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真的很像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少年的来意一般,修·凡塔斯挑眉,以奇异的眼光看着他说道:

    “你现在连自己都难保了,还想着管别人的事情,我以朋友的身份来说,并不赞成你去荒城。”

    走到他现在的地位,有的是渠道知道荒城发生的变故,何况从那个男人马不停地赶回去的样子来看,还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稍稍一打听就知道缘由了,因此,城畔生会来他这里,会来找他要荒城的阳性晶态软金属的流通资料都在预料之内。

    虽然是这样劝告着,但是他还是从资料库里调出了荒城的流通资料,直接发送给了结智。半空中的光屏上,一个绿条不断地跳动,最后弹出了ok键。

    “收到了。”小东西眼睛闪了几下后点点头,“已经将最近一周内的流通状况列了出来,马上进行分析。”他的双眼又几下闪动后,归于平静。

    修·凡塔斯见他一副小模样儿精灵古怪,笑道:“结智你越来越厉害了。”也越来越令人觉得惊奇。

    “不说这个,修修,你怎么不给我准备红茶?”

    青年只以为他在说笑撒娇,“你又不能喝,难得蕾比洗杯子……嗯?”下一秒他就瞪大了眼睛。

    只见小东西端起自家主人面前的红茶咕噜噜灌了下去,然后用袖子擦了擦嘴,咕哝道:

    “要是再放点方糖就好了。”

    “这……你不会死机吧?”修·凡塔斯不敢置信,目光灼灼的看着小东西。

    “不会呀~”

    小东西坐在沙发上晃着小短腿儿,得意洋洋的,每次看到别人用这种‘膜拜’的眼光看着自己就觉得好开心~

    这时候,蕾比已经有端来了两杯红茶,将其中一杯放到结智面前说道:

    “这杯是多加糖的。”

    “谢谢~”小孩儿又是一口喝完,鬼精灵似的笑着。

    城畔生轻轻拍了他一下,小孩儿越来越调皮了,“只是改良了一下而已,吃下去的食物残渣还是要他自己取出来。”

    这已经很吓人了好不好?修·凡塔斯翻了个白眼。两人又继续说了一些事情,期间青年的视线总是不由自主地落到沙霏雪身上,非常的诡异。

    “你要是再看下去我就要动手了。”城畔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态这样看沙霏雪,但是人是他带到这里的,没理由就让人受到了委屈。

    既然挑明了,空青自然按捺不住脾气,“下流!”两个字脱口而出,让对面青年感觉非常的尴尬,连忙摆手解释。

    “真的很抱歉,您就是沙霏雪小姐吧。”在正面和少女说话的时候,一向游刃有余的男人居然有几分拘谨,“会这样额……盯着你看是因为你长得和我记忆中的一个人很像,嗯,非常的像。”

    不管是长相还是神态,男人握紧了双手。

    话到这里,沙霏雪倒是不怎么害怕了,笑着说道:“那应该是和您非常亲近的人吧?”因为提到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眼中的温柔让人动容。

    “是啊,她笑起来就和你一样的温柔。”

    再次被这种目光注视着,沙霏雪完全没有退缩,因为虽然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脸上,但是,他的一切情绪都给了和她相似的另一个人。

    过了一阵,修·凡塔斯又突然说道:“其实,再仔细看你们之间的区别也非常的大,因为我记忆中的女人总是带着几分忧郁,但是你们温柔而单纯的眼神倒是如出一辙。”

    最后一句话成功的让沙霏雪红了脸,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夸她。

    “啧,你够了。”城畔生不耐烦地踢了踢他,随即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几人乘了电梯径直走到楼下,在路过大厅的时候,空青和城畔生同时被一道声音留住了脚步。

    “我叫蔚·凡塔斯,有事要找你们老板。”

    “抱歉,如果没有预约的话,外人不能接通首领的办公室通讯。”前台只有一台智能机器人,圆滚滚的身躯,说出的话却是温柔的女声。

    蔚·凡塔斯似乎有点着急,但是这是智能机器人,设置好的程序任人怎么解释都无法改变。就在他打算硬来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果然是你啊,怎么在这里?”城畔生心里的猜测已经要翻天了,但是表面上却是一本正经的问着。

    “城畔生?”蔚·凡塔斯看了眼他来的方向,“你的权限可以打开电梯是不是?正好我……”

    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卡壳了,少年那震惊而惊喜的双眼和刚才某人的表现毫无二致,就连行动都一样。

    只是,蔚·凡塔斯还没靠近就被城畔生拉住了。

    “你们一个两个的,难道都是第一次见到漂亮妹子吗?”

    “你叫什么名字?”长发少年急切地问道。

    有了刚才的经验,沙霏雪倒是非常的淡定,笑道:“我叫沙霏雪,是风信子机械学院的二年生。”

    蔚·凡塔斯久久没有反应,凑近了听就只有不断重复的两个字,‘好像,好像……’

    听清楚后城畔生直接翻了个白眼,要是说这两个人没有一点关系,绝对不可能,不说姓氏,光是对沙霏雪的长相的反应都能说明问题!

    “喂,回神了!”城畔生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抱……抱歉。”比起之前那个,这个家伙的执念似乎没有那么深,最初的震惊过后,便恢复如常。

    城畔生看了看他,说道:“真的有那么像?”还有,究竟是谁才会让这两个人都如此的牵挂?

    但是,在沙霏雪的长相面前,其他的人都注定被忽略。只见蔚·凡塔斯走到少女面前,问道:

    “你刚才说在风信子机械学院读书,那你认识零·凡塔斯吗?”

    声音温柔得让城畔生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谁假冒的,嗤笑了一声说道:

    “可不是认识,你那个堂哥在校的时候可是对人家死缠烂打。”

    蔚·凡塔斯眼神闪了几下,随后便跳过了这个话题,“帮我把电梯打开,我要去顶楼。”

    “行!”城畔生爽快的点头。

    顶楼,当看到走进来的人的时候,修·凡塔斯写字的手一顿,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来找我。”

    “出事了。”长发少年进门就说道。

    坐在办公桌前的青年抬起了头,面无表情,“我知道,那个男人回到荒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