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然·凡塔斯
    荒城的军区廷位于南部,和历史悠久的赤城不同的是,荒城的军区廷的相当的富有科技气息,不管是街道还是地面都有来回的机器人,建筑风格也多是金属类。

    如果不是经过了一系列二审查才进来的的话,城畔社个几乎以为自己来到了中心区的商业街。

    自从昨晚知道军区廷是卫星监视的死角后,他几乎立刻就确定了沙霏雪的位置。再联想到峥的说法,一个活生生的五千级住在三楼,但是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怎么看都是普通人。

    开始的时候,城畔生怀疑的对象是自由军那边,但是先不说沙老爷子或许是自愿去的,光是以那些人现在正在逃命的处境,肯定不会冒险潜入飞沙城。

    当站在刻有‘凡塔斯’字样的大门前的时候,同样出身上将之家的城畔生轻轻叹了口气,这也太豪华了。

    在这座城中,能在舍耶夫家中来去自如,之前那个拥有s级权限的女人既不是什么重要犯人,也不是什么军部要员,在这荒城中,有这个身份地位和她挂上钩的,除了然·凡塔斯,想不出还有谁来。

    “请问是什么人?”

    门口的守卫虽然没有显出什么敌意来,但还是非常的戒备。一个上将的大本营,来拜访的大多都穿着军装,或者西装革履,就没见到过这么些随便的家伙,竟然还是走路来的!

    城畔生身后站着结智和空青,说道:

    “我是城畔生,有事情要找凡塔斯上将,现在他应该在家吧。”身为一城驻将,并不需要随时随地都要在边缘区待着,而且,凡塔斯被称为是最不敬业的上将。

    两个守卫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良久才拿出专门的机器来,“请……请验证您的身份卡!”

    白色的带有绿色圆形晶片的卡片在那扁平的机器上面一扫,一道光屏便弹了出来,姓名、照片、职业及年龄等全显示了出来。

    绿光滴滴亮起,显示验证通过。

    竟然真的是城畔生!

    还没等两个守卫反应过来,他们的联络仪便响了起来。

    “喂,上…上将!”男人赶忙换了一副语气,“抱歉……哦哦,好的,属下明白了!”

    挂断后,那个男人深吸了一口气,朝少年鞠了个躬,说道:

    “非常抱歉,上将邀请您进去一叙,但是请另外两位就在旁边的休息室里等。”

    “带路。”城畔生没有多说任何的话,性子好得让另外两人怀疑他身份的真实性。

    这时候,一辆白色的悬浮车停在了大门口处,一个身穿白色燕尾服的老爷子走下来,将右手放在胸口弯了下腰,温和的笑道:

    “请城机械师上车。”

    简直就是古代电视剧里常上演的执事风范!

    等坐上车后,城畔生才知道为什么要坐车,蜿蜒的小路又长又曲折,连悬浮车都足足走了五分钟!

    而凡塔斯家的建筑风格,怎么说呢?大概算是优雅典范,简直就和以前某些国家里的所谓的宫廷一模一样:倾斜度非常大的蓝色房顶,白色的主体建筑,还有那些勾勒出的非常繁复的金色花纹。

    这些东西不是应该出现在某些高级的宾馆吗?城畔生略感黑线,虽然知道这些出城家外都有家族企业,但是凡塔斯家是不是有点过于张扬了?

    对了,还有那些火红的花丛。

    里面更不用说了,光是那将近两吨重的的吊灯就能闪瞎眼睛,说是金碧辉煌都一点不为过。

    “哎呀,城机械师比想象中的看起来要成熟嘛。”

    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人,兀的让城畔生头皮发麻,一股寒意从背后窜了上来。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他顿住了脚步,这个人都已经快要将那长长的楼梯走完了,如果自动出声,他根本就没有发现!

    明明楼梯就在大门的正对面,就在他不远处,这个人竟然能不留痕迹的避开自己的感知——然·凡塔斯。

    “凡塔斯上将,贸然来访,还请见谅。”城畔生先朝他低了一下头,表示礼貌。

    这短短的时间里,男人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城畔生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自然地闪过错愕,表示他仍旧没有感知到。

    不好、不好,不好!城畔生表面上虽然没有任何的表现,幽深的双眼也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但是心里却已经开始警铃大作。

    在他这几年遇到的人中,除了歌灼月,从来没有谁能像这个男人一样给他这种难以琢磨的感觉,就连囚天都比眼前这个人来得坦诚!

    等安安静静的坐下后,他才开始打量这个男人,不得不说,这个人绝对是几大上将中的奇葩。

    明明年纪比他父亲都要大一点,但是看起来却像是蔚·凡塔斯的哥哥一样,除了眼角的皱纹以及鬓角的几根白发,很难想象这个人是一个中年大叔。

    而且,正要比喻的话,他更像是一个艺术家——穿着宽松的白色浴袍,亚麻色的长发带点自然卷垂在背心,眉间漏下了几丝显得非常的优雅潇洒。

    “我跟你父亲同辈,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叔叔。”然·凡塔斯全程嘴角没有笑,但是眼睛却一直温和的直视着对方,看起来似乎非常的温和,但是却让人觉得莫名的有侵略感。

    城畔生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后,摇了摇头,“我想不需要,您知道的,我现在都是以机械师的身份在游走,父辈什么的,跟我无关。”有问题,这个男人绝对有问题!

    然·凡塔斯一顿,从那位管家手里接过一杯红酒,晃了晃,宛如鲜血,而后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认这层关系,那可真是遗憾了,不过……”他顿了一下,“小小年纪,你锋芒太过了些。”

    “你……”城畔生想要站起来,但是强大的精神力却将他往沙发上狠狠一摁,竟然丝毫都动弹不得。他想都没想就要动用尊势,但是当那个强势的精神力进入大脑的时候,却不得不停下了动作。

    “太天真了,还要保住小命就安静一些,再说,你忘了来我这里是要干什么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