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 因果轮回
    沙天自‘失踪’以来,不知道让多少人担心,但是这个老头子却在自由军总部里过得非常潇洒。

    不得不说,城畔生现在非常的生气。

    “老爷子,别人已经找你找得要翻天了,你倒是好,在这儿安心搞你的发明。”

    老人依旧笑呵呵的,摸了摸花白的胡子。

    “呵呵,换个地方换个心情嘛~”

    被挖掘出来的石室呈长方形,天然的石壁隔音效果非常的好,但是这个工作室也就只有这个好处了。

    要说设备、要说装置、要说材料完全比不上沙蒙工作室,更别说,这里还是别人的地盘,还要保护自己的设计不被人偷去,可谓万世不顺。

    “我信你才怪。”

    城畔生翻了个白眼,直接问他怎么回事。

    不足十坪的工作室里,两人相对而视,一时间有些沉默,气氛开始逐渐沉重。良久,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有件事我要跟你道歉。”

    他似乎是在想要怎么开口,神情既有点苦恼又像是惭愧。

    “我知道。”城畔生看着他,现在再装傻也没必要,“你给涂尚旅做了断肢修复手术,而且多半也被澜仇知道这个技术的一切资料。”

    换言之,沙蒙工作室的立足之本被自由军知道了,而这项技术不仅是沙蒙工作室的依仗,更是军部非常看重的东西。

    要是军部知道因为沙天的缘故而被自由军偷去了,城畔生就得有大麻烦。

    沙天神情有点沉重,“你果然知道了,等我做完了这件事情就会……”

    城畔生烦躁的扒了扒头发,“老爷子你明知道我想要什么,再说这是我们两人弄出来的东西,你要怎么做我管不着。”

    他要知道的是这个老爷子为什么要跟自由军合作,沙家和凡塔斯一族、和舍耶夫一族究竟有什么关系!

    “原来你都知道了……”

    老头儿苦笑一声,似乎还是不打算说。

    原本为了不让他担心,城畔生不打算说出近来的遭遇,但是看样子不得不来一个大刺激。

    “老头儿,看来囚天没有告诉你最近我们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撩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那狰狞的伤口,将来到荒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早在看到少年的伤口的时候,沙天就有不好的预感,听他说完后更是险些一口气背了过去。显然,来到自由军这段时间里,他完全被人隔绝了和外界的联系。

    老人坐在椅子上,双眼沉痛,甚至开始淌泪。

    “我……我没想到。”他干枯皴裂的双手交握在膝盖上,微微颤抖,“我的雪儿啊~”

    城畔生就静静地坐在窗口上,看他一会儿恨、一会儿疼惜的神色不断转变,过了一阵后,说道:“老爷子,别怪我没提醒你,荒城恐怕要出事了。你要是还打算藏着不说,即使是我说不得也要跟着被弄死。”

    之前来这里本就是为了救这个老头儿,没曾想却贸贸然卷进了这些恩怨往事中。要怪的人有很多,除了他冲动行事低估了敌人外,这个老爷子显然也有部分责任。

    而且,城畔生说的丝毫没有夸张的成分,想如果不是囚天出手他已经死了,但是现在也跟死没多大区别,这里可是自由军总部!

    随后,老头儿用自己的光脑调出了一个文件夹,里面储存着大量的照片。他按照时间不断地往前翻,找到了十几年前的照片。

    一张全家福。

    上面总共有五个人,一对老夫妻,一对小夫妻,并一个小丫头。

    但是城畔生的目光却被那个笑得温婉的女人所吸引住了,睁大了眼睛,“这是……”根本就和然·凡塔斯的妻子秋澜长得一模一样!

    沙天似乎是陷入了回忆里,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这是霏雪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儿媳妇。”

    这张照片应该是沙霏雪在四五岁时拍摄的,一家人看起来非常的幸福。当一看到那个女人的长相的时候,城畔生几乎是瞬间明白了沙霏雪的母亲和秋澜的关系。

    时间除了双胞胎几乎不可能有如此相似的长相!

    “秋景与秋澜随时姐妹,感情也极为要好,但是我们沙家低调惯了,与凡塔斯家几乎没有任何来往。”

    沙霏雪的母亲秋景和姐姐秋澜是完全不同的性子,温柔,谦和,但二者同样美丽。也正是因为美丽的相貌,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祸患。

    飞沙城当时只是一个小小的散城,因为响风谷的缘故经常有一些有钱人家的少爷来这里逛逛,唐·舍耶夫便是其一。

    身为舍耶夫家族族长的幺子,这个青年可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张扬惯了连律法都不放在眼里。偏偏当年的飞沙城驻将不过一个少校,对上凡塔斯的姻亲家族几乎是毫无用处。

    于是当秋景被唐·舍耶夫调戏轻薄的时候,他们什么也没做,当女人因为被追赶而出了车祸的时候,连抢救都没来得及。

    “我的妻子便是在双方的争执中受了伤去的。”老爷子老泪纵横,“而我的小孙女儿因为当时目睹了一切而受了打击,后来什么都忘了,我和沙蒙就告诉她,你母亲从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呜呜~”

    城畔生全程都只是默默地听着,面无表情,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安慰。

    “可笑我一直不希望雪儿因此而被仇恨蒙了双眼,但我自己却忍不住想要复仇……”

    到这里,城畔生只说了一句,“你没有做错什么。”

    也就是这样,有了秋澜和丈夫的争执,自己的妹妹被害死了,但是丈夫却为了利益而毫无作为。这个女人毫无疑问非常的执着,她竟然打算独自行刺雷尔克·舍耶夫的幺子。

    虽然后来失败了,因为凡塔斯的关系,舍耶夫家族也就没对她做什么。只是,心中仍免不了愤恨,雷尔克·舍耶夫怎么会咽下这口气,便趁着围剿自由军的时候,将女人骗上了客轮,借着敌人的手杀了她……

    听完了以后,城畔生只能说,万世因果轮回,谁又说得清楚。

    “所以,你就答应了自由军的要求,帮涂尚旅修复右手,他们帮你报仇。”

    沙天说完后似乎轻松了一点,站起来拍了拍少年,“抱歉了,老头子还把你牵扯进来了,不过,我不会收手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