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突然驾临
    歌灼月的突然降临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那个最强的男人一步步从天空中走下来,空气都为他铺成了台阶,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了所有人的心上。

    “敬礼!”

    然·凡塔斯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朗声吩咐一副快要傻掉的属下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彰显了他们对这位元帅的敬重。

    柚子双眼发光,悄悄扯了扯呆愣的木风扬,“你说我们要不要敬礼?”

    “当然要。”少年说着庄重的敬了一个礼,等他做完后发现,柚子竟然一动不动,“你怎么不敬礼?”

    “我又不是军部的人。”

    说着不管对方难看的脸色,颠颠的跑到沙霏雪面前,“霏雪妹子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没……没事。”少女摇了摇头,一双大眼受惊似的闪了两下,当看到半空中的身影后便立刻转开。

    “你怎么了?”

    “没什么。”

    “你刚刚哦,吓死我了~”他说着还拍了拍胸口,表示自己现在还心有余悸,“在老大回来之前你要一直跟着我哦,我保护你……”

    柚子噼里啪啦的一通说,但是沙霏雪都没有听进去,一副既害怕又疑惑的模样,刚刚的精神力给她非常熟悉的感觉,可是那样强大的精神力他可以确定自己一定没有遇到过。

    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又看到了那个男人投来的目光,登时手脚冰凉。

    “凡塔斯上将。”

    天空中的男人开始说话了。

    “是!”

    即使然·凡塔斯再怎么肆无忌惮,在这个男人面前他都必须将多余的心思收起来。

    “立刻点兵,准备与葳夕副首领一起剿灭自由军。”歌灼月既没有问他在干什么,也没有责怪他所做的事情。。

    然·凡塔斯惊讶地抬起了头,这么突然?他看向不远处的葳夕,发现对方脸上亦是有一瞬间的错愕,心里便更加的疑惑。

    这位年轻的元帅来得突然就算了,连发布命令都这样莫名其妙。而且话说回来,如果只是一道命令的话直接用光脑通知他就行了,为何要跑过来?

    他试图再从葳夕的眼中看出什么,但是那个青年早已恢复成平时似笑非笑的样子了。

    场面突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尴尬中,最重要的目标在眼前,然·凡塔斯当然不愿意放过,但是问题是歌灼月还没有离开。

    将人抓住吧,堂堂元帅面前必须要有一个理由,何况还有结智在,对方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束手就擒。说不抓吧,这一错过,倒是不知道又要费多少工夫才能抓住人。

    “还有什么事?”

    天空中的男人似乎平静的问了一句,让凡塔斯上将心里突然一抖,想了想便说道:“元帅,这几个人是我……”

    他找了一个理由,但是还没说完就被结智抢话了。

    “葳夕副首领,我已经找到我家主人了。”小东西跑到青年面前,“他被自由军抓住了,我可以提供地图。”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带路。

    很明显,比起被凡塔斯带走,他更愿意和ind-zap待在一起,至少可以保住性命。

    凡塔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意思,登时对他怒目而视,但是全被小东西忽视掉了,就算你再厉害,在歌灼月面前你就是个渣。

    “报告元帅,城畔生日前被自由军救走,属下怀疑他与自由军多半有关系。”

    “哼,那只是我家主人的策略,他故意被带走,就是为了找到自由军的总部。”结智按照之前主人教的说道。

    最后,结智一行人包括沙霏雪在内都被ind-zap带走了,然·凡塔斯气得脸色发青,但是什么也做不了。

    黑色的悬浮车上,由于多了几个人,葳夕直接从凡塔斯手中借了一辆车来。柚子和木风扬被安排在后面一辆上和代号三十三等人一起,而沙霏雪和结智则是被安排着和歌灼月。葳夕两人一起。

    小小的车厢里,人的呼吸全都清晰可闻,除了歌灼月,在少女眼中,这个站在联盟顶端的男人就像是高不可攀的月亮一样。

    如今近距离一看,却是显得清冷非常,他独自坐在一边,闭着眼睛,带着白手套的手撑在额边,也不只是在想什么。

    皮肤白得透明,但是却透着一股子莫名的凄凉……

    葳夕坐在角落里,将少女好奇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心里不免疑惑,难道他们家首领感觉不到这种大量的神色吗?还是一点也不在意。

    青年仔细看了下首领的动作,发现他放在膝盖上的手竟然握着,这和以前的姿势完全不同,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他不知道吗?

    “何事?”

    一听他这样问,葳夕就知道他们首领还是能感觉到的,自己的实现不过多听了一秒就被发现了,但是那个小丫头怎么就没感知到呢?

    “属下只是想问,记下来应该怎么做?”

    说起这个葳夕都想要翻白眼了,他明明才得知城畔生的消息,甚至都来不及确认,结果就莫名其妙地被安排上了这个任务,还是和那个疯子一起!

    “回去与结智商量便可。”

    葳夕听完讶异地看着小东西,“原来你刚刚说的不是借口?”

    “当然不是!”小孩儿抱着双臂,“主人已经越过自由军总部的防火墙和我联系过了,他被囚天带回去后就一直被关在实验室里,一直没办法离开。”

    “原来如此。”

    葳夕了然似的点了点头,只是到底信不信谁也不知道,他的眼角又染上了笑意,对沙霏雪说道:

    “小姑娘,虽然我们家首领很俊美,但是你看得太久了。”

    到此,沙霏雪才终于从刚才的惊惶中彻底的找回理智来,小脸变得通红,“对……对不起,只是……”

    “只是什么?”

    “嗯,没什么?”随后她将视线转向窗外,看着漫天的黄沙,想起了下落未明的爷爷以及城畔生,神色又变得忧郁起来。

    这次他们落脚的地方是荒城ind-zap分部,也就是裁判所内。在这里,饶是凡塔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随便闯入,众人终于可以稍稍地放松一下了,静等救援的时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