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失踪
    “霏霏,你醒了?”

    结智惊喜的声音传入耳朵,让沙霏雪从无尽的梦中清醒过来。

    “你们……都没事吗?”

    她缓缓坐了起来,发现房间里只有柚子、木风扬还有结智。两个少年身上布满黄沙,嘴角还有干涸的血液,凌乱的发丝和衣衫显得狼狈不堪。

    而结智脸上的损伤依旧那么触目惊心,这说明她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梦。

    “我们要赶快去救空青姐姐才行!”说着就要下床,但是麻醉剂的药效还在,虚弱的不行,“他呢?快让他回来救人。”

    在沙霏雪眼里,城畔生就是神一样的存在,无所不能,但是这一次却完全不同。一提到那个人,就连柚子都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木风扬更是干脆撇过了脸去,一言不发。

    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沙霏雪的小脸开始变得惨白。

    “怎……怎么回事?”她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人,“柚子,风扬,你们说……说话呀?”不会的吧?难道那个人出事了?

    清晨的太阳投射下灿烂的光芒,新的一天开始了,但是众人沉重的心却被昨夜的噩耗给拖住了。

    最后,结智叹了口气,“霏霏,主人失踪了。”昨天晚上发送求救信号却没有等来人,解决掉追踪的人后,他便通过卫星知道了一切,等他冷静下来想用卫星定位主人的位置的时候,却什么都找不到。

    听完后,沙霏雪又哭又笑,虽然不是最坏的结果,但她依旧难以承受。

    “结智,还有其他办法可以找到那个家伙吗?”木风扬看着窗外,荒城早上的太阳已经很耀眼了,但是却驱散不了心里的阴霾。

    小孩儿有些苦恼的皱起了眉头,“有是有,但是主人那边没有启动,即使是我也没办法单方面启动查找指令。”

    这不是个巨好的消息,但是却总比没有方法好,“那就只有试着更改程序了。”木风扬握紧了拳头。

    结智体内的程序才是结智系统的司令塔,也就是说,如果更改了他体内的执行程序,改变查找的限定,说不定就能找到城畔生所在了。

    混蛋,这次一定要你还!少年这样想着,便拿出了自己的工具箱。

    见有了办法,沙霏雪也不再愁眉苦脸,而是帮着结智他们工作,毕竟她也是机械师,虽然在智能程序这方面不擅长,但是总有用处。

    突然,她想到一个问题。

    “是你们把我送到这里的吗?”记得昏迷前确实有一个人救了她,谁知道她这样一问,其余几人却同时停下了动作,神色古怪。

    “霏雪妹子,不是你发消息让我们来这里的吗?”柚子傻乎乎的挠头,头顶上,拉拉度嫌弃地给他扒拉发丝里的沙子。

    “确实非常奇怪呢。”结智皱起小脸,使他本来就有一个大坑的脸更加狰狞,“我们来的时候你就睡在床上了。”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人拼命跑过来的样子。

    这时候,木风扬指着她手臂上的伤问道:“这个,是你自己处理的吗?”

    抓痕?她看着自己的左臂,突然低呼一声捂着自己的小嘴——竟然只有一条伤痕!昏迷前明明记得又看到过伤口的。

    事实很明显,有人救了沙霏雪。

    柚子惊喜地说,会不会是老大回来了,救了沙霏雪后又跑去救空青了。才说完就被木风扬狠狠地拍了一下,一转头就对上少女泫然欲泣的双眼,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对……对不起。”

    “嗯,没事~”沙霏雪擦了擦眼泪,暗道自己真没用,“只是忍不住而已,我去吹吹风就好了。”一想到那个人可能受了很严重的伤,一想到空青姐姐或许正在凡塔斯手里受苦,她就难以平静。

    说着往外面客厅的阳台走去,这栋酒店位于一个高地上,周围有一片棕榈树林,非常的安静而优美。

    少女蜷缩在阳台的角落里,抱着腿,既没有声音,也没有动作,两行清泪无声地流着。

    清新的阳光伴着凉风吹来,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

    “为何哭?”

    清冷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在耳际,没有丝毫的压低,但是屋内的几人却什么都不知道,仔细听,原来那声音只是对自己响起。

    少女的目光放在来人的手上,带着白色的手套,除了冰蓝色的眼睛,这个人一切都是神秘的。随后她撇开视线,低声道:

    “就是觉得伤心。”她将小脑袋埋在臂弯里,“大家都受伤了,可我什么也做不了。”除了拖累,她没有任何的价值。

    男人似乎是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就只是站在旁边,良久,一只小手拉住他的袍角。

    “嗯?”低头,看见少女仰着小脸,眼眶微红,双眼几乎比还没被灰尘沾染的阳光都美丽。

    “给我看看你的右手。”

    沙霏雪一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就知道是这个人救了自己。

    “不必。”男人不太习惯别人的亲近,一边想要挣脱,一边却站着不动。

    少女直接抓过他的手,扯下了手套,白的透明的手背上,已经干涸的血痕显得触目惊心,“都没有好好上药。”

    说着往客厅里跑去,还回头说千万不要走。

    沙霏雪随后拿来了酒店的急用药箱,“这里没有治疗仪,你忍忍。”

    从始至终,男人的双眼都非常的平静,“不用上药。”才说完,他便觉得有泪水滴在了手背上,温热的,为何又哭了?想不透。

    “我……我们说话别人听不见?”

    “嗯。”

    这个神秘人的话少得可怜,但是沙霏雪却觉得这是最大的安慰,下一秒温温柔柔的哭泣便成了嚎啕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她蹲了下去,“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绑架我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伤害我的朋友?!”

    她的情绪让男人不知所措,更让他错愕的是接下来少女的动作,就像是一只可怜的猫一样趴在自己怀里!

    “那些军部的混蛋!全都是混蛋!我一定要报复他们……”

    阳台上,少女哭得声嘶力竭,屋内,三个人也因为程序弄得满头大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