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输赢别论
    城畔生在工作室待了很久,才结束,代号十七似乎立刻就知道了一般敲响了门。

    “有什么事情?”

    “请问您已经结束工作了吗?”

    少年面带嘲讽,靠在门框上冷笑,“你们不是一直都监视着吗?”还装模作样来问他,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好笑。

    这是一种很尴尬的场景,但是代号十七却依旧不动声色,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木头一样。

    “副首领现在正在审讯自由军的要犯,说让您结束了就过去。”

    “哦?那就有意思了。”

    在代号十七的审视中,少年的神色显得非常的坦然,甚至露出了一个兴味的眼神。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没有发现身后的青年竟然神色陡然变得有些不自然,尴尬这种东西谁都会有,就看能不能隐藏住。

    那些自由军要犯都被关在荒城裁判所内的地下室里,按照等级和实力,有的在负一楼合监,而有的则是在负二楼负三楼的重犯区。

    城畔生在代号十七的带领下,径自来到了负三楼的某个重要监牢里。相较于其他的犯人,他的待遇可说是非常好的,既没有牵神锁,也没有接受什么实验,就连所谓的审讯都没有想象中的严厉,反而像是普通的问话。

    “可知道囚天究竟与何人联络过?”葳夕的表情说不上严厉,但绝对不平和,让那个卧底的自由军心里惴惴不安。

    “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暗中监视囚天,但是却完全搜不到信息。”那女人说得非常地严肃,双眼时不时地盯着某处,似乎是在努力回忆。

    “当真?”

    一听葳夕这样询问,那女人的神色便有点难堪。

    城畔生站在门口听完了这一段儿,随后便笑了,“哎呀呀,真悲哀,辛辛苦苦做了一趟任务回来,提心吊胆的结果还要受到上司的怀疑。”

    明显,葳夕已经不信任这个被重用过的棋子了,这个女人原本的身份恐怕真的是自由军的一员,虽然投靠了军部,但是这样的墙头草才是最让人反感的。

    葳夕倒是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反而露出一个微笑来,“你快来看看认得这个人不?”他指着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

    城畔生回答是见过,“因为当时囚天要找我交易,我也就把能接近他的人记住了。”这个女人算的上是囚天的助理,平时就是帮忙整理一些不重要的文书或是文件。虽然那些文件都是些不重要的东西,然并不代表没有价值。

    随后,在少年打量中,葳夕又看着那个女人问道:“那你认识这个人吗?他都和囚天接触了多久?”

    没有人会想到他会问得这么明白,摆明了就是要让城畔生和那个女人进行对质,这种强硬的作风一点也不像葳夕的风格。

    女人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似乎要从这个笑得温柔的男人眼中看出什么来,但是却倏地浑身一震。

    “不用害怕。”少年这样对她说道,看起来非常的坦然,“把你看到的都说给这个多疑的家伙听一听。”

    他既像是打趣又像是嘲讽,反倒让女人镇静了下来,深吸一口气说道:“他被首领带回来后一直就被关在实验室里,后来首领……囚天见过他一面谈合作的事情,但他没有答应。”

    “你为何知道他没有答应?”

    女人抓住自己的衣角,“因为囚天直接把他关进了监牢里,甚至都没有给他治疗。”

    这个理由似乎站得住脚,但是葳夕却轻轻地皱起了眉头,看了眼面无表情的城畔生,问道:“那囚天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反而把他关进地牢。”

    城畔生一挑眉头,“看来你似乎很想我死?”

    葳夕没有看他,而是将询问的目光转向那个坐在床上的女人,后者更加不安了,随后说道:

    “我……我听囚天说,似乎是为了要挟你们。”她垂下了眼睛,“在你们来之前,澜仇还找过他,但是却因为没预料到你们会这么快也就没来得及。”

    这下子换城畔生诧异了,他怎么就没听说过这么一条?

    不管别人反应如何,城畔生至此算是彻底把自己摘干净了,虽然是借着军部内鬼的手,阴差阳错之下。

    结果问了半天也没问出来究竟是谁泄露了消息,反而让军部的人恍然惊觉,借着围剿一役,自由军不仅清除了内部的奸细,反而还以牙还牙的也安插了奸细。

    这样一来,围剿一役究竟谁输谁败便说不清楚了。

    自由军总部,经过电磁炮的洗礼,这里早已变成了一片废墟,所有的资料和设备都化成了灰烬。

    军部的人包括葳夕和然·凡塔斯在内,都以为自由军即使知道围剿的消息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儿,但事实上这帮人的胆识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

    特战部队一队二队、一二三四番队的骨干成员都还在这里没有撤离,空荡荡的大厅里亮如白昼,囚天站在中央正与某个人进行着通讯。

    “不愧是你们自由军,连ind-zap派来的卧底都能带偏。”那人声音非常地低沉,带着戏谑的意味。

    “那说明米提发现了我自由军的奥义所在,即使她只是一个书记员。”囚天轻轻推了下眼镜,“只可惜,她和我们不是同路的。”

    “其实我很好奇,你究竟怎么发现那些人是卧底的?”个个抓得那么准,全部都还给军部了。

    囚天一愣,随后转过身看着那些还留下来的人,眼神莫名,“不一样的,真正怀有祈祷的人和那些别有目的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就像是真正的野兽和家养宠物的区别一样。

    “这我倒是看不出来。”

    “其实我也不明白,你分明也是有着强烈祈祷的人,更是与军部对立的,为什么就不加入我们呢?”他们自由军对于这个人而言就如此的没有吸引力吗?

    “呵呵~”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大概是因为我还保留着理智吧。”而不是和这群人一样陷入扭曲中。

    “是吗?”囚天不置可否,“总之,这次算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挂断通讯后,囚天突然笑了,那不是理智,而是因为还有一条绳子在束缚着那个人。

    轰隆隆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顶上突然打开了一道门,环形山谷的石梯缓缓出现,就像是一条通天之路一般。

    “走吧,现在才是我们最纯粹的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