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忠诚
    现在自由军的总部已经被捣毁了,在他们行动的期间,歌灼月也亲自带着一队人马跟随撤离的自由军成员将其附近的几个窝藏点给端了。

    按理,自由军应该已经完全被清除了,但是葳夕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似乎一切进行的太简单了。

    他看着代号十七交上来的被抓捕的自由军的名单,当仔细看过主要人物名单后,随后皱起了眉头。

    “给我另一份。”

    他伸出手,代号十七也递过另外一份资料,同样,主要人员完全对得上。得到这个结果后,他腾地站了起来,死死盯着监视画面上的城畔生,眼神深邃。

    “给我盯紧他。”说完后站起来往外走去,有件事必须向上面报告。

    他们根本就是被耍了!

    但是到了那位的办公室的时候又出了意外,安静的办公室内只有一个黑袍青年在默默地收拾整理,那位的影子一点也没看到。

    “代号零二首领呢?”

    代号零二朝他行了个礼,“首领一个小时前就离开了,并未告知属下行踪。”

    葳夕讶然,又来了,这是第几次了?他总觉得最近那位似乎有什么秘密一般,总是突然消失。偏偏凭那人的实力,联盟中几乎没有任何机械能掌握到那人的行踪。

    “已经一个小时了吗?”

    “是的,您可要等一等?”

    葳夕没有说话,但是代号零二已经知道了他的想法,不多时便为他端来了一杯白开水。对上上司大量的目光,面无表情地说道:

    “首领只喝白开水。”

    “真够寡淡的。”

    另一边,荒城内,正静静站着的青年突然动了动眼神,一直看着他的沙霏雪一下子就看了出来,问道:

    “有什么事吗?”看起来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

    青年盯着她低垂的小脑袋看了许久,总觉得自己能感觉到似乎已经死去的心跳,想到这里,他抬起了手。

    沙霏雪第一次看到他有除了站立之外的动作,看着那只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就在自己脸颊边上。和别的男人不同,他的眼里没有丝毫的欲念,甚至是多余的想法。这样想着,她轻轻一偏头,便挨着了那只手。

    谁知道才靠着一下,那人竟然就像是被烫着了一般,瞬间弹开,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

    “等等,你以后还来吗?”

    感觉这个人似乎就像是天上突然落下来的星星一样,只有自己能见到,只有自己能和他这样说话一般,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青年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随后说道:“暂未可知。”

    这下子,少女是真的失望了,随后便展现出一个笑容,“我相信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这个笑容映在那双冰蓝色的眼眸里美丽如斯,似乎一直都无法再被任何东西消磨掉,直到永远。

    葳夕很快就等到那位回来了,天下独一份儿的精神力若是无心隐藏几乎谁也不会错认,但是这股精神力的主人回是回来了,但却是直奔休息室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葳夕总觉得自己看到他们家首领穿的衣服有点异常。片刻后,歌灼月走了出来,坐在椅子上撑着额头,问道:

    “何事?”

    他一直闭着眼睛,整个人就像是一台机器人一样,自己真实疯了才会觉得他会有什么变化,葳夕这样想着,便将手上的资料交了上去。

    “请您看看这个。”

    歌灼月用精神力接了过去,随着纸张一动,葳夕和代号零二同时低下了头用起精神力护住自己,但还是被那因为睁眼而泄露的力量而震得脑袋狂晕。

    好在歌灼月阅读的速度非常地快,一目十行的看完了资料后又闭上了眼睛,等着两个属下缓过来。

    代号零二一恢复过来便端了两杯白开水来,葳夕接过后打量着他暗中感叹,难怪要找他来当助理,换成别人谁能忍过去?

    “原来如此。”

    歌灼月只说了这一句,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能意外才有问题,葳夕这样想到,随后正色道:“我们抓回来的自由军几乎全都是之前安排进去的卧底,我认为这绝对不是巧合,而且城畔生恐怕也参与了这个计划。”

    这说明自由军那边很有可能早就知道了这次围剿,甚至还借此清除了卧底,现在看来,自由军到底有没有被剿灭都是个问题。

    “不必多想,我自有定夺。”

    葳夕不知道他们首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打算,似乎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般,随后他便恍然大悟过来。

    自由军那群人,总部都在被围剿了,结果几个强大的番队全都没有现身,这明显不合常理。歌灼月的精神力领域应该能感知到所有的自由军成员,那么自由军的高手有没有现身便瞒不过他。

    现在看来,囚天那家伙根本就是将总部白白交给了军部!

    “可是,首脑会那边……”想到那群刻板的老头儿,他还是倍感忧虑。

    “此事,就此打住。”

    葳夕倏地抬起了头,就此打住是什么意思?难道不向首脑会报告……这个大胆的猜测一出现便让人惊出一身冷汗。才这样想着,就突然听到空灵的声音突然想起。

    “暗夜组队长听令。”

    “是!”青年立刻单膝跪下,将右拳放在左胸上,表示臣服,“全凭首领差遣。”

    歌灼月缓缓睁开了眼睛,“今日之事,全交由我处理,你,可明白。”

    葳夕眼前空白一片,第一次如此直接地感受到这股威势,简直比尊势还要恐怖!

    “属下明白。”

    说完后将所有的资料都放在了那人的桌子上,然后删掉了自己光脑里的全部资料。当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葳夕整个人还是蒙的,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首领了,一直以为首领是听令于首脑会,现在看来却又在做着违背首脑会的事情,究竟要的是什么?

    葳夕离开了,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两个人,代号零二正在收拾茶杯,突然听到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葳夕不愧是我一手提拔的,那么,你又作何选择。”

    青年手一抖,立刻单膝跪下,“属下全听元帅吩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