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一把大火
    军部这两天如城畔生所说的,非常的‘热闹’。被扒出来的视频里赫然是方卓一派的军官,现在他们正忙着处理摆脱罪名以及对付看准时机出手的敌人。

    发生了这件事,方卓的办公室除了他自己的儿子能进去其他人都是有多远离多远,生怕被因为震怒而爆发的精神力波及到。

    “滚!两天了还是没有找到证据证明视频是假的,你们都在干什么!”

    手下的技术员是个中年男人,被委派去找什么‘证据’不是被骂就是被精神力压,让他有苦难言,但他好歹是个老油条了,也不至于被吓得色色发抖。

    “上将,我们正在努力寻找,请再给我点时间。”男人唯唯诺诺,显得焦急而害怕,实际上心里却在嘀咕,那里能找到什么证据,就一个字,拖。

    只要拖到上司没精力找他们技术人员的麻烦的时候,这场火就该烧到别人身上了。

    方览钺站在办公室的窗边,将男人眼中的奸滑收在眼底,走过去说道:

    “你先下去吧。”

    “是。”中年男人心道来得好,立刻转生便跑了,连眼前杵着上司都没有打声招呼。

    方卓冷哼一声,坐回办公桌前,“你有什么看法?”

    “等。”青年顿了顿,“等首脑会那边怎么处理,以免引起上面的反感,我们需要安静一些。”而不是到处走动徒生是非,何况经过这么多技术人员的探查,那视频根本就是真的。

    这一点方卓又何尝不知道,说白了他只是不愿意就这样等人出手后才被动的做出反应,想了想吩咐道:“刚才个人你去处理。”

    以为他是瞎的吗?以前虽然知道麾下有的老人会偷奸耍滑,平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在用人之际还没有用处的话,留着有什么用?

    “是。”方览钺想了想,又问道:“那几个年轻军官呢?”

    “毕竟不是本家子弟,在军部中给予处分后,让他们自己家好好管教一下。”

    那几个年轻人不仅在任务期间玩忽职守,还因此泄露了ind-zap的机密,甚至还有可能牵连到他们一整个集团的利益,被除籍是跑不掉了。

    但是,那些人多是方卓手下的孩子,做得太绝会引起内部反感的。

    然而方览钺却不这样想,有时候他的做法远比自己的父亲来的绝。当天下午的时候,那名中年技术人员找到了他,忿忿不平。

    “为何要将我调到银城散城去?”如果是在银城的技术部就算了,但却是一个小小的散城。银城独占一座小型大陆,因为有限的陆地面积,可以说是几座巨城中最小的一座。何况那里因为海岛众多,反联盟相当的猖狂,危险的紧。

    也是因此,很多技术型人才都不愿意到那里去工作,因此,被派到银城的多是一些初出茅庐的新手,现在这种天大的‘机遇’却被他逮住了。

    他作为一个已经有近三十年的工作经验的老手,一看就是被人针对了,知道是谁下的命令后,便直接找到办公室来。

    只是,今天的事情似乎有点超出他的认知,方上将的大公子看起来非常不好相与。

    方览钺抬起头来看着他,什么也没说,之把人盯得出汗的时候才开了金口:

    “怎么?你在质疑我的判断吗?”随后他站了起来,压迫感陡升,“还是你要我公开这些年来你犯错的证据,直接将你吊销资格证比较好?”

    淡淡一句话,便让中年男人打了退堂鼓,灰溜溜的跑了。

    没过多久,方览钺就收到了属下的传来的报告,音频中某个技术人员不断地传来关于他的叫骂和诅咒。

    对此,方览钺只是随手在光脑上下达了一个命令,在这之后,银城一次围剿反联盟组织活动中,死亡名单中便多了一个中年技术人员。

    下达完了命令后,青年低声说了一句,“第一个。”

    冷漠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只有空气才能听到,随后消散于无形。

    首脑会那边似乎也在等最激烈的阶段过去,足足拖了三天,才给出指示——命令然·凡塔斯上将来清查此事。

    这是个不算意外的结果,因为凡塔斯上将是军部的将领,由他来查的话避免了军部中各大士兵将领的反感,最重要的是能避免ind-zap以调查真相为由侵入军部内部系统。

    而且凡塔斯一派远在荒城,和其他几大上将牵扯甚少,他的到来能起到制衡的作用。

    当城畔生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工作室里给结智调试程序,而他家老爷子刚好开完会从书房出来。

    “诶?凡塔斯要来赤城了?这下子热闹了。”

    他不只惊讶还是幸灾乐祸,总之就是在装傻。老头儿冷哼一声,抬手就是一拐杖,没好气地说道:

    “臭小子整天就知道制造麻烦,你老子现在没在赤城,我看你要怎么把这件事情圆过去!”竟然敢给军部下这么打一个套,得罪的人可不少!

    “圆什么圆?”城畔生翻了个白眼,“这次我就看看谁先低头!”

    那些人整天把他当犯人似的看着,稍稍自我了一点就被当成把柄要挟,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吗?既然生怕他乱来而越加过分,他不捅个篓子还就对不起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从井青之两人死了,事情才算开始,城畔生在让结智给那段视频装上触发程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现在‘销夜’的老板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在证明这个视频的真假,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在军部和ind-zap之间挣扎了数年,两者之间的危险关系,没有人会比他这个外人看得清楚,尤其是在歌灼月一人顶两位的情况下。

    双方界限开始模糊,摩擦是必然的,他城畔生就是那根导火线!

    “老头子才不管你,划点钱道老子的账户上,我们要去吃好吃的。”城亘寰直接拿起少年的光脑,翻到银行账户的页面,让他指纹验证后直接转了一笔钱到自己的光脑上。

    孙子大了,要做什么他懒得管,不过倒是懂得孝敬爷爷了。

    在某个美食城里,城亘寰得意的炫耀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