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神秘人
    一片老旧的住宅区中,身穿白色的长裙的少女在夜色下机械似的奔跑着,体力严重透支的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眼泪只是无声地流着。

    身后凡塔斯的亲卫队乘着悬浮板穷追不舍,更有几个手拿发射器,装有麻醉机的针头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破风声呼呼划过,躲在暗处的少女掉头朝其他方向跑去,现在不是和这些人纠缠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找到城畔生救空青姐姐。

    沙霏雪扶着斑驳的墙壁,看到前面霓虹的光亮越来越强,快要冷掉的心开始活过来。只要走到人多的地方,这些人就不敢这样明目张胆了……原本空洞无神的双眼渐渐亮起了光芒。

    那个人没有按照约定的赶来,肯定是在战斗的时候没有看到,现在只要找人借一下光脑,就一定能联络上他。

    拐过弯,一条不足二十米的巷子,外面的呼啸的悬浮车和鼎沸的人声清晰可闻,更别说五彩斑斓的灯光。

    少拿一手撑着墙加快了步伐,嘴角甚至露出了笑意。

    “找到了!”

    身后传来气急败坏地叫喊声,沙霏雪不管不顾的开始往前跑,肩膀上蓦地刺痛。

    “唔~”她低吟着伸手抓过来,透明的针管中红色的药水只剩下了一半。

    不好,要快点逃!抱着这样的念头,她几乎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开始奔跑,但是不足十五米的巷子却长得犹如黄泉之路。

    双腿开始发软,心跳也变得紊乱,眼前本就不明亮的世界越加混黑……快要失去意识了。

    “艹!这女的真难抓!”

    “麻醉针剂量用得是不是有点多?”其中一个男人有点担忧。

    “这可是上将要的女人,我们快带回去找医生看看。”

    说着有人朝快要站不稳的少女走过去。

    沙霏雪靠在墙壁上,粗粝的墙面磨得她后背生疼,见有男人靠近自己便绷紧了神经,调动起不多的精神力来。

    “不要碰我!”她尖叫着,她绝对不要再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凭着这股恐惧的心情找回了一点理智,随后用尖锐的指甲在手臂上狠狠划了一下。

    两寸长的伤口传来剧烈的痛疼,使她更清醒了一点,眼看几个男人被精神力击退后又朝巷口跑去。

    还差一点,但是这次的敌人却换成了她自己,要在大剂量的麻醉下保持清醒,艰难如斯。等离巷口还有一米的时候,双腿一软便倒了下去。

    “我要救他们……”

    少女靠坐在墙下,周身伤痕累累,缓缓举起了伤口还在流血的左臂。抬起右手,迷离的双眼在努力地对准焦距,只要再清醒十秒钟就好了。

    迷糊的她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在不受控制的上升。

    “你……是谁?”

    梦中有一双非常美丽的眼睛,冰蓝色的就像是世界上最干净的雪山天池一样,平静无波。

    “不必这样。”

    眼前的人声音就像是月亮一般空灵。

    温热的眼泪从少女的双眼里落下,“我要……救、他们。”被药剂夺取意识的双眼里,空洞中却依旧带着悲伤。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少女固执的要划伤自己的手臂,温暖的血液溅到了脸上,但是却没有感觉到新添的疼痛。

    随后而来的黑暗终于将沙霏雪的意识吞没,也就没看到那双冰蓝色眸子里的惊讶。

    男人怔怔的看着手背上的伤,白的透明的皮肤上一道血痕触目惊心,自己,为什么要用手替她挡住?

    百思不得其解,他只是将少女抱着离开,就像是一道影子一般,被封吹散在街边。巷子里,几个男人倒了一地,了无生息。

    等第二天副官蹒跚着回到凡塔斯家的时候,看着几具尸体久久无言。

    凡塔斯坐在轮椅上,神色冷漠,“他们的大脑被精神力破坏,几乎是在瞬间的事情。”

    “可……可是那位沙小姐不可能有这个实力才对。”青年怎么也想不通,这些经过训练的亲率军竟然会不如一个强弩之末的小丫头,更别说明明还有装备在手!

    “现场发现了一支针头上沾有她dna的麻醉剂,并且已经少了一半。”这说明少女应该是已经被控制了的,但结果却是他的属下死了。

    无疑是有人救走了沙霏雪,副官意识到这一点,“属下办事不利,自愿受罚。”

    “不怪你,下去疗伤吧。”然·凡塔斯依旧穿着浴袍,但是身上去缠满了绷带,伤势之眼中,连治疗系统都不能令其在短时间内恢复。

    能让三千级瞬间脑死亡的人,即便是他的副官对上也只是送死。

    “去二楼。”

    管家微微颔首,推着轮椅平稳地往后面走去,在楼梯口停下改用精神力操纵。来到二楼转角处的房间里,原本是关押沙霏雪的地方换成了另外一个少女。

    只是身份不同,待遇不同,实力高强的空青曲腿坐在床上,双手各被一条黑色铁链拴住。由这种黑色金属制成的不止这两条铁链,还有固定铁链的架子,几条手臂粗的金属成了少女的囚牢。

    身穿蓝色裙袍的她宛如一只被关住的精灵一般。

    “说,除了第一军校的几个学生外,你们还有什么外援?”

    然·凡塔斯接过管家递来的一根手杖,用来指着少女。

    对于他的问题,空青心里闪过很多猜测,最后定格在结智等人逃走了这一条可能上,但是嘴上什么也没说。

    这种不配合的态度激怒了本就不爽的中年男人,他冷哼一声,手杖直接戳中衣服上透着紫色的地方。

    伤上加伤的痛感使空青本就苍白的小脸,冷汗淋漓,却更加咬紧了牙关,鲜血的流动使蓝裙上的紫色在蔓延。

    “她不是替代品。”

    原本她和结智正在等城畔生的消息,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一件事——这个男人竟然要对沙霏雪用强!

    开什么玩笑?那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单纯女孩儿,怎么可能因为这个疯子毁了!不得已之下,她和结智便硬闯了凡塔斯上将的本家。

    少女这句话正中然·凡塔斯痛心处,“那就是澜!她原谅我回来了!”男人狠狠打了少女一杖。

    “悲哀。”空青白皙的小脸上,一道紫红的印子迅速转为黑红。

    在和结智监视的时候,她们也知道了当初那张照片上女人的身份,以及她悲哀的过去……

    嗷嗷,再有两章就揭秘了~

    大家要不要猜猜看,看看咱们的脑洞是不是一样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