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被困
    荒城看起来一如平常的安静,戴着头巾的人们走来走去,谁都不知道那些头巾下的脸是什么样子。

    虽然不能将沙霏雪等人公开缉拿,但是这并不妨碍然·凡塔斯找人的决心,暗中有不少的便服士兵在来回穿梭,高空监视无人机成了他们最大的利器。

    结智和木风扬决定先离开荒城主城,商议了一番后,将落脚点放在了飞沙城沙蒙工作室总部,经过城畔生的清理后,那里成为了目前最安全的地方。

    在对高空监视无人机进行短暂的干扰后,他们利用城畔生之前办理的假身份,成功地逃离了荒城。在沙蒙工作室了,新上任的副部长为他们做了非常完善的保密工作。

    “不用担心,凡塔斯就算找到了这里也不敢随便闯进来的。”青年这样保证,让疲于奔逃的几人稍稍松了口气。

    “对了。”木风扬突然想起了什么,“代号三十三他们呢?”

    林初上想了想,“两天前似乎是被他们的上司叫走了。”

    “确定是上司?”软软的童音有点严肃。

    木风扬等人对于ind-zap不甚了解,但是结智不同,和主人一起同这些人打交道好多年,对于他们的内部运作的了解不说时分至少也有七分。

    一旦有成员进入了任务,即使是各组的队长也不能随便将人召回,除非走申请程序,获得当权者的许可才行。

    但是林初上不会说谎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ind-zap真正领头的来了!

    飞沙城外穿着黑色制服的青年额头上出现细细的汗珠,即使精神力很高,也依旧难以抗衡人体的基本条件。

    但是他却犹如没有感受到一般,静静地站在悬浮车边。边上几个属下更是一动不动,淡定得就像是木头一样,逐渐变得灼热的阳光下,黑色的制服几乎要变成焦炭。

    “热吗?”

    代号三十三等人齐声道:“热。”

    “耐力不错。”葳夕笑道,说起来,这点温度根本就不如他们平时训练的严苛。

    这时候,被热气弄得扭曲的大地上,一个身影由远及近,明明扎眼前这个人还只是能看见影子,泪水糊了眼后再睁开便已经来到了面前。

    “首领,安好!”

    “嗯,出发。”

    来人穿着黑色的ind-zap制服,银白色的长发垂及腰下,明明是高达五十度的天气里,但是一看到闭着眼睛的男人却像是寒冬来临一般。

    坐上车后,狭小的车厢内感官变得尤为敏锐。葳夕的视线定格在自家首领的右手上,即使带着白手套,但是那股淡淡的血腥气和药水的味道却瞒不过他。

    神色骤然变得严肃,“首领,请让属下看看你的伤口。”这个男人现在兼具两个重要身份,他们这边就算了,要是堂堂元帅身上受了伤,那就是一个全联盟性的大事!

    “不必。”

    歌灼月将手撑在光洁的额头上,由于一直闭着眼睛,也不知是在小憩还是在思考。

    “可是,请务必用治疗仪恢复。”

    男人只是稍稍转了一下头,即使没有睁开眼睛,但是葳夕却有一种被看着的错觉,心里一颤的同时已经知道了上司的意思。

    “属下过虑了。”葳夕自知多言,便将视线转向窗外,心里却是已经翻了天。

    首领是因为知道了荒城这边的事情有些麻烦才决定亲自出手,结果却数次独自消失。先是飞沙城一次,随后荒城又连续两天失联。

    好不容易回来了,结果不仅受了伤,一向不染纤尘的长发更是还有未干的露珠,简直就像是在室外等了一夜的样子!

    随后,便是一路沉默。

    “城畔生,可有找到?”

    突然被问到,葳夕先是一愣,随后便笑道:“已经找到了,并且我们还有额外的收获。”

    “哦?”

    葳夕调出一副小的全息电子地图,上面一个红点清晰可见,这个红点的所在地,正是离荒城不远的一处小岛上。

    这座小岛属于一座大陆岛,顾名思义,其实是荒城大陆的一部分,只是被海水隔离开来,自成一个世界。

    一般说来,大陆岛面积都比一般的海岛要大,在数百年前人类还是散居的时候,这是必定会是一个经济要地。

    但是现在这里却成了一个反联盟组织的总部。

    某个石头砌成的房间里,边上的玻璃容器里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器官,大脑、心脏……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全都放在红色、绿色这类药水中,看起来好不渗人!

    而城畔生已经在这样的房间里待了两天。

    “靠!臭老头儿,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一个白衣白发的老头儿从实验里抬起头来,包括脸在内的肌肤全都是粉红色,不正常地反光,就像是涂了油一样。

    他的眼皮上没有睫毛,光秃秃的粉红色,“你胸口的伤是怎么好的,坦白了就放你走。”

    城畔生气急败坏地指着自己依旧还在渗血的伤口,吼道:“哪里好了,这个还流血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已经知道了,但是空有一片好奇心却无法走了这个房间一步,只要一硬闯这个老家伙就放出毒气,眨眼就让他失去行动能力!

    “你当我这么多年的医生都白当了?”老头正在解剖一只硕大的变异物种,手上全是血,“首领送你来的时候伤口明明都对穿过了,但是现在内脏却都已经好了,开什么玩笑!”连治疗仪都没用过,这种愈合速度根本就不正常好不好?

    “算了。”城畔生闭了嘴,改为直接走,但他的方向却不是门,而是手拿手术刀的老头子。

    “你要干什么?”老头儿急了,慌慌张张的在口袋了找着什么东西,摸来摸去,终于找到那个小小的开关了。

    但是还没按下去,少年眨眼变来到他面前,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哐当几声,挣扎间手术工具落了一地,“放……放开~”

    “耍我很好玩儿是不是?”城畔生现在的耐心很不好。

    这时候,房间里一阵精神力波动传来,青年平静的声音响起,“请对我们家克里斯托弗医生礼貌一点。”

    城畔生任由来人将老头儿救下,冷笑道:“终于不打算躲着观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