的马甲,腰间别着各种武器。

    与他同样打扮的人挤满了这间屋子,众人神色而肃穆,连眨眼睛都变成了非常显眼的动作,光脑的滴滴声骤然打破了平静。

    看了一眼消息后,井青之缓缓站了起来,“情况有变,马上出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