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葛兰尔
    即使时雨是母亲的亲密好友,但是城畔生也不能全心全意的信任她,会答应让她研究自己大脑的秘密不是出于亦是的冲动。

    说到底,对于未知的危险,他不可否认自己在害怕。

    然而,时雨会答应自己并不代表就可以放心了,城畔生可没有忘记,这里是裁判所,一切都处于ind-zap的监视下。因此,他叫结智将部长研究室的一切机械都转移到结智系统的保护下,说白了,现在时雨已经和普雷顿一样,归于他手下。

    “我很好奇,您为什么答应的这么爽快?”

    女人一边看着手里的图,一边在光屏上敲敲打打,头也不回地说道:“因为我厌倦这里了,虽然有很多的资源,但是你懂这种一直都一层不变的死寂吗?”

    就像是一潭死水一般,毫无新意,荡不起一点波澜,再完美的资源又怎么样?空有一腔热情无处爆发。

    “就跟现在的研发部一样。”城畔生了然。

    时雨坐在转椅上转过身来,严肃的说道:“不,是整个联盟都陷入了一个死胡同,就像是正在等待破茧的蝴蝶一样,缺了一点活力。”

    不管是机械领域还是医学研究领域,都缺少一点新意,所谓的大师包括自己在内总是有一种江郎才尽的无力感。

    也是在这个时候,时雨听到了城畔生的名字,知道这个少年离经叛道的过去,以及他打破一切的创新。

    城畔生不知道的是,这位研究部部长其实和普雷顿非常熟,因为也就间接地知道了这位沙蒙工作室创始人。

    “看来我这种闹腾的人带给你很多活力。”少年半开玩笑似的耸了耸肩。

    他没想到,女人竟然认真地点了点头,“嗯,普雷顿说你总有很多新奇的点子,是一个敢于尝试的人。”

    确切的说,应该是这个少年给联盟带来了新的气象。从空气压缩系统到二代悬浮,从电磁炮到星际战舰,将他称为现如今这个机械时代的奠基人也不为过。

    两人一时相顾无言,良久,城畔生问了一个问题。

    “你手下有没有一个叫做葛兰尔的实验品。”城畔生不太记得那个女人的长相了,干巴巴的补充了一句,“就是那个灰山组的首领,精神力高达五千四的女人。”

    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时雨的神色有疑惑转为了然,“你直接说最后一句我就知道了。”在自己的光脑上点了几下,一张照片便弹了出来。

    红色短发女人细眼薄唇,一副非常张扬的长相,神色恣意,给人如火的印象。

    时雨知道他能从结智那里知道这个女人的资料,也就跳过基本的数据,给他说说自己的见解,摸着自己的手术刀笑道:

    “这是个看起来很嚣张的女人吧?”女人似乎是回忆起了非常美好的事情一般,“前段时间从你拿过来的内脏修复系统要进行试验,只有她全程没有叫出声,看得我没忍住在她的肝脏上多割了几道,还被这个女人嘲笑了。”

    “嗯?挺有个性的女人。”城畔生精神力一动,眼皮子跳了跳,“她有提到自己的爱人之类的吗?”

    “谁知道。”时雨嗤笑一声,提议道:“你要不要见见?”

    “可以吗?”

    时雨神秘一笑,“她可是我的专属实验品,自然由我保管。”

    说着朝一面墙壁过去,将手按在某个和墙壁同色晶面上,绿光闪过,一道门的形状现了出来,经过虹膜识别后,门开了。

    不大的房间里,总共有三个隔间,城畔生哑然的挑起了眉头,三个人中精神力最低的都是四千七!

    “喏,最厉害的那个就是葛兰尔。”

    时雨指着最中间的门,同样是全白的摆设,透明的钢化玻璃门,隔间里的场景一览无余。不足五平方米的空间里,张床、一个卫生间洗漱台,身穿绿服的女人指着一条腿坐在床上,仿佛自己不是身处监狱的刑犯而是在王座上的帝王一样。

    见到研究部部长便勾唇一笑,挑衅而张狂,“怎么,又有新的实验要找我做?”

    时雨不怀好意地侧身,露出身后少年的全貌,“没试验,就是有你的老熟人来看看你。”

    经她可以的提醒,葛兰尔将视线放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少年身上:带着一副黑色的眼睛,身形颀长,这是一张不算熟悉的脸,但是一对上那双沉的不见底的双眼,所有的记忆便纷至沓来。

    被囚禁的女人陡然要朝城畔生冲过来,却被一道透明的玻璃阻拦,她不甘心地对着玻璃又踹又打,咬牙切齿。

    “城畔生!你是城畔生!”

    不会错的,虽然长相已经变了很多,但那双不可一世、仿佛睥睨的双眼她绝不会认错的。

    相较于女人的激动,城畔生却尤其淡定,“好久不见,葛兰尔首领。”

    又是这样的表情!葛兰尔心里的不安开始疯狂的增长,想起当年也是这样,扛着一把电磁炮从天而降,将所有人都瞄准……

    “你又来这里干什么?我已经失去自由了,还想怎么样?”

    平时就算是在最残忍的实验面前无动于衷的女人突然变得非常的暴躁,让所有人都感到非常惊奇。

    时雨看着城畔生笑道:“看来她非常的恨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生气。”

    “不,只是暂时的。”少年无所谓的笑了笑,“等会儿她会感谢我的。”

    才说完,突然,一道精神力朝城畔生袭来,强大的威压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被关在另一个隔间里的中年男人勉强扶住了墙壁,破口大骂。

    “臭女人吃多了是不是?仗着自己精神力高怎么不冲出去。”

    而另一个实力稍低的年轻男人已经被强大的精神力弄得昏了过去。

    中年男人骂了半天,见斜对面那个暴躁的女人竟然像傻了一样,便越加不耐烦。

    “你他么是不是……”还没吼完,视线一转突然见鬼似的瞪大了眼睛,“你们两个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

    那个小子一看就是才晋升到五千级的……嗯,等等!中年男人突然发觉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问题,抖着手指问道:

    “你你你……今年多大?”

    “明年才满二十。”

    砰,男人双眼一翻吓晕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