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三十年前
    “首领,咳咳~您来了?”克里斯托弗医生剧烈的咳了一阵,粉红色的皮肤因为缺氧变成了深红色。

    “克里斯托弗医生,辛苦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来人穿着白色的衬衫蓝色的裤子,一双及膝的黑色长靴,或许是因为天气热,并没有穿蓝色披风。

    城畔生面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自由军的首领囚天,而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自由军的大本营了!

    等那个粉白色的家伙离开后,诡异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五颜六色的容器里时不时冒出一串气泡,除此之外再无动态。

    良久,囚天从门口走到离城畔生一丈的地方,双方之间仅隔一方手术台。

    “你真令我惊讶。”

    城畔生心里一惊,这家伙不是普通人,难道看出什么了?

    “你什么意思?”他后退坐在床上,冷笑着说道:“你才是令我惊讶,把我带回来不是应该关在监牢里吗?我们可是敌人。”

    囚天没有理会少年故意岔开话题的意图,“如果我把你关在牢里,才是和你彻底成为敌人了。”毕竟当初将这个人从空明闲手里救下来,可不是为了和他成为敌人。

    “哦?你认为我和你们自由军还有商量的余地?”

    “以前或许没有。”青年得逞似的笑了,“但是现在你正安然无恙的待在我自由军的总部里,你自己不这样想的,但是军部那些家伙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自由军是军部的心头大患,城畔生的身份又如此的特殊,现在的场景还不能让那些家伙怀疑二者之间的关系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

    “你打的好算盘。”

    城畔生不得不承认,自由军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个首领的功不可没。现在他被自由军救了,一回到军部,多半会被当成同伙给抓起来!

    “抱歉了,我认为你是个能审视夺度的人,所以我们现在能好好地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了吗?”虽然手段不够光明正大,但是却足够有效。这样一来,这个少年就有极大的可能会因此和他们谈判。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妥协?”

    “但现实就是如此,不是吗?”

    “嗯,好像是的。”

    少年看着窗外,由于是海岛边,还能看到一些正在喳喳鸣叫的海鸟,湛蓝的天空明媚如洗。

    城畔生既没有立刻答应,也没有回绝,但是囚天却一点都不急,而是主动提议带他去逛逛自由军总部。

    “啊,你对我还真是不设防呢。”

    明明对自由军而言,他城畔生简直就是眼中钉,因他或死或被捕的自由军精英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但是这个人竟然还想拉拢他。

    “对于人才,我一向都是抱着诚心拉拢的。”

    就他平静的表情来看,一点也看不出什么激动或是虚伪。

    “是吗?”城畔生从床上蹦起来,拨弄着手术台上各类工具,面无表情,“那你先给我说说这个女人的消息吧。”他拿出那张照片,上面的女人正是和沙霏雪长得非常的相似的女人。

    囚天定定的看着那张照片,微微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在回忆这个女人的身份,随后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嘲讽的笑意。

    “在这之前,可以先听我讲个故事吗?”

    城畔生抬了抬下巴,示意他说。

    荒城因为气候的原因,这里的巨城最后才建立起来的,在这之前,‘统治’着这里的是那些传承了数百年的古老家族。

    除了现在著名的舍耶夫之外,还有一个名为因克蒂斯大家族,那是一个超级大家族,传说富可敌国。

    即使是在联盟成立这数百年间丝毫不减弱,而在荒城巨城建立后,因克蒂斯家族达到了顶峰,这种繁荣持续了近一百年。

    不过在三十年前这座大厦倒下了。

    “他们本就在奢侈中逐渐腐朽,更别说外面还有群狼虎视眈眈。”囚天越说神色就越平静,仿若一个局外人一般。

    但是就在最后一代族长身上,因克蒂斯家族迎来了新生,在这位睿智的领导者的带领下,这个大家族开始逐渐恢复巅峰。

    “但这是其他家族所不能容忍的,在新的时代里,其他人已经不需要一个巨头在这里吞噬有限的资源,于是只能群起而谋之。”

    先是族长夫妻双双遇难,然后是本来默默无闻的旁系瓜分家族企业,低价转卖给别的家族,饮鸩止渴;最后便是斩草除根。

    “你能想象吗?”似乎是因为眼镜被灰尘弄花了,囚天将它摘下来慢慢地擦拭,“一个原本还在攻读经济学硕士的天才少年突然被追杀的场景,他带着自己年幼的弟弟东躲西藏,一边杀人,一边活命。”

    末了还感慨着那是一段美丽的日子。

    最后活下来的兄弟二人查明了当年的真相。

    “现在基本上已经只剩下舍耶夫家族还在苟延残喘。”他将眼镜重新戴上,仿佛刚才那个双眼盛满鲜血的青年是别人一般。

    “那个女人的事情呢?”城畔生看着他,说了半天还没有听到他想听的。

    囚天顿了一下,“抱歉,太过沉浸于那段记忆了。”

    在那之后就是无尽的复仇,自由军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壮大起来的,兄弟俩逐渐覆灭了当年参与过的家族。由于现在的大家族多少都和军部有关联,因此在时光的演变中,一个复仇组织被解读成了反联盟组织。

    “我们从来不会乱杀人,只是为了自己的祈祷而已。”囚天仔细斟酌了一下,说道:“不过,这个女人的死多少和我们有点关系。”

    城畔生皱眉,“这个女人是舍耶夫家族杀的?”

    “不。”囚天看着外面明媚的天空笑道:“她只是一场利益交换后的牺牲品。”

    十五年前,自由军又杀了舍耶夫家族的一个重要成员,由此引起了两方的交战,舍耶夫联合姻族凡塔斯进行围剿。

    “当年因为是秘密行动,为了引诱我们上钩,雷尔克·舍耶夫瞒着然·凡塔斯将他的夫人邀请到那艘客轮上,结果你应该猜到了。”

    凡塔斯夫人死了,死在这场权谋之中。

    囚天笑着补充了一句,“你应该不知道,当时然·凡塔斯明明能将自己的爱人送走的,但是因为怕打草惊蛇,竟然什么也没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