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魄力
    荒城由于气候干热巨大多数地区都不适宜定居的原因,这里的人口是各大巨城中最少的,具有传承历史的大家族也屈指.la这其中,凡塔斯一族算是后起之秀,因着其在军部中的超强地位,很快便成为荒城最有话语权的大族。

    除了凡塔斯这一新生大家族外,荒城还有数个古老家族,据说其传承历史甚至比当今联盟还有久远,舍耶夫便是各种翘楚。

    而且,这个家族如今还与凡塔斯家族保持着姻亲关系。

    “知道我是谁吗?”唐·舍耶夫鼻孔要翻到天上去了,面带嘲讽,“我姐夫是涟·凡塔斯,而现在的天才机械师零·凡塔斯是我侄子!”

    众人瞬间将目光聚集到城畔生身上,就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才会让人觉得微妙,零·凡塔斯现在在军部明显得到比前者的重用和抬举。

    然而城畔生并没有如众人想象中的难堪,反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冷笑道:“原来都是靠着裙带关系进来的,我就说,军部中何曾出现过舍耶夫这种快要没落的家族。”

    一个‘都’字,让舍曼丽·舍耶夫顿时变了脸色,埋怨的眼神投向仍旧洋洋得意的侄子,无知的蠢货。

    她常年在职场游走,好不容易才凭实力通过选拔面试,走到现在这个人事部经理的位置,结果却因为自己的侄子被打上‘走后门’标签,于她而言,无疑相当于耻辱。

    “你是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光杆城家……”唐·舍耶夫登时指着他的鼻子,就要大骂,但城畔生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下一秒,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个人影便倒飞了出去,就像是垃圾一样贴在了整洁的柱子上,随后又被强大的精神力拎着朝后飞去撞在另一根柱子上。

    在众人头顶上来回几圈后,下面技术人员的白袍上多少都被滴上了鲜血,但是没有谁敢擦拭一下,全都犹如鹌鹑一般低着头,生怕受到波及。

    等城畔生终于大发慈悲松手后,看着犹如破抹布一般落在面前的上尉,众人唬得倒吸一口凉气,已经没有直视这位年轻老板的勇气了。

    唐·舍耶夫几乎已经不成人样,脸上因为呕出的鲜血变得模糊不清,鼻子更是已经歪到一边,四肢弯弯曲曲的扭着,如果不是他许久才会呼出一口微弱的气息,几乎以为这已经是一具尸体。

    跟他一道的女人站在一边用手捂着嘴,惊恐地想要尖叫,只是城畔生就在离她不到三米的地方,仅仅只是泄露的精神力便让她心胆具颤。

    数次想要张口,但是却不敢让气流出来,挨来挨去终是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林初上站在一边若无其事,淡定地看着要死不活的男人,心里嗤笑。这些井底之蛙,也不想想他们老板是谁,能用自己的发明给这个时代命名的人岂是一个舍耶夫家族就能抗衡的?

    再说,这种危险的存在的背后还有城家为支撑,竟然还这么嚣张?

    “唐!”虽然不满,但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子,舍曼丽·舍耶夫见他此番模样又气又急,“老板!就算我侄子有错,也不至于让他如此凄惨,你好狠的心!”

    一边的三十三走了回来,轻声道:“毕竟是军部军官,到时候副首领不好处理。”之前d-zp和军部之间就因为城畔生的设计而闹得不愉快,现在要是这个男人被弄死了,在场的还有他们机动组的人,到时候又是一个难解的局。

    城畔生静静地站了片刻,可怜似的垂下了眼睛,说道:“你们两个给他治疗一下,保证不死就行。”

    被他拎出来的一男一女正是下午的时候,和病人‘葛易天’发生争执的两个技术人员,此刻脸色惨白,仅仅是靠近便已经被强大的气势给震得头晕眼花的。

    连忙点头说是,随后慌手慌脚的将人拖了下去。

    “城畔生!唐是凡塔斯少将安排进来的,你这样对他,凡塔斯家族和舍耶夫家族不会放过你的!”佘曼丽·舍耶夫高傲的抬起了头,怒火使她的理智开始瓦解。

    “嗯?”殊不知,这句话正好引起了城畔生的兴趣,直接一挥手说道:“抓起来,看来这件事凡塔斯家族也有牵扯呢。”

    佘曼丽·舍耶夫顿时变了脸色,奈何她精神力低下,很快就被制服了。女人梳得整整齐齐的发髻散落下来,周正的西装也变得凌乱,干练的女人在挣扎时犹如一个疯子。

    “城畔生!你凭什么抓我?”

    “就凭这个。”城畔生直接从办公室里将神色惨白的沙叶特扔出来,“你们舍耶夫家族和凡塔斯家族插手我荒城分部管理内务,架空部长权力,导致自由军卧底混了进来,你说这个罪名够不够大?”

    当听到副部长沙叶特的也是卧底的时候,佘曼丽·舍耶夫彻底呆住了,心里开始冒出不好的预感——事情似乎正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荒城时间晚六点,原本预定五点下班的工作使人此时才陆陆续续的离开工作室,个个面如寒噤,以往热热闹闹的场景今日尤其的低沉与肃穆。

    谁说不是呢?本以为只是一个即将过气的机械师,看起来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一旦被挑动底线过后才让人明白什么叫深藏不露。

    “与几个自由军有关的人我不会惩罚,你们都是我沙蒙工作室引以为傲的技术人员,以后务必恪守条例,以自己的工作为荣。另外,我此次到来是执行秘密任务,行踪还请各位帮忙保密。”

    少年冷淡的话语似乎还响在耳边,就像是他的魄力一样让人震撼。

    见那些人逐渐走远后,工作室内寂静如斯,身后的玻璃墙外,一道鲜红的霞光穿过狭窄的响风谷,界限分明,如梦似幻。

    “那些人信得过吗?”

    城畔生靠在墙上,双眼被夕阳染成红色,“已经泄露了,那个轮休的人也是自由军。”

    刚刚在查看轮休的人员时,他就认出来了:那个轮休的人正是以前跟在自由军机械师澜仇身边的助理。林初上都能收到消息赶来,那么那个人也应该早就跑了。

    现在,这场硬仗才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