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无效决议
    在城畔生和囚天对峙的时候,首脑会也在进行讨论,究竟要怎么处理现在这个事情。

    显然这件事没办法瞒住大众,要是被人知道他们联盟因为任务直接毁了一座岛的生态,恐怕会引发大规模的抗议。这不仅不利于当前的发展,如果处理不好甚至会影响首脑会在联盟中的形象权威。

    城亘寰的意思是他们有什么理由处置自己孙子,明明还没有任何的损失,甚至还帮着端了自由军的老巢。

    而光·凡塔斯则是一口咬定这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现在就应该对其进行处理,并勒令他消除这个磁场。

    “哼,那到时候囚天跑了你负责?”城亘寰直接给她扣一顶帽子,想要动他孙子,就得看有没有这个脾气!

    “你……”光·凡塔斯气得发髻都在抖动,眼看就要散了,“那要是不抓住他,磁场崩溃了你负责!”扣帽子,她也会。

    她也是一时间气糊涂了,话出口的时候硬是一点也没有察觉,边上的人连阻止都来不及。

    城亘寰就等着她这句话呢!

    “好呀,我负责就负责,在磁场暴走之前你们也不准动我孙子!”

    光·凡塔斯一听便明白自己被下了套,当即就不敢了,正要说什么,却被缇冯抢了先。

    “凡塔斯不过是一句气话,城亘寰你也不必拿着不放。”

    “怎么,这是铁了心要针对城家小子?”爱德华·克文森立刻出来帮忙,一出口就用上了‘针对’这么激烈的言辞,搞得首脑会的都是一群没事儿找事儿的家伙一般。

    虽然早就知道这两个老家伙是一个鼻孔出气的,但是却没想到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联合,气得人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如今的情况虽说城亘寰似乎有道理,因为最糟糕的结果还没有出现,但是谁都知道事到如今已经是覆水难收,更别说城畔生还是个有前科的家伙。

    “难道你们有什么能挽救这个局面的办法吗?”姜不愧是老的辣,作为上上任元帅,缇冯直接抓住了核心点,想不处置城畔生?可以,只要能解决掉这这个磁场就行了,没有糟糕的结果也就不会有所有的处罚。

    但如果事情真的能这么简单的解决掉他们也就不用坐在这里开会了。

    现在因为磁场的存在,通讯信号被完全隔绝了,那片阴云下正在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何况,实力不够的人完全不敢走进去,而实力足够的人却因为伤势也不能进去。

    现在就连叫城畔生消除磁场都做不到。

    画面上,磁场还没有崩溃,却在越聚越大,蓝色的光芒甚至已经蔓延到整片乌云,就像是秤砣一般吊着人的心在晃动,随时都要崩断。

    对于缇冯的问题,城亘寰回答得很直接,“我们当然没有!”眼看众人都要怼他,立刻又说了一个理由:

    “但我孙子有啊,你们想想,要是现在跑去抓他,把那小子惹毛了本来能解决的事情他一下子给弄糟了咋办?”

    这还威胁上了!

    但这未尝不是在场的人的顾虑,城畔生喜欢乱来的性子在他们这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他们才会惧怕他成长起来,越是惧怕就越是想要打压,但现在,就连打压这个少年也已经变得困难了。

    他们对城畔生的力量明明是抱着必须夺取的态度,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感到忌惮的?首脑会的人突然发现了这个惊人的真相,当年少年无力挣扎的模样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

    这样一想,其他人也不再沉默了。

    “我们决不能再放任这个城畔生成长起来了!”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康潘斯脱口而出这句话,但是却忘了现在的首脑会已经今非昔比,多了两个不合群的家伙。

    “哦?听你的意思还想要扼杀我孙子了?”

    即使是在工作场合,城亘寰从来都没有避讳什么亲属关系,活了大半辈子,他还是做不到所谓的铁面无私,护起短来谁也不让。

    爱德华·克文森亦是嗤笑,“你们这群老古板哟,城畔生作为引领了一个时代科技的人,他的成长才会给这个时代带来新的气象。”

    这个少年在这个时代的风口浪尖上就像是一只导向标一样,不管是二代悬浮还是电磁炮,亦或是战舰,都有他的功劳。

    “这个磁场就是证明!”

    同样是电磁炮,到了这个小子手里就能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试问当代联盟中有几个机械师能做到?

    “这种力量就是你所谓的新气象?”缇冯指着监控画面,同时来自气象局的一组数据分析也交了上来。

    经过分析,现在磁场中的雨量已经达到了最大,如果还不能解决天空中的磁力场的话,过多的电粒子就会因为泄露途径过多而在三分钟内爆发!

    首脑会中众人开始大眼瞪小眼儿,这场会议似乎已经失去了讨论的作用,缇冯直接正式开始提议。

    “赞成立刻逮捕城畔生令其消除磁场的举手。”

    结果显而易见,十个人中总共有七票赞成。

    “那由谁去?”

    要去抓城畔生难度不是一般的小,首先这是个磁力场,不了解的人很有可能直接被电磁炮轰死,其次,里面有一人之下的囚天,最后,还有结智!

    “这不用担心,他现在多半已经回到指挥现场了。”

    这个任务估计只有一个人能胜任,众人听完缇冯的话心照不宣的笑了笑,“那就将决议书给他吧~想必……嗯?!”

    康潘斯还没说完眼珠子突然瞪得老大,指着监控画面叫出了声。

    其他人连忙望去,纷纷惊奇——只见画面上原本厚重的乌云竟轰然消散了!

    “磁场崩溃了?!”

    “时间还没有到啊~”说话的人脸色有些难看。

    乌云散尽,耀眼的光芒让众人不适应的眨了眨眼睛,随后再定眼一看,就被画面上的场景弄得一愣。

    城畔生和结智矗立在一边,另一边是黑袍银发的歌灼月,而囚天估计是感知到了他的到来早就逃得没影了。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纷纷望着缇冯。

    “我还没把决议书发给他。”

    也就是说这是歌灼月自己的行动。

    城亘寰哈哈大笑,“现在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们的决议书也就无法生效了。”

    “都洗洗睡吧~”克文森补充了一句,啪的切断了通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