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被逼的
    事后,城畔生还从沙天口里收到一个噩耗,自由军通过老爷子的电脑直接入侵了沙蒙工作室的资料库。

    吓得城畔生赶快通知结智,直接关掉了沙蒙工作室和军部研发部的网络通路,开什么玩笑,要是真给自由军入侵了军部研发部,那这个世界就该要乱套了!

    囚天并没有给过多的时间让城畔生和沙天接触,才说完往事,越科就找过来了。

    “首领叫我带你到处走走。”

    看着嬉笑的青年,城畔生并没有说什么,直接跟了上去。沙天看起来似乎很担心,刚刚少年的伤口看起来太让人震惊,要是换成别人恐怕都已经让在病床上安心接受治疗仪的治疗了,哪里还会这样到处跑?

    两人从走出门外,沿着楼道走廊一路走下去,并不能看见哥哥房间内的场景的,但是却能听到声音,总结下来就只有一个印象——非常的和谐而轻松。

    这种气氛很容易让人放松,到处都是嘻嘻哈哈的。

    越科看不出少年的神色,反正他也不在意,一路都坐在短短的匕首上漂浮着,“首领说你会喜欢这里的。”

    “是吗?”

    又走了一阵,下了几层楼,应该是已经走到了山谷的地下了,道路戛然而止,一堵墙壁挡在了面前。虽然有灯光,但是四周看起来完全都是封闭的,除了后路没有任何的出口。

    “完了,再往下就会潮湿不适合工作了。”

    城畔生瞟了一动不动的家伙一样,直接走向左侧的墙壁处,摸到某个开关,精神力移动,几条光线在粗糙的墙壁上划过。

    “你的指纹。”

    越科一直都看着少年的动作,笑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城畔生,我们澜仇大师的机关都能轻易破解。”

    说着走上去扫描了自己的指纹,随后面前的石壁两方撤开,露出要石梯来。但是城畔生并没有立刻上去,而是在原地转了一圈,轻轻跺了跺脚,回过头饶有兴味的问道:

    “这下面有什么?”

    青年没料到他会这样问,瞬间变了脸色,这混蛋看出来了?!

    城畔生没打算深究,抬脚往外走去。

    “别的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我是机械师。”

    这么重要的楼道机关怎么会只是一个简单的入口,一切玄机都在脚下的空间里,那里说不定才是自由军最重要的地方。

    在高处看的时候,只能看到这个岛上生活的一部分,走下去后才发现大有玄机。这个岛对于居住的人来说足够大,给了居民充足的**空间。

    虽然同在一座岛上居住,但是这里的人却分成了好几种。

    有选择一个僻静的地方独自生活的,这类人几乎很少和其他的居民有接触,世界中只有自己的小生活;有的则是成为了一个村庄,围一道‘城墙’防御野兽,开辟出一些田地,过着原始的和睦生活……

    而自由军则是这岛上面的主要居民,他们全部盘踞在地势最复杂的山区里,从来不打扰这些人的普通生活,大家都相安无事,过着自己的生活。

    总结说来,这里就是自由的天堂。

    “怎么样?”越科一直都没有用过自己的双脚走路,一直都在到处漂浮着。

    城畔生看了这家伙得意的神色一眼,“不怎么样。”

    “还想去哪里看看?”

    “带我去见澜仇。”

    说起这这个男人,过去虽说有见过几面,但是一直都是站在生死场上,其实他一直都想正式的和他肩上一面,出于同类的立场。

    “澜仇大师啊~”越科仰躺在半空中,“现在多半在研究那个什么断肢修复技术,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时间见你。”

    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在前面前路,双手正在脑袋下,如果不是他真的在带路,城畔生都以为这家伙其实是来晒太阳的。

    城畔生一向话少,但是越科刚好相反,他一路说,但是却少年鲜少有什么反应。但这个人不仅是个话唠,还是个有智商的话唠,专挑城畔生感兴趣的话题。

    “你不觉得澜仇这个名字有点奇怪吗?”

    “嗯?”城畔生皱眉想了想,随后越想越觉得有点戏剧,澜、仇,再联想到某个悲惨的女人,他的眉角跳了一下。

    不会这么巧,吧?

    “澜仇大师原名叫秋鸾,是然·凡塔斯他岳父收养的儿子,也就是秋澜的义兄,俗称青梅竹马!”

    一见这少年在认真地听着,他便说得更起劲,“但是沙天的儿媳妇死了,秋澜气不过跑去找当时还叫秋鸾的澜仇大师,被然·凡塔斯逮着个正着。接下来……”

    但是的秋鸾本就对秋澜用情至深,这对于然·凡塔斯来说就是在挑衅尊严,是非常不能容忍的,夫妻间隙更加巨大。

    “后来嘛,秋澜死了,秋鸾改名为澜仇,来到了我们自由军成为了鬼才机械师!”越科嗤笑一声,“所谓的天才,都是被逼出来的。”

    “你在说你自己?”城畔生打量着他,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却是足以被称为天才。

    “我也是被逼出来。”不知想到什么,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你肯定想不到,在十五年前我还没加入自由军的时候,精神力只是一个普通人水准。”

    城畔生讶然,所谓普通人水准大多都是低于两千的,这样的精神力几乎不具备任何的战斗力。越科现在应该只有三十多岁,十五年前也就是说将近成年了,这样算来却是不怎么样。

    “但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因为受到刺激精神力发生了变异。”

    究竟是什么样的刺激才会让精神力发生变异,城畔生经历过精神力暴走多少也知道一些。

    接下来越科又举了一个例子,“就像把你关在工作室里的克里斯托弗医生,你有没有发现他的皮肤不正常。”

    城畔生点了点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他曾经是裁判所的一名实验品,接受的就是剥皮再生实验,而且听说为了实验的数据的准确性,不能使用麻醉剂。”

    城畔生听完绝自己伤口顿时加剧了疼痛!

    “所以,我们自由军的人都是被逼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