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被掳走
    沙霏雪离开一段时间后,沙家又来人了,不过,这次这个明显不是来打架的。

    “你好,我找城畔生。”青年男人虽然面无表情,看起来也非常的不友好,但是该有的礼貌却一分没少。

    但是没等柚子喊出声,城畔生已经走了出来,说道:“没想到是你来处理这件事。”少年的神色有些讽刺,这个家伙以前总是想方设法的陷害他,结果现在却来给他收拾烂摊子。

    对着这件事,方览钺也非常的不悦,从城浩霖死里逃生以后,城方两派可以说已经势同水火,结果他还要到这里来插手这小混蛋的事情。

    “我也没想到,特来此跟你说一声,唐·舍耶夫等犯人我已经提走。”

    这种和城畔生近距离接触的事让他感到难以忍受,说完这句便打算转身离开,快到门口时,他又突然回过身来,看着少年露出一个莫名的表情,说道:

    “对了,跟你同行那个叫沙霏雪的女孩儿,刚刚我在街上看到她了。”

    突然被对头说起亲近的人,城畔生神色有些难看,“你什么意思?”

    方览钺看了室内的几个少年一眼,发现一个没少,说道:“我本以为是你的同学跟在她身边,你怎么放心那样一个可爱的单独在外面呢?”

    青年丢下一个看好戏的眼神后便离开了,留下一室的低沉气氛,良久空青问道:

    “霏雪她……我们怎么办?”从刚刚青年的话来看,少女多半是被人跟踪了,现在看来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城畔生定定的站了半晌后,咬牙切齿道:

    “结智,搜索霏雪的位置。”

    “是。”小孩儿知道事情大条了,立刻将响风城的全息地图调了出来,结果一无所获!“霏霏现在已经不再响风城了。”

    “再查看卫星监视。”城畔生看着某个地方,脸色黑沉如水,“就查一个小时内的监控。”

    结智连接上自己的卫星,输入指令后便开始搜查监控,“霏霏先是去了响风谷,因为地形的和夕阳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可以确定,那时候没有人跟踪。”

    除了城畔生独自坐在沙发上,其他人都围了过去,终于在四十分钟前找到了异常。视频中的男人移动非常迅速,街上的居民几乎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从沙霏雪离开响风谷开始就一直跟着。

    “找到了!”结智叫了一声,将男人的正面长相调了出来,众人一看,便将目光投向沉默不语的城畔生。

    “果然是这样。”少年低声呢喃了一句,“他将霏雪带到什么地方了?”

    被放大的男人的长相他们都很熟,正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来到沙家舍耶夫家族的人,那个五千级。

    结智又在光屏上输入几个指令,那个男人的行踪便成了一条线,跟着少女绕了几圈后,便直奔响风城外的某个方向奔去。

    “已经确定霏霏的去向,飞沙城,但是由于这个地方是荒城的副城,我的卫星监视系统不能太过入侵,否则会被发现的。”

    所有人都看向城畔生,无言地问他要怎么做?现在这个时间,凭一个五千级的操纵领域再加上悬浮车的话,恐怕早已经回到舍耶夫本家了。

    但是少年却只说了一个字,“等。”等一个能光明正大的进入飞沙城的理由。

    而这个理由来得很快,当收到来自雷尔克·舍耶夫的通讯请求的时候,城畔生的神色几乎可以说是平静无波。

    “呵呵,城机械师你好啊。”全息影像中,中年男人的神色和声音都带着得意的意味,但是看起来有像是怜悯。

    “人呢?”相比较起来,少年的反应远不如前者想象的激动。

    雷尔克·舍耶夫非常的享受这种掌握主动权的感觉,皱了皱眉头,“我以为你至少会诅咒我的。”随后将镜头外放,他的身后,少女被人抓住双臂按在椅子上,不断地挣扎着。

    “你们放开我,放开!”当看到城畔生的全息影像时,登时哭了,“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响起之前少年说的‘良心不安’,沙霏雪愧疚得不行。

    城畔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你乖乖的,等我来救你。”谁叫自己欠她的?

    等对方确定后,雷尔克·舍耶夫有将镜头缩小,全息影像里又只剩下一个中年男人奸诈的笑容。

    “城机械师艳福不浅啊~”

    但是城畔生显然没有和他所说的打算,“说吧,有什么条件?”

    “就是想请城机械师来我家中做客,记得,我只邀请了你一个人。”终究还是被自己握住了把柄,中年男人眼中露出精光。

    “可以。”

    他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更没有这个打算,甚至还补充了一句,“不要让我发现她少了一根毫毛。”然后便率先挂断了通讯。

    绿色的全息影像眨眼便在眼前消失,峥走上前来为他关掉光脑,低声问道:“他的话信得过吗?”

    雷尔克·舍耶夫拄着手杖,眯了眯眼睛,“终归是个小鬼,唔,或者说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这时,他的手下将少女带到了他的面前,控着手臂力量相当的大,细白的皮肤上很快便出现了青红的印子。沙霏雪被迫抬起了脸,和在城畔生面前不同的是,现在的她倔强非常,双眼瞪得圆圆的,不断的想要扭开钳制在下颌上的手。

    正是这么一张笑脸,却让中年男人僵住了,猛地走近说道:“为什么,你的脸让我感觉到如此熟悉?”

    “放开我!”

    少女怒目而视,一双眼睛澄澈无比。

    雷尔克·舍耶夫见此越加错愕,心里喃喃道:就连这眼神都如此的相似。

    “待下去,好好招待。”看着人走远后,他立刻招手让峥靠近,低声道:“去,给我好好查查这个女孩儿的身世。”

    与此同时,才切断通讯的城畔生便收到了另一道通讯请求,想了想,还是打开了,不等那边的人说话,便脱口而出:

    “不要阻止我。”

    葳夕先是一愣,随后便笑道:“我是这么不开明的人吗?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去了,可就要被卷入大麻烦中,即使如此也不改变主意?”

    城畔生摘下眼镜,“无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