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所谓自由
    越科带着城畔生来到一处两层建筑里,和大多数的简直一样,这里是深褐色的石料建筑。按理说,作为一个组织领导人所在的地方,这里应该是非常的庄严宏伟的。

    但城畔生看到的完全不是这样。

    两层楼房看起来不仅没有一个首领住处的豪华,反而显得非常的普通,爬满了各种山藤,都快要看不出全貌。虽然比较幽深,但是因为向阳也不显得潮湿阴森,就想是一个老艺术家的住宅一般。

    而且最令人奇怪的是,这里竟然没有任何的守卫或是巡逻人员。

    城畔生看了许久,随后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说,你们这么都没有个徽章或是标志什么的?”

    作为一个有名的反联盟组织,除了一件制服都没有任何的徽章,怎么都显得有点松散好不好?

    谁知道越科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那玩意儿拿来干嘛?我们是自由军,自由军懂不懂?”

    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是不明白的了,城畔生也不多问,叫青年带他去见囚天。

    当走进去后,城畔生才发现这里大出所料,一楼就是简单的客厅和饭厅,甚至还有经常使用的厨房。而二楼,则全是书!

    各种各样的书,经济类、哲学类甚至还有医学类,简直就像是一个小型图书馆。在如今这个时代,随着光脑的普及,纸质书很快就要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仔细看,这些书都不是用来摆设的,书皮上非常的光滑,说明经常被人翻阅。

    “我们自由军里有很多的小孩子,首领要他们每天都来这里看书。”越科随手拿下一本,“唔,就看这本吧。”

    等走到一条笔直的走廊上后,越科便不再带路了,指着尽头的大门说道:“首领的办公室就在那里,你自己去吧。”

    其实这是一条很短的走廊。

    城畔生敲都没敲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好吧,事实证明,囚天和他想象中的领导人模样差了很多。

    这个所谓的办公室其实应该叫做书房的,一张不足两米的石桌,上面摆了一些文件,简陋的可以,房间里,真要说有什么很突出的大概就是那一架子书。

    囚天正端坐在书桌前翻阅文件,大概是早年出身高贵的原因,这家伙身上一直有一种优雅的气质,经济学天才靠的不只是那一副金丝眼镜。

    “真是个不懂礼貌的家伙。”

    实际上,他早就知道城畔生已经来了,因为他的对面已经摆好了一盏待客的红茶。

    “刚好说多了话,有点口渴。”城畔生不客气地走过去,坐在男人对面,端起来一饮而尽,“麻烦再来一杯,也要不加糖的。”

    续茶这种事情,囚天用精神力连眼皮子都不用动,但是他却走过去亲自给少年续上。城畔生一直看着对方的动作,似笑非笑。

    等面前的茶杯重新慢上的时候,面无表情地说道:“说说你的计划吧。”

    通过氤氲的热气能看出,囚天似乎露出了一点笑意,“就等你这句话。”

    “让你久等了。”

    城畔生不是傻子,这个男人救了自己当然不是因为善良,为的便是能从他身上得到的价值。

    “那倒不至于。”囚天将面前的文件夹递到少年面前,“你先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城畔生接过去,疑惑的看了起来,随后越看眉头皱的越紧,等合上文件后突然笑了起来。

    “呵呵,我以为自由军就是铁桶一个呢,结果还不是有漏水的地方。”、

    囚天给他看得是近段时间以来自由军所遭受到的损失报表,上面报告写得非常的详细,就连过程都写明白了。

    这也让阅读者能轻易地看出问题来——自由军出内鬼了。

    军部又不是傻子,安插内奸这种基本的操作当然知道怎么做。以前那些暗棋都按捺着不动,等军部发出信号后就开始从内部瓦解自由军的各个分部。

    从这报表上来看,套路都很相似,泄露行踪,最后便设下陷阱一网打尽。虽然后来发现苗头不对进行补救,但是内鬼不除,什么都是徒劳。

    “毕竟我不能面面俱到,会有疏漏是必须的。”男人面对少年的嘲讽镇定非常,丝毫不觉得自己没有责任。

    城畔生眼珠子一转,说道:“这也暴露了你们组织松散的问题,就算是分成了好多番队,但是毕竟不是ind-zap那种管理方式。”

    ind-zap同样是各组分离,但是每个成员都被一根无形的绳子所束缚着,全体都是一个整体。相比起前者,自由军是同样的各组独立行动,但是却宛如一盘散沙。

    对此,囚天说道:“你刚刚提到了徽章的问题,刚好也和这个有关,说一说也无妨。”

    城畔生示意他继续。

    “我们自由军所谓的自由军,不只是身体的自由,更是思想上的。”囚天看着少年,“这一点想必你也明白,真心加入的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祈祷,所以,我们不需要形式的束缚。”

    而军部的内鬼也正是利用这一点卧在组织内的,加入自由军既不需要限制又不需要背景调查,简直不要太轻松。

    “即使你这样说,但是想要揪出那些内鬼非常麻烦不是吗?”城畔生看着男人,他就不信有什么办法解决。

    “内鬼?”谁知道囚天却摇了摇头,“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这个,内鬼早就抓住了。”

    说着递过一张由卫星抓拍的图片。

    城畔生接过来一看,随后脸色大变,“这样的话我就更不能和你合作了。”

    照片上的背景是在一片大漠上,黄沙漫天的地方,几个黑色身影显得非常的明显,这种制服他再熟悉不过了,更别说还有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家伙!

    “但是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不是吗?”囚天看着他,“你被我救走的事情恐怕已经被舍耶夫家族说出去了,这样的后果……”

    对方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城畔生却已经知道后面的意思了,一旦军部知道这个结果,第一个猜测就是城畔生和自由军有关系,接下来就不用猜了。

    回去,等着他的就是被捕。

    这一瞬间他想了很多,柚子他们、城家……

    “我果然还是不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