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葬送
    城畔生逃跑了。

    谁都没有想到原本已经受到重创的少年竟然还有力气逃跑,但是空明闲却并不怎么焦急,因为那个臭小子还在他的精神力领域里。

    “你们两个,先把雷尔克送去治疗。”雇佣兵已经在爆炸中全死了,好在剩下的两个都是值得信赖的。

    吩咐完之后,他便解决了还在围攻的机器人,精神力一震便将这些机械弄散了,随后便腾空而去。

    空旷的沙漠中,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少年砰的自天空落下,沉重的呼吸伴着低低的呻吟声。

    “噗!”城畔生没控制住,喷出一口鲜血。但是他没有停下脚步,遥远的地方,有城市地灯光在闪烁。

    意识已经变得很僵硬、很模糊,他的眼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刚刚空青那边发来了求救信号……想要去救他们。

    脚下,鲜血因为伤口的崩裂滴滴沥沥的落下,浸入沙地上,留下一串腥气。在城市的外延是自然的世界,这里有许多潜伏在暗处的凶猛野兽,它们被血腥气所引诱,窸窸窣窣的跟在伤者身后。

    红眼巨蜥一般可达两米,是沙漠中常见的一种肉食猛兽。鲜美的血肉在不断地跳动着这些野兽原始的本能,尾巴不耐的拍在沙地上发出沙沙声,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一只敢冲上去。

    仿佛那个快要垂死的少年身上有什么力量使这些野兽惧怕,正在暗中观察的双眼露出严肃的光芒。

    “臭小子,你哪里跑?”

    老人的厉喝由远而近,但是正在地上行走的少年置若罔闻。空明闲气极,用精神力将人拎起来,正要动手,随后却爆发出一阵大笑。

    “原来是已经快要死了!”

    只见悬浮在空中的少年还在下意识地挣扎,但是他的气息却变得非常的微弱不说,**的温度也在下降,就连瞳孔都开始在扩散!

    这分明是将死的边缘。

    空明闲冷哼一声,像是丢垃圾一般抛下少年,任由他跌落,这个五十米的高度,足够甩掉他最后的一口气。

    看着城畔生掉落在茫茫的黑夜中后,空明闲便想转身返回,却在转身的时候停了下来。沿着河流平原从海上吹过来的风微微有些咸湿,听在耳朵里就像是谁的低声轻笑一般。

    他倏地挥手,一道将近一丈长的气流便划过空气朝身后飞去,但是却在不足十米的地方化作风消散在空气里,带来一股股的凉意。

    “谁在那里?”

    空明闲一手拧出一根尖刺,全身戒备。

    “我竟然从来不知道,空谷中会有你这样的人?”只见一个带着眼镜的青年出现在半空中,他的身旁,失去意识的城畔生正被强大的精神力保护着。

    “你是谁?!”就算这个男人看起来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但是没有来的让他觉得心里没底,更重要的是,他竟然看不透这个人的实力!

    “你说,要是我此事告诉空长老,你会有什么结果?”

    空明闲瞪大了眼睛,在心里告诉自己忽视对方的威胁,“哼,小娃娃你既然知道空谷,那为何还敢阻拦我?”

    想自己当年进入空谷一脉的时候,是多么的荣耀!老人这样想着,那可是精神力的发源之地,目中无人已成为习惯。

    青年不经没有任何的惧怕,反而低笑起来,“我以为我手底下那个小弟子都已经足够自负,没想到你还要更胜一筹。”他越说声音越冷,“空谷一向禁止弟子参与俗世纷争,可你现在却为了家族私欲就要杀害大名鼎鼎的城畔生,不知道空长老会怎样处置你?”

    听他说完后,空明闲神色数变,最后停留在铁青上。

    空谷一脉的人自联盟成立便遁世消隐了,门内弟子最的禁忌就是参与外务,违者会受到极为严重的惩罚!

    面前的青年说得言之凿凿的,显然是了解一二的人。

    思来想去,他的眼神由焦急变成冷酷,定格在青年身上后变成了肃杀,既然如此就只有杀人灭口这一条路可走了。

    青年轻易地躲过对方攻击过来的气刃,“这样一来,即使杀了你这个违反规矩的弟子,相信空谷一脉也不会拿我怎么样。”

    说着便穿过空明闲操纵的精神力空间,隔空搧了他一耳光,直接将人从空中打落地面,鼻血长流。

    “你……”空明闲一手摸着自己的老脸,气得浑身直颤。

    青年冷笑着正要冲上去,却被身边城畔生急促的喘气声叫住了动作,只见少年脸色青白灰败,浑身都已经开始神经性抽搐了。

    不能拖了。他轻叹一声后,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便踏空而去。

    另一边,在空明闲离去后不久。

    峥立刻将昏迷的主人抱起来,往飞沙城的方向走去,“表少爷,趁现在我们快去医院!”

    零·凡塔斯顺势站定,却没有动,黑暗中,摇曳的火光将他的神色映的晦暗不明。

    “表少爷,您……”峥的话被噎在了嗓子里。

    乘着悬浮板从空中落下的两人慢慢走了过来,一个青年带着温柔的笑意,长发少年神色冷漠,在黑夜中悄无声息。

    待看清了两人的长相后,峥慢慢地后退了两步,“凡……凡塔斯少爷?你……您来这里做什么?”好奇怪?男人在心里想到:这个少年明明算是舍耶夫家的姻亲不是吗?但为什么此刻却让人觉得不安。

    “哎呀,舍耶夫族长伤得挺严重的。”修·凡塔斯脚步不停,“看来不复当年‘英勇’了。”

    当看到这个青年的时候,峥的表情是惊恐的,不由分说的带着主人就要再度后退一段距离。

    “你要对主人做什么?”

    “你说呢?”

    青年反问了一句,和蔚·凡塔斯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武器,砰砰两声。

    虽然伤势严重,但峥毕竟是五千级,险险地躲开了两发子弹,此地不宜久留。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打算趁着对方的间发时间离开。

    然而,现实却远远超过他的预估。

    ‘噗嗤!’当胸口绽出血花,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的时候,峥艰难地回过头去,看着那个手持电磁炮的青年问道:

    “表少爷,为……为什么?”

    零·凡塔斯将武器丢还给身边的机器人,神色冷漠,扯下手套说道:“你们,怎么能和她相比?”

    随后,三个姓凡塔斯的男人再度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夜空下几声空旷的枪响,葬送了舍耶夫家族的领导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