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挑衅
    虽然没有接通全息影像看不到对方的神态,但是葳夕知道现在的城畔生情绪很不好,这小子平时遇到什么都能保持理性,但是唯独家人和朋友除外。

    维护的态度容不得任何人质疑。

    但是现在那些机动组的家伙却把剑对准了城母,葳夕深感头疼,自己的手下当然是信得过的,但是城畔生的性子他更清楚。

    “这件事是我的属下做的太过了,我会将他调回玄城重新调教的。”青年先是退了一步,表示是手下的错,并且先一步做出了处罚。顿了顿,又说道:“我下令禁止你和外界联系,城夫人的做法会让他们反抗也是情有可原。”

    城畔生冷笑,目光却是所在被他压在地上的男人身上,“哼,你针对我无所谓,要是搞错对象的话就别怪我。”

    这种被威胁的感觉让葳夕非常不爽,但是他偏偏在一瞬间就开始考虑起来了,可见,现在的城畔生已经让人不敢小觑了。但是,他也不可能就这样将主动权交出去,便说道:

    “你终归是要回到玄城的,就没考虑过以后?”

    不管少年现在在外面怎么飞,一旦回到玄城,他又成了被捆住翅膀的鸟,任人处置。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威胁,想要以后好过,现在就最好安分一点

    但是城畔生现在没有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隔着遥远的距离都能让葳夕感受到他的怒气。

    “无所谓了,不过,你觉得我有那么好忽悠吗?”少年轻笑了一声,“我觉得你的惩罚太轻了。”

    葳夕眉头狠狠一跳,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阻止的话还没出口就听到一声枪响传来。

    城家外的街道上,古老的大树下,城畔生面无表情的收回电磁炮,对地上的男人说道:

    “我也不知不讲道理的人,既然有葳夕保你,就收下一个一只手好了。”说完便要和晴惟云回家,想了想又回过头来说道:“你可以现在去沙蒙工作室那边,葳夕会报销的。”

    说完又是一枪,将地上的断手轰成了血沫,确保已经不能接回去了后便离开了,留下一个疼得满头大汗的男人和几个脸色难看的同伴。

    那边葳夕听到报告后只觉一股无力感升了起来,这钟已经快要控制不住的错觉是怎么回事?这几年来,不管是从机动组监视还是卫星监视来看都没有任何异常,但是城畔生已经逐渐在脱离控制却是事实。

    难道是因为精神力和尊势的增强才给了他底气吗?

    他静静环视着这个办公室,曾经是歌灼月莅临ind-zap的地方,空荡荡的,威严而又神秘。现在换他来做却觉得相当不容易,当初那个人离开去到擎天楼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随后,葳夕失笑的摇了摇头,将脑子里多余的想法甩了出去,但是没过多久,麻烦就找上他了。

    “属下罗斯丁求见。”

    门外传来男人的浑厚的声音,仔细听还带着几分咄咄逼人,似乎要是不开门他就要闯进来一般。

    葳夕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看来机动组那些人还学不乖,他才处理过的事情转头就报告给了自己的队长,这无疑是在质疑他这个副首领的权利。

    “进来。”

    男人用精神力推门而入,再次让葳夕动了下眼皮,笑问道:“罗斯丁队长,有什么事情?”

    “副首领安好。”

    气归气,罗斯丁却还记得基本的规矩,行了一个礼,随后抬头来打量这个比他还有年轻许多的副首领。

    当年葳夕被安排过来分担原副首领常默的职权,结果没过多久便正式顶替了副首领的位置。就连他都没看清楚整个过程,虽说上面有那位的默许,但是葳夕本人的手段却是最主要的原因。

    他这个常默的盟友虽然没有受到打压,但是新上司却远不如以前的那个好相与,身为属下,他自然过得也不如意。

    葳夕被这种探究的目光弄得很反感,加上刚刚在城畔生那里存了火气,这会儿就没想着要让找茬的人好过,开口便说道:

    “怎么,代号三十七几人向你告状说我处理不当?”

    本来还打算周旋几圈的罗斯丁陡一听他这样说脸上就挂不住了,虽然他来就是有心要找个说法,但是葳夕这样一问便瞬间把气氛弄尴尬了。

    而且,两人本就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他回答是只会让葳夕以为他来挑衅上司的威严,存心找茬,反而给了对方整治自己的理由;但如果回答不是,那他还不如直接转身就走,根本就没有说下的可能了。

    想了想,他绞尽脑汁才想到一个借口,说道:“我听说代号十七受伤了,所以想来问问您是怎么处置凶手的?”

    其实这个理由更直白,已经处理好了的结果就是城畔生安然无恙,他现在却来质问结果,根本就是在问:为什么不处罚城畔生?

    葳夕冷笑,打量起这位前副首领常默的心腹,之所以一直放着这个人不管就是因为他根本不具备威胁,这点小手段也敢在他面前耍。

    “出任务本就是要受伤的,何况机动组的死亡率是各个组中最高的,代号十七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可是……”城畔生的做法就是在打他这个机动组队长的脸。

    “还有!”葳夕拔高了声音,也打断了罗斯丁的辩驳,“你是怎么调教属下的,竟然敢对军部上将夫人动手,是不是觉得最近和军部的矛盾不够激烈?”

    这一顶帽子要真坐实了罗斯丁也就不用混了,连忙摇头,殊不知话题已经被引向另一个方向。几个回合下来,机动组队长发现他根本不是葳夕的对手。

    心里气愤的同时,对城畔生的怒火也上来了,想了想,便说道:

    “我请求调回代号二十一,换一个成员去监视城畔生。”

    “理由。”葳夕并没有直接驳回,好歹给人留了一点面子。

    这个想法显然是罗斯丁考虑了许久的,张口就说道:“因为监视时间太长了,恐怕会有变。”孤男寡女,所谓的‘有变’不外乎情爱。

    但是葳夕只用了一句话就打消了他的想法,“罗斯丁队长,你对自己亲手教出来的手下都没有自信,是不是能力退步了。”

    言外之意就是机动组队长该换人了,罗斯丁当然能听出来这层意思,连忙摇头,随后便灰溜溜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