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被救
    自由军总部地下,城畔生被关在一间全由金属制造的房间内,脸色苍白的少年躺在床上,虽然没有很狼狈,但是也说不上有什么尊严可言。

    那些自由军仍旧没有对他进行治疗,大概是忌惮他伤好了会乱来。

    过了多久了呢?城畔生在心里想到,自从那天回绝了囚天的交易后,便被关在了这个地方。澜仇亲自为他打造的监牢,没有任何的可逃脱性,这是真正的笼子。

    因为光脑都被没收了,他也没办法知道时间,这里全天都是灯光,更不能从太阳的东升西落判断天日。

    那些家伙似乎就是要折磨他一般,每天都让他重复的度过,饭菜是一样的,送饭的认识一样的,就连衣服都穿一样的,时间都仿佛静止了。白茫茫的空间里,他几乎都要将床上的花纹都数清了,这对于人类来时是非常痛苦的。

    这天,终于有了一点不同的地方,耳朵里出来不一样的脚步声,他立时坐了起来。

    “是你?”

    澜仇看着少年嫌弃的模样,皱着眉头惯性的扯起了嘴角,“还没有改变主意吗?”

    城畔生将手支在膝盖上,偏了偏头,笑道:“看来军部和d-zap已经有动作了?”不然这些家伙怎么可能来跑来找自己。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待在那种地方,很不适合你不是吗?”澜仇指着自己说道:“你看我,过得这么自由,不羡慕吗?”

    “哈?”城畔生看了他一眼,指着自己问道:“那你看看我?有幸福的家庭,有那么多的朋友,你羡慕吗?”

    澜仇的嘿嘿怪笑了两声,“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但是你不一样,这些东西对你而言都是束缚。”随后还补充了一句,“在将来,你总会摆脱这些东西的,就像是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一样。”

    “然后就成为一个疯子?”城畔生嗤笑一声,“那我宁愿就待在那种地方。”就算没有自由,但是至少能保持现状,不会让身边的人因为自己受到牵连。

    “我说的对不对,你自己明白。”

    少年的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放在身侧的手却已经握成了拳头,甚至泛着青白。随后深吸一口气说道:

    “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谁知道澜仇干脆就来了三个字,“没什么。”似乎是觉得自己说的不够明白补了一句,“你猜的不错,那些军部的人来了,估计你该换个笼子了。”从自由军的笼子回到军部和d-zap的双重笼子里。

    “不杀我?”

    少年问得非常的坦然,但是也带着疑惑。

    澜仇诧异的摇了摇头,“怎么会杀你,首领说你是一颗定时炸弹,交给军部以后说不得会有意外的收获,他的预测一向很准的。”

    人什么时候走的,城畔生并没有在意,他一直沉浸在刚才和澜仇的对话中,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平静,确实快要压抑不了了。

    想起被凡塔斯抓住的空青,内心开始焦灼挣扎。

    精神力随着过度激烈的思绪开始波动,不断地冲刷着储存单位,叫嚣着要爆发。城畔生难受的按着额头,开始不断地平复着即将暴走的精神力,竟然又开始不受控制的暴走了。

    理智上他应该马上停止这种危险的暴走,但是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难以遏制。

    “看来确实是被自由军控制了呢。”青年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城畔生茫然地抬起了头,只见来人眼里自己狼狈的模样一览无余,快要进入暴走的精神力突然恢复了平静,“你怎么来了?”

    “作为你的管理者,我应该有这个义务营救你。”葳夕拿过一把电磁炮,对着透明的大门一顿轰,笼子轰然破裂,“你的伤看来没什么大事呢。”

    城畔生走出去,只见一群黑色制服的家伙将通道围了个水泄不通,除了他门让出来的一条路,精神力的交织下毫无遗漏。

    很明显的,这些精神力针对的对象就是他城畔生!

    “看来你不是来救我的。”

    葳夕坦然地笑道:“这要分情况的,如果现在不是在这个地牢里,如果不是你的伤还没有好,我就不是来救你的了。”

    如果这个少年现在完好无损的站在牢笼外的任何地方,这说明自由军不仅救了他,还给了他自由,那么他们的任务便会随之改为灭杀!

    走出地下后,许久未曾见到阳光,使他的眼睛难以适应这种强烈的光芒,一瞬间刺痛难忍,连眼泪都飙了出来。

    “哎呀,这算喜极而泣吗?”葳夕打趣道,走上去与他并排,转过头发现这个少年竟然闭着眼睛,刹那间,他觉得有点熟悉,“这是干什么?”

    “我眼睛疼。”

    在一群人的包围下,城畔生踏上了回到荒城的悬浮车。

    一下车便看见了等了很久的几人,柚子与结智的高兴自是不言而喻,一大一小蹦蹦跳跳的朝他跑过来,就连一向矜持的拉拉度都兴奋地舔了他几下。

    沙霏雪穿着白色衣衫捂着嘴不断地哭着,朝他飞奔过来,但是却被精神力制住在一步开外,不解地抬起了婆娑的泪眼。

    “你要是这样扑上来我就该直接咽气了。”

    他的脸色实在有点难看,明明是在有空调的室内,他的汗珠却像是大雨一般的下着,滴滴冰凉。

    “麻烦叫医生来。”木风扬立刻对跟在旁边的暗夜组成员说道,对方也是个有眼力劲儿的,眨眼就带了个医生过来。

    诊断室内,医生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的仪器,对病患说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城畔生坐在椅子上,略微难受的撑着身体,看了眼围在身边的众人,“你们都出去吧,人这么多有点尴尬。”

    “可是……”少女担心的不得了。

    柚子挠了挠头,“霏霏我们出去吧,你一个女孩子看老大的身体不害羞哦。”

    你这样说人才害羞好不好?众人一齐翻了个白眼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d-zap的成员在里面。

    当少年撩开衣服后,即使是见惯了创伤的医生和暗夜组成员也忍不住抽了抽眉角,太可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