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惹火上身
    鉴于事情的特殊性与重要性,然·凡塔斯几乎是在收到命令的便启程去了赤城,外面的普通人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以往能在娱乐城或是酒吧看到的军部士兵全都不见了踪影。

    就像是被上了绳子的狗一样,不敢再到处乱跑。

    不管军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城畔生却只是埋头于他的图稿之中,两耳不闻窗外事。然而,事情确实在如他所想的那样,这把火烧的很大,首当其冲的就是方家一派。

    但是都说惹火上身,城畔生也不例外,能查到视频的来源自然也能知道是谁将视频传播出去的,两方人马对他的厌恶可想而知。

    从有证据证明是他干的后,他就被禁足了,城家外面二十四小时有人蹲守,不许他去任何地方,学校都不行。

    那些人本来还想进城家去贴身监控,但是城浩霖当即就丢了一句话,“谁要是敢进城家一步,他回来一个个算账。”

    这话是相当的不客气了,他身在外太空军事开发基地里,可说是鞭长莫及,但是硬是没有人敢冒险让手下进去,就算是葳夕也一样。

    这也让众人恍然回过神来,城畔生还有一个不得了的老子,就算是在这个紧要关头没有现身,但是这也是个铁打的事实。同时,城浩霖虽然没有明白的袒护,但是也间接地告诉众人——想要动他儿子就得想清楚一点!

    捅了这么大的篓子,现在城畔生能安稳的待在家里,可以说他父亲的影响绝对占了一大部分原因。

    出于保护ind-zap 神秘感,同时这也算是军部的丑闻,因此为了维护双方的利益,一切活动都是在暗中进行。

    至于结果怎么样城畔生并没有在意,从几家老爷子有一段时间没有出去大吃大喝就能看出来:这是一场不见硝烟的风暴,连这几个退休而家伙都没有空闲。

    等军部的烽火稍微熄灭一点后,‘火势’开始蔓延到城畔生身上。

    “我已经派人来接你,两天之内你必须回玄城,最好不要反抗,否则不介意亲自来。”全息影像里葳夕淡淡地说道,但是一双眼睛却是冷得掉渣。

    “好啊。”城畔生的头点得非常的爽快。

    葳夕嘲讽地一笑,“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闯了这么大的祸,也只有回到笼子里才能留下小命儿。”现在方卓肯定恨他要死,搞不好还会翻脸下手,葳夕的意思很明白,现在除了服从他们ind-zap,城畔生别无选择。

    但是少年却并不这样想,“我是不是躲你知道的,怕只怕到时候要是一时没控制好闯了更大的祸就不好了,关键是,怕你们兜不住。”

    这次的事件会安静得这么快,和葳夕有意让ind-zap避开和军部的交锋不无关系,而且首脑会也还算明智地选择了一个比较折中的方式解决。

    这段时间他天天泡在地下室里,那些人守在外面不许出去,更不许有任何外界的消息传进来,就连斐肖等人想要进来看看他也被阻拦在外。

    更甚者,他们还在城家周围安装了信号干扰系统,就连拥有独立卫星的结智都没办法好好地运转,说是与世隔绝也不过分。

    这天早上,他刚出门的时候,听到门口有争吵声,甚至还有精神力波动,心里一惊便立刻走出去看。

    只见城母正冷着脸和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争执。

    “那是我们家的客人,为什么不许进来?”原来是军区廷外有人请求进入城家,并且还出示了与城家的关系证明,但是却依旧被阻隔在了军区廷外。

    “按照上面的规定,所有与城机械师有关系的人都不能与之见面交流。”

    男人一板一眼的说着,手却是按在了腰上的长剑上。

    “那是我的客人!是我和我丈夫的干女儿,你连我都敢拦吗?”晴惟云显然气得不轻,直接就要点开光屏让门卫那边放人进来。

    “夫人,请别让我们为难。”

    那个机动组的成员仍旧是一副面瘫脸,但是语气却是多了几分警告的意味,手已经握紧了剑柄。但是晴惟云根本就没将他看在眼里,就要点下允许剑。

    那男人便陡然扒出了剑,“城夫人……唔!”

    示威的话还没说出口,眼前一花他便倒飞了出去,擦着宽阔的道路横穿而过,砰一声撞在了对面路口的大树上,秋天微黄的落叶洒洒落下。

    男人脸色苍白,正要爬起来,强大的精神力硬是将他摁了下去。

    “你刚刚,要做什么?”

    少年已经很高大的身躯挡住一片光亮,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同样也让这名机动组成员冷汗刷的落了下来。

    既然是出任务,任务目标的性格以及偏好肯定也在他的掌握之中,眼前这个少年的逆鳞简直不要太明显。

    想想自己刚才对城夫人动刀的情形竟然被城畔生看到了,男人在这微热的秋季硬是感到一股冷意从脚底窜到背脊!

    “这是上面的命令。”

    城畔生气笑了,目光扫过围在他身边的另外几个人,看他们戒备的神色和姿态,说道:“给我联系你们副首领。”

    几人面面相觑,最后其中一人拿出了专用的通讯仪,很快,葳夕的声音就传来了。

    “什么事?”

    城畔生先发制人,“葳夕少将,你倒是给我说说对我母亲动手是不是你的命令?”

    一听这家伙的声音,葳夕现在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开始凸凸的跳,简直太烦人了,尤其是听到他的话的时候,更是有一股冷汗的感觉。

    “发生什么事了?”不提当年晴惟云有多大的名声,光是‘城夫人’这个名头就够吓人的了,他是吃多了才会对那个女人动手。但是城畔生会这样问,肯定就是出了什么问题。

    于是,几个机动组的成员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弄得葳夕硬是狠狠抽了一口凉气。该夸这些手下素质好呢,还是说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呢?

    当年废弃工厂事件会闹得难以收场不就是因为晴惟云受了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