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伤势
    “必须立刻手术,这么大面积的创伤至少已经拖了一个星期了,如果不是病人精神力强悍,恐怕早就死了。”

    葳夕听着属下的报告后,露出了一点笑意。

    “囚天还真是把他恨到骨子里了呀,把照片给我看看。”

    站在他面前报告的男人正是那个见证了城畔生伤口的暗夜组成员,到现在脸色都还没正常,似乎心有余悸。

    从照片上来看,创口早已变成了黑紫糜烂的状态,面积几乎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胸口,内部看不出来但从溃烂的表面来看,肯定很凄惨。

    看了一阵后,葳夕仍旧面无表情,突然问道:“后背的照片呢?”

    那名属下顿了顿,又拿出一张来。

    只见那是一片和前面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光滑的,看起来丝毫没有损伤,葳夕一看便皱起了眉头。

    “医生那边怎么说?”

    那名属下知道他的意思,便说道:

    “内部检查后内脏也有轻微的损伤,大概是因为精神力较强的原因才会变成这样,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没有接受过任何的治疗。”

    听完后葳夕便冷笑了一声,倒不是有多关心城畔生的伤势严重与否,主要还是因为想知道那家伙究竟和自由军有没有关联。

    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不过,不知想到了什么,葳夕的神色有点怪异。

    “他的背上,真的没有伤吗?”

    按理说正面既然受了这么大面积的伤,后背应该也会受到损伤的,但是结果毫发无损,就连内脏都只是轻伤。

    “医生说创伤只蔓延到表皮下三厘米左右,最深的也只有五厘米,而且并不存在有被治疗过的痕迹。”

    这名属下再强调了一遍结果,换来的只是这位上司莫名的笑意。

    手术只进行了半个小时不到,被注射过缓解疼痛的药物后,城畔生感觉自己就像是睡了一觉,等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疼痛早已去了一半。

    小东西和柚子一直在他的病床边叽叽喳喳,而沙霏雪则是又哭又笑,木风扬则是说一说最近发生的他不知道的事情。

    正在吵闹间,一道温和的声音插了进来。

    “虽然很不想打扰你们的许久,但事态紧急。”只见葳夕缓步走了捡来,拿着一套新的衣服,“如果可以我也想给你休息的时间,但是我们必须要准备出发了。”

    平静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沉默了。

    “可是他才进行完手术!”沙霏雪不敢置信的叫出声来,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才被就回来又要开始被利用?

    “就是!”柚子显得非常的生气,挡在病床前面企图阻止靠近的青年,“老大伤都没有好,怎么能到处跑呢?”

    “呵呵,正是因为已经治疗过了,所以就该工作了不是吗?”

    葳夕依旧笑着,步子却没有停止,柚子的眼睛越瞪越大,下一秒就要握拳头动手。

    城畔生见状立刻喝止了他,不管天然呆一副委屈的模样,转头对青年问道:

    “什么时候出发?”

    “一个半小时后。”

    “足够了。”城畔生坐了起来,看了眼葳夕递过来的衣服后随便丢在了边上,“柚子,把你的衣服拿一套过来。”

    “你不穿这个?”青年指着被丢在地上的白色衣物,这是军部的制服。

    城畔生只是淡淡地看着他,冷笑道:“你们ind-zap愿意看到我穿上这件制服?”

    他被ind-zap管制,但是却在军部的研发部工作,换句话说就是刚好在夹缝间,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愿意看到他穿上对面的制服。

    换好衣服后,城畔生带着结智走出了医院,身后葳夕叫住了他。

    “你去哪里?”

    “修理结智的损伤。”

    “哦?”葳夕朝身边的属下示意了一下,“在机动组代号二十一回来之前,暗夜组代号十七暂代监视的工作。”

    城畔生顿了一下,随后说道:“随你。”

    那名暗夜组的似乎不仅是来监视的,更兼任了助理的职位,才走出医院大门,一辆悬浮车便来到了面前,没有浪费任何的时间。

    到达荒城主城内的沙蒙工作室分部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代号十七寸步不离,不仅如此,他全程都没有给城畔生和别人交流的机会,事事亲为。

    一路走到了工作室内,代号十七看着专心工作的少年心中有几丝疑惑,虽说已经排除了他和自由军有关系的嫌疑,但是按照副首领吩咐的,不能让他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

    他做得这样的明显,对方竟然也非常的配合!

    实在是想不透这个年轻的机械师到底想了些什么。

    出了一会儿神,当捕捉到少年的动作后又立刻恢复常态,“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需要网络来检测结智的智能是否有问题。”城畔生看着他。

    代号十七看了看神色坦然的少年,随后看了眼坐在工作台上的小东西,闭着眼睛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会为您打开这个房间的单独网路,除了不能向外界发送消息外,和卫星网路是一样的。”

    这样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少年仍然非常的配合,“那就好。”

    在城畔生这个主人手里,结智的损伤完全不是问题,很快就完成了。终于能重新漂浮在空中,小东西显得高兴极了,不断地在房间内飞来飞去。

    明明他的体积就和小孩儿一样,但是所过之处却连一丝风都没有带起,如果不是他本身是机械而能被感知的话,恐怕都没人能发现。

    代号十七这样想着,如果他能更熟悉结智一点的话,就能发现,小东西现在的移动速度和驱动已经发生改变了。

    还没有到出发的时间城畔生就回来了,别的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木风扬却握紧了拳头,通过结智的修理问题,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和这个家伙的差距。

    看着已经准备好的少年,葳夕看向了代号十七,后者直接报告道:

    “属下按照您的吩咐,没有让他和外界有任何的交流。”

    “那就好。”

    由于没有任何的职衔,柚子和木风扬三人直接被排除在这次行动之外,他们被看守在房间内,就连人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