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千丝万缕
    离开凡塔斯家的时候,偶然遇到了修·凡塔斯,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的意外,但是此时此景,城畔生不得不多想一层。

    照片上的女人,修·凡塔斯,还有舍耶夫家族,还有不知身在何处的沙天,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莫名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饶是以城畔生的脑子也不由觉得一团乱麻。

    几人离开点心店还没走多远,一亮低调的黑色悬浮车便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以他机械师的眼光来看,这车型的配备非常的特别,更别说车身前面似乎有一层什么东西遮挡住了标志。

    “谁在里面?”

    他不着痕迹的挡在空青和结智的面前,这是军用悬浮车!城畔生投中无数的猜测忽闪而过,难道是来抓他的?

    但也不对呀,如果要抓他,也不可能这么的明目张胆,何况还把标志遮住。

    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男人的脸来,利落的短发和锐利的双眼,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

    但是城畔生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虽然气质差了十万八千里,看起来也要更年轻一些,但是这长相也太明显了,彦·凡塔斯,正是那位凡塔斯上将的亲弟弟!

    一猜到这个人的身份,城畔生的深色就变得微妙起来,这算个什么事儿?前脚哥哥找自己啥亲家,现在弟弟又来算账。

    “城机械师,方便上车来一叙吗?”不只是气势,就连语气都非常的冰冷。

    城畔生一愣,这不像是找茬的节奏啊?保险起见便说道:“如果你保证不动手的话我就答应。”

    车上的男轻飘飘地扫了他一眼,说道:“城浩霖怎么会有你这样畏手畏脚的儿子?”

    “哈?”

    城畔生一阵无语,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问他要去哪儿。彦·凡塔斯并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发动了车子,开了一阵后便停在一处人烟稀少的街道边。

    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黑色悬浮车,偶尔路过的人也顶多打量一眼而已,如果有识货的人的话则是不着痕迹的避开,儿就没有人知道里面坐着的人是怎样的人物。

    既不是什么住处房间,也不是什么休闲场所,似乎是看出了少年的想法,彦·凡塔斯便说道:

    “我在这里好歹算是个名人,不好带你们去公共场合。”

    好恐怖的洞察力,城畔生想道,便问他:“找我有什么事?为了昨天我大闹舍耶夫本家吗?”这个人是雷尔克·舍耶夫的女婿,理所当然会找他报仇。

    谁知中年男人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将唐·舍耶夫安排到确实是我的命令。你知道的,这种姻亲是最难处理的,我只是将他安排在技术部里。”

    男人的神色依旧非常坦然,城畔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个情况,要知道,人越是身处高位就越自以为是,这种这么讲道理的人几乎已经找不到了!

    按照彦·凡塔斯的解释,原本唐·舍耶夫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好好地待在技术部,但是后来趁他这个姐夫出差,就买通了他的副将,擅自将升职到管理层的申请书批准了。

    现在事情暴露,那个副将自知完蛋了,便已经主动袒露罪状,沙蒙工作室内奸一案算是告一段落。

    “你就一点也不在意我拆了舍耶夫本家?”

    城畔生问了一句,受到了来自男人的冷眼。

    “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城畔生顿时噎住,该说这个人理智呢?还是不近人情?不,总之他应该为雷尔克·舍耶夫感到悲哀,有这么个讲理的女婿。

    两人本就不熟,性格年龄又差得远,说了几句话后就陷入了沉默中。既然对方没有找麻烦的倾向,城畔生也打算告辞了,正在想借口的时候。

    彦·凡塔斯突然问道:“刚刚和你在一起的那个青年是修吧?”见少年点了点头后,便说道:“十几年不见,已经变得这么稳重了。”

    其实在他提到‘修’这个名字的时候,城畔生便觉得他的语气莫名的欣慰,现在一看果然有关系。

    “我很好奇,修·凡塔斯和您是什么关系?”

    谁知男人竟然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和他不是合作伙伴吗?他连自己的身份都没告诉你,这孩子。”本来不算面善的男人竟然奇异的带着几丝温和。

    看了眼少年懵逼的眼神,便叹了口气,“也难怪,他离开家已经有十六年了,修·凡塔斯是我的亲侄子。”

    城畔生瞬间瞪大了眼睛,觉得一定自己是耳朵出了幻觉!

    “他是蔚·凡塔斯的亲哥哥?!”也就是说,修·凡塔斯是凡塔斯上将的亲儿子……“可是不对呀。”城畔生突然想到了什么。

    “凡塔斯上将的家属资料里明明只有一个儿子。”

    话到这里,彦·凡塔斯却不愿意再多说,只是将他们送到了下榻的宾馆后便离开了,留下一脸懵圈的城畔生无力吐槽。

    随后他叫结智又查了一下然·凡塔斯家属资料,除了依旧显示一个儿子、弟弟、侄子……就是没有修·凡塔斯的名字。

    “再往十六年前查。”少年坐在套房餐厅的咬牙说道,这关系怎么越来越乱了?

    随后结智摇了摇头,城畔生有气无力地摊在桌子上,果然还是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吗?看样子果然只有去杀了雷尔克·舍耶夫。

    这时候,小东西有叫嚷道:“主人,我发现了凡塔斯上将妻子的资料,虽然只有名字。”

    小东西指着上面然·凡塔斯配偶那一栏——秋澜,不过却只出现在十六年前的资料上,这样的现象只有两个解释:要么离婚,要么死亡。

    然而,他们依旧什么都不知道。

    木风扬鄙夷地看着他,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应该救人吗?”别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城畔生没有接话,今天遇到了一系列的事情他没有细说,另外两人也就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这些事情看似都没有关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要准备动手了,就越是感到不安。

    这么大一盘局,作者的脑子不够用了,请求支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