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再掀风浪
    等安静的工作室内只剩下了城畔生的时候,葳夕的神色便倏地沉了下去,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好了,现在我要开始下达上面对你的惩罚。”

    这话相当的强势了,‘上面’说明这是不可更改的;‘惩罚’便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城畔生当然不可能接受,冷笑道:

    “我劝你换一个说法比较好。”受制于人并不代表就要任人处置。

    葳夕被他气笑了,厉声道:“我不是警告过你不准随便动用机械的力量吗?”他少见的失控大吼,“把结智放在你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妥协了,你看看你今天都干了什么?”

    青年烦躁的走了两步,当收到手下的消息的时候他几乎要气的吐血,那是三十台穿风号终极版啊!足以媲美一个少将亲率军的威力了!

    城畔生冷笑,就知道你们要拿这件事情来说,“不过是用用而已,你们叫我围剿灰山组我做了,叫我杀井青之两人也做了,但别忘了那是两个五千级!”

    说到最后少年的情绪也开始不稳,“你要我去送死吗?”突然,他笑了一下,目光森冷,“不对,你们本来就是要让我去死的。”

    “你什么意思?”

    “别给装傻。”城畔生神色冷漠,“别给我说不知道,那你告诉我兰行肆是怎么回事?那种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井青之的身份?”

    兰行肆作为赏金猎人兰七在第四区混迹十数年,怎么可能会摸不出‘销夜’背后老板的身份,换句话说,军部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井青之的身份?

    而且如果以上是意外的话,那么当时在井青之的办公室里找到兰七的时候又怎么解释,一个上校竟然会被牵神锁制住,根本就是故意的!

    说到底,他和井青之的接触实际上就是军部故意引导的,为了让他出错。现在想想,如果当时真的答应了井青之的交易,现在被围攻的就是他城畔生!

    “这都是你的猜测。”葳夕冷哼一声,似乎对少年的想法极为不屑,“你是逃不掉惩罚的。”

    城畔生直视着他,“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就算这场阴谋ind-zap没有参与,但是这些人一定知道,结果却没有任何人来提醒或是帮助他。

    即使是现在这个逼问以前的定下的‘规矩’人,也没想过当初是谁答应的会处理他城畔生的安全问题。

    一边想要他的设计图,一边还想把他往火坑里推,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总之。”葳夕做回自己的办公桌前,“你现在最好……”

    但是不等他说完,城畔生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想都别想!”随后换上衣服高深莫测的神色,“你还是去想想要怎么解决更大的麻烦吧。”

    玄城,葳夕看着提示对方已经切断通讯的光屏久久无语,捏了捏胀痛的鼻梁,那小子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许久,他才联络了一个人,“灰山组那边调查得怎么样了?”

    “正在调取‘销夜’的网络以及卫星资料,应该就快知道是谁泄露消息的了。”那边传来伊兹·瓦修冷静的声音。

    “嗯。葳夕再交代了几句后便挂断了通讯。

    他们调查的是井青之找上城畔生之前的事情,他究竟是从哪里知道裁判所的消息的?又是怎么知道s级实验品葛兰尔的消息的?这一切都必须彻查清楚,为了保证ind-zap的神圣和神秘。

    由于裁判所归ind-zap管辖,所以这件事也交给了缉拿组队长调查,众人都以为这是一起内鬼事件,但结果却跌破所有人的眼镜。

    也就是这件特殊的事情,引起了联盟上的一场轩然大波。

    当今时代,追查手段有效得令人啧舌。当天晚上,当看到伊兹·瓦修交上来的证据的时候,葳夕黑的可以,也终于知道城畔生说的‘大麻烦’是什么意思。

    ind-zap一向独立于军部之外,内部的管理也严如铁桶,怎么都不可能有别的手能伸进来,但是这次的证据却完全不是这样。

    视频中,只见几个青年嘻嘻哈哈,喝醉的人嘴上没有个把门儿的,啥都说了出来,其中就包括s级实验品的事情。

    而这几个年轻人居然全是军部的军官!

    这明显有问题,几个军部的军官是怎么知道ind-zap的内部资料的?长期以来,军部和ind-zap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就像是两只各自守着自己的领地的野兽一般相互维持着平衡,但是现在因为一段小小的视频打破了。

    现状是军部的军官泄露的ind-zap的机密消息,占理的无疑是被害者,但是军部会就这样允许‘安插内奸’的罪名被扣在头上吗?而且,要是双方真的掐起来后果会怎么样?

    葳夕甚至这里面的水有多深,便问道:“现在这视频有多少人知道?”

    全息影像里伊兹·瓦修露出厌恶的神色,“在我们一查询到这个视频后就触发了程序,现在恐怕已经在双方的内部网络内传遍了。”很明显,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还有第三方插手。

    葳夕感觉面前这个不足五分钟的视频已经成了现在全世界最恐怖的炸弹!青年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城畔生!”凶手是谁几乎已经不用猜。

    关键是现在要怎么解决,他们ind-zap这边倒还好,组织紧密,只需要一个口令就能安抚,但是军部那边的话就不好说了。

    四大上将各自为营,相互之间又牵扯甚多,不利用这把火烧烧自己的敌人就不错了,更别说什么团结!

    这位副首领想了又想,放在桌上的光脑不断地提示有通讯请求,瞬间堆满了桌面,他一键清楚后,问道:

    “军部现在情况怎么样?”

    “已经控制不住了。”

    果然,葳夕冷笑一声,“哼,到底谁才是被害人?”转手就将视频上传到了首脑会,他们ind-zap才不要掺和这趟浑水。

    然后,他又联系了一个人,看着那个悠哉哉的少年,青年恨得咬牙切齿。

    “你现在满意了?”

    城畔生手里拿着一支笔,晃了晃,“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叫你们别逼我的,现在满意了吗?”

    见青年的脸色是在有点难看,补充了一句,“现在军部可热闹了,要不要我出手解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