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那个女人
    不管怎么调查,反正就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他终于泄气了。当务之急就是救出沙霏雪,他们既没有能和凡塔斯匹敌的实力,又没有什么有用的筹码,想来想去也只有杀了雷尔克·舍耶夫这一条途径。

    原本因为在那个男人的脑子里植入了微型炸弹,这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就在晚上的时候,结智突然报告说对方将炸弹拿掉了!

    这让城畔生越加烦躁,这样一来又要延长救人的时间了,毕竟他们需要一点时间来计划准备。

    而就在这边紧张的策划的时候,修·凡塔斯已经来到了荒城绿洲的边缘地带。这里位于城外的一处小高地上,脚下就是一片戈壁,托沙耶路河的福,这里的土壤还算肥沃。

    其实,城畔生只要多想一点就会发现,布莱克莱恩产业遍布全球,但是偏偏就荒城没有任何的分部,仅仅只在响风城有一处五金商城。

    正是如此,修·凡塔斯却来到了这里,明显不合常理。

    清晨的小高地非常的动人,河边有一幢木头已经变成深褐色的木屋,屋后是一片花海,鲜红如燎原之火。

    青年穿着白色的衬衫,从屋子里出来,亲手提了一桶水来到后面的坡地上,用一种藤瓜做成的容器给花浇水,用力一撒,清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曼珠沙华发于夏初,落于秋末,花叶因为不同时而永不能相见,因此常用来形容凄美的爱情。

    修·凡塔斯将水撒出去,撩上去的袖子露出一颗紫色的吊坠,“真是的,那个女人爱的东西就和她自己一样,你说是不是?”

    明明空无一人的地方,他却如此问了一句,这时候,山坡顶上,一个男人缓缓坐了起来,回答道:

    “是啊,她的美丽仿佛还在我眼前。”

    男人神色犹如木头一样,但是却固执的扯起了嘴角,眼中的温柔丝毫不作假。

    “鸾叔,虽然她经常叫你笑一笑,但是不用总是这样勉强自己。”

    修看着这样的男人也不知该感到同情还是悲哀,求而不得,莫过于此,当年那个男人竟然已经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明明才到中年却已经满头灰发。

    “我已经改名字了。”

    “澜仇吗?”青年走过去坐下,“真好,今年的花依旧开得这么鲜艳,就和小时候一样。”想了想,他又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了句不一样。

    澜仇没有说话,随后便有躺了下去,空洞而麻木的双眼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时而变得温柔,时而变得狰狞。

    随后,修又问他,“这次回来不打算离开了?”

    澜仇嘎嘎怪笑了两声,“这次,就快要了断了。”说着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青年的手腕,说道:“你这个坠子可以给我吗?”

    修·凡塔斯反射性的遮住那根坠子,拒绝的态度很明显。

    “你小时候很听话的。”

    “我已经长大了。”

    澜仇闭上了眼睛,“是啊,长大了,知道应该找仇人报仇了。”

    修·凡塔斯顿了顿,干脆将桶一把推到,任由水慢慢从山坡上流泻下去,问道:“呐,你中的了断就是借着城畔生的手?”

    “嘿嘿,才开始呢。”男人让机器人重新打了一桶水来,亲手浇花,“这是她的花,要仔细点才行。”

    对于他这种痴状,修·凡塔斯只是叹了口气,随后拿来一点面包和牛奶递给他,这么早跑过来多半没有吃早饭。

    谁知道男人吃着吃着就呜呜的哭了起来,“真好,真好,你还记得她的话要多喝牛奶……我每天也有坚持的。”

    青年闻言便转身回了小木屋,过去的事情,太过执拗了反而不好。他走到一间卧室里,看着一张小小的梳妆台上的照片,一个和沙霏雪差不多大的白衣少女笑得好不美丽,背后绚烂的曼珠沙华一如她一般绽放着。

    “等着,一切都要结束了。”

    修·凡塔斯握紧了手上的吊坠,澜仇什么时候走的他也不知道,久违的,又在这里住了下来。

    另一边,凡塔斯家。

    奢华依旧的房子,金碧辉煌,但是却空荡荡的叫人心里发寒,就像这栋房子的主人一样。沙霏雪紧紧盯着面前的照片,火红的花田里,白色衣衫的少女仿若自然的精灵,但问题是这人和她长得非常的像!

    “这……是谁?”

    少女面前的男人斯文优雅,浑身透着一股艺术家一般的气质,但是没有来的让人觉得想要后退。

    “你可还记得自己母亲的长相?”

    沙霏雪顿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听爷爷说他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被有钱人调戏,逃跑的途中出车祸过世了。

    “是吗?”男人似是有些失望,“和她长一样的人你怎么能不记得呢?”

    少女见状悄悄往后面挪了一下,双眼怯生生的。和记忆中的某些场景是如此的相似,然·凡塔斯盯着她,想要看出和某个人一样的气质来,结果让他非常的满意。

    不好的预感袭击了沙霏雪,这个人是怎么回事?“那个,请问你能……啊~”放我走三个字还没出口,少女就被精神力侵袭晕了过去。

    然·凡塔斯亲自将少女抱到床上,看她沉睡的模样,温柔地说道:“你怎么能想要我呢?”在他眼中,沙霏雪俨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轻轻地拂过少女额前的发丝,露出光洁的额头,这样更像了,他想到。突然,然·凡塔斯觉得自己本来已经快要死去的心开始跳动了。

    不经意间转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竟然已经出现了皱纹!而少女则是肌如凝脂,尽显青春活泼。

    不过这样才好,他感慨了一句,上天一定是优待了这个女人,所以才给了她这样年轻的身体。

    男人俯下身去,欲要再亲近一些,这时候,管家在外面说道:

    “上将,少将他回来了,说有事相商。”

    然·凡塔斯狠狠皱了一下眉头,“现在?”

    “是的,他说发现了澜仇的踪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