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问心无愧
    城畔生将自己关在工作室里并没有用去多少时间,到中午的时候就出来了,阵阵饭香和一片欢声笑语。

    他依旧该笑笑该说说,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洛轲等人都会以为什么都没发生过。

    “队长……你没事吧?”想了又想,洛轲还是问了出来,担忧的看着对方。

    城畔生无所谓的笑了笑,“你们太小看我了。”本就是一场相互算计,就算最后做的太绝,但是让他重来一次依旧会这样选择。

    才吃过饭,方览期就来了。

    “你掐着点来的?”城畔生挑眉。

    青年依旧一张冷脸,给几个二年生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感,克劳德和洛轲几乎是立刻站了起来,说道:

    “会长好。”一年的时间里,方览期不仅成为了指挥系的最强者,更是直升为第一军校学生会会总会长,在学校内风头无二。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才一成年便封衔了!因此他不仅是同校生敬畏的人物,更是最让人崇拜的存在。方览期淡淡地嗯了一声,便看向城畔生,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却让人清晰地感觉到了他的意思。

    洛轲和克劳德尴尬的对视一眼,随后同时将目光转向了斐肖。

    “我们约好了去看柚子,先走了。”肥小胖随便给了个理由便带着两个人快速离开了。

    三人呼啦啦走得很快,方览期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眼中居然露出几丝取笑的神色。

    “看来你今早上把你的同伴吓到了。”对端来饮料的城母点了点头以示礼貌后继续说道:

    “还是被斐肖挖墙脚了。”刚才他将两个301成员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以前唯城畔生马首是瞻的人竟然开始向斐肖靠拢。

    城畔生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毕竟大家追求不同,他们都是可造之材放在斐肖身边比较好。”他伸了伸懒腰,往后一靠,说道:“所以,你来就是说这个的?”

    “没。”方览期摇摇头,“就是来看看你是不是又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这样的话就能又把你骂一顿或者打一顿了。”

    城畔生先是一愣,也不只是该笑还是该气。这人说的事情发生在他父亲最初受伤的时候,那会儿他还只会怨天尤人,自暴自弃,不得不说,当时方览期的一番话确实将他骂醒了。

    回忆到此为止,现在想来也不是非常的难以接受。

    “今时不同往日了。”因为他不会再迷茫,“如果你认为我会因为一点点的愧疚而难以自拔的话大可不必。”

    确实,虽然井青之先算计于他,但是葛兰尔却是无辜的,灰山组与他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然而,他依旧联合军部出手将之覆灭了。

    但是一想到险些死去的柚子,他便丝毫没有多余的柔软了。就算是对死者抱有几分歉疚,但是只要没有对身边亲近人的遗憾,一切都不是问题,孰重孰轻其实一点也不难选择。

    如果当初他放走了两个人,就算是有约定在先,但是仇人就是仇人,区区一句被逼出来的诺言又怎么可信?一想到将来会有两个五千级仇人对他和身边的人虎视眈眈,城畔生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下了手。

    方览期并不是很能切身感受对方的思量,但是就理智来说,在那种情况下心软也不应该。但是扪心自问,他或许不会像城畔生这样果断。

    “确实不同。”当年在学校里还被自己追着跑的家伙,现在不管是性格还是实力都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自己,“希望你能一直这样在我前面走下去。”

    他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便离开了,留下城畔生一头雾水。

    如果斐肖在,或许就能听出方览期的意思——希望你能在我们前面一直走下去,这样,看着你的背影我们也不至于在梦想的路上迷失。

    想了半天也不明白方览期的意思,城畔生索性不想了,便对城母问道:

    “妈,爷爷呢?”

    “不知道,好像和老元帅一起出去了。”晴惟云正在给智能机器人下达洗碗的命令,见儿子就要跑出去,连忙用精神力拉住他的衣领,“你等等。”

    “哎哎,怎么了?”城畔生倒退回去。

    明明他的精神力早已经超过自己的母亲了,却做出一副夸张的样子,这让女人抿嘴一笑,精神力慢慢进入少年的体内,“让妈看看你的伤。”

    城畔生一听顿时叫糟,今天被卷到井青之的精神力暴走中,受伤是肯定的,因为事情没完所以一直被他压着。

    果然,下一秒城母就黑了脸,想要一掌拍儿子头上,却考虑到他的伤减了力道,最后改成了摸头。

    “跟我一起去医院。”

    晴惟云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往外面并且不容反对。城畔生知道如果自己不去会让母亲担心,便提议道:“去我的工作室吧。”

    “那好吧。”女人勉强点了点头,对边上默默跟着的少女说道:“空青也顺便去检查一下。”最后一路走一路数落,“你受伤没事,空青一直跟在你身边,同吃同住也不知道关心人家一下……”

    城畔生听完心虚的点点头,心道自己似乎确实有点太粗心了一点,便看向空青,后者也在看他,不过却是一副像幽怨又像是害羞的表情。

    因为有了升级过得治疗系统,城畔生很快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由于要等空青,他就和城母一起在自己的工作室等着。

    这时候,光脑上提示有通讯请求,点开来,葳夕的全息影像便出现在空地中央。当看清出现的全息影像的时候,青年似乎有点惊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行了一个优雅的礼仪。

    “城夫人,您安好。”

    晴惟云静静地看了他几秒后,露出一个微笑说道:

    “葳夕少将,我儿子受您照顾了。”

    这话意义不明,葳夕轻笑,他确实对城畔生‘多有照顾’,“这是职责所在。”上面给的任务,他也不能违抗。

    两人客套结束,一时间便只剩下紧张感,城畔生向前一步挡在城母面前,说道:“妈,你去看看空青好了没有。”

    长到现在要是还需要母亲出面撑腰也太不像话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