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机械 棋子
    歌灼月的突然出手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连葳夕和凡塔斯都一副极其惊讶的模样。

    城畔生在磁场里面,和外面完全没有联系,他的精神力也不如囚天来的强悍,因此当对手转头就跑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的弄出来的超级电磁炮起作用了呢,结果就被一道清冷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强大的精神力爆发开来,天空中厚重的阴云直接被弄散,磁场瞬息崩溃。里面所蕴含的电粒子眼看就要爆发,却直接被精神力领域给控制了,随后被弄散在天地中。整座荒城大陆的人都在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酥麻感,这是被歌灼月弄开的电粒子造成的!

    城畔生第一次这样面对这个人,也是第一次正视自己和这个人的差距,这样费尽心思弄出来的东西,却被眨眼毁去,心里不可谓不震撼。他眼睁睁的抬头看着这个男人,明明只有不到两丈的距离,却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被来人的一句话换回了神志,少年收起所有的情绪,两手一摊说道:“我都已经把人困住了,你一来就放走了,这个责任必须你来承担。”

    还在首脑会会议上看着监视画面的几个人硬是一口老血憋在喉咙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家伙?明明别人出现解救了他尴尬的局面,结果现在还将罪犯逃走的责任推出去?

    他们还指望用这个理由来发难呢!首脑会的人想到这里面带冷笑,眼角飘向半打瞌睡的城亘寰,真以为这样轻易地就能打消他们计划吗?

    就算没了磁场的问题,但是放走囚天这个罪名也足够了,而且,歌灼月是在这两个家伙进入首脑会之前就被培养出来了,当然会听他们的话。

    “这件事我自会处理。”

    当歌灼月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城亘寰微微抬了抬眼皮,将那些老家伙眼中的震惊尽收眼底,撇了撇嘴后关掉了通讯,嗯,看到这帮老顽固吞了苍蝇一样备受打击的模样后,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其余人的全息影像还在会议室里,一个个都死死地盯着监视画面,仿佛那个银色长发的青年是谁冒充的一般。

    原来这人从一开始就打算要救城畔生!

    城畔生听他这样说的时候也蒙了一下,但却没有喜悦,疑惑地看着那个男人问道:“为什么要救我,你明知道首脑会在等这个机会不是吗?”

    这么多年来,那帮老家伙的行事风格他都看在眼里,现在恐怕巴不得找个借口将他除之而后快,结果这个家伙却来搅和了。

    对于这个问题,歌灼月只给了短短几个字——时候未到。

    这是什么答案,城畔生满头雾水,但是既然有人愿意给他收拾烂摊子也就淡定了。凭歌灼月的这个承诺,他完全可以高枕无忧。

    歌灼月在首脑会眼中,完全就是一台高性能的机械一般,指哪儿打哪儿毫无失手,用起来非常的顺手。这个人冷情冷性,眼中似乎什么都没有放下过,但是不曾想这个一向为令是听的人却违背了首脑会的意志!

    这样的事情,首脑会怎么会允许?

    当即便联络上了歌灼月的私人光脑,谁知道只得到了一句回答:“我说过,时候未到。”

    以前他们最中意他这种简洁鲜明的说话方式,但事到现在却格外的气人,原来你还知道我们在监视,结果依旧这样我行我素。

    一直觉得非常好用的棋子一朝开始违背命令,在气极的同时,首脑会的人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歌灼月,是全世界最强的男人,他要做什么又有谁拦得住?!

    即使隔得有点远,但是通过那边说话人的语气来看,城畔生能清晰感觉到对方的怒气,看着犹如雕塑的男人说道:

    “看来那群老家伙终于发现控制不住你了。”

    说起来,当初听到这个家伙竟然全听首脑会行事的时候,他惊讶得几乎要跳起来,这么强大的实力竟然还被人操控,真叫人难以理解。

    谁知道歌灼月竟然轻轻动了下眉头,随后睁开了眼睛,说道:“没有人能控制我。”随后便转身离去,既没有说理由,也没有给少年猜测的余地。

    这下子城畔生是真的不理解了,这个男人究竟还图什么?地位?不需要了,实力?更不需要了!他究竟在意什么?究竟喜欢什么?那平静如死的双眼下究竟是怎样的心思?

    不知道……

    这场仗开始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最耗费时间的竟然是城畔生的磁场问题。这场围剿除了后面因为囚天出手的缘故死伤了一些人之外,算得上是圆满。

    沙天也已经被‘救出’,当看到自己的孙女的时候,他老泪纵痕之余亦是感慨万千,摸着孙女哭得通红的小脸说道:

    “还好我没有一时糊涂。”

    老爷子想起两个小时前的场景,本以为自己和自由军联合的事情暴露了,恐怕再也不能回到沙蒙工作室了,没曾想就在他打算自此和自由军一道或是伏法的时候,城畔生来了。

    “老爷子,霏雪在等您呢。”少年开口就是这句话,硬是叫他一把年纪的人红了眼睛。

    “你不恨我吗?我救了你的仇人。”

    “我之前说过了,这是你的事情,和我无关。何况,我不认为报仇有错。”

    沙霏雪不知道爷爷说的是什么意思,感受着熟悉的温暖,顿觉安心。

    “乖,你先好好休息,我有事和畔生说。”

    看着爷爷离开的背影,沙霏雪撇了撇嘴泪珠子有啪啪掉了下来。

    “为何还哭?”

    房间里突然响起空灵的声音,但是少女却没有任何受惊的神色,转过头去看着来人:依旧一身遮的严严实实的白袍,静静地站在阳台的落地窗望着自己。

    “就是觉得自己好幸运。”沙霏雪没有请青年进来坐,而是走过去,仰起小脸破涕为笑,“能遇到这么多朋友,还有你。”

    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少女能清晰看到那双冰蓝色眸子里闪过一道光,随后笑得更开心了,倒映在那双眼睛里的明媚如斯……

    我要将本文最纯粹的两个人组成一对儿

    且不接受反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