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等
    自那次商量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虽说城畔生要让他们等,但是在说完后这个家伙就几乎消失了,哪儿都找不到人。

    就连葳夕新派来的代号十七都无法找到他,只好悻悻地给上司报告,“属下已经尽力找了,但是仍然未能发现城机械师的行踪。”

    那边的青年似乎早有预料一般,反应非常的平淡。

    “不用担心,你只需要好好地履行职责就行了。”

    一听他这样说,代号十七便想起了现在正被困在凡塔斯后里的机动组代号二十一,凭他从小就被培养出来的专业素养,怎么也想不透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让她走到现在这一步?

    他们不仅是被人叫做机器人,就连自己本身都是按照机器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高效率,没有情感。

    着急的人不仅是代号十七,沙霏雪等人亦是急得快呀跳脚了。

    “老大究竟去哪里了呢?”柚子坐在桌子前,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将眼睛挤成了一条缝。

    “我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沙霏雪坐在一把椅子上,蜷着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

    “怎么可能?”木风扬哼了一声,随后莫名的笑了。

    “可是,他连结智都没有带上。”就算这样说了,但是关心则乱。

    正说着,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将人均是吓得唬了一跳,却见来人是结智。

    “你们快准备去这个地方接应,我把地图给你们。”

    结智急吼吼的说了一句就跑了,连里面有几个人都没有看清楚。

    随着光脑提示音响起,柚子和沙霏雪都拿出地图看了起来,一会儿后才发现另外一个家伙还愣着没动。

    “你怎么了?”

    木风扬定了定心,严肃地看着他们连个,“你们刚刚有感应到结智接近吗?”

    这样一说,柚子还是没多大的变化,倒是沙霏雪仔细地回忆了一番后,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结智的速度又增强了!”

    “不只是速度。”木风扬说道:“他的隐藏度更高了。”他实力不足感应不到就算了,但是柚子的实力已经到了四千级中起了,按理不应该毫无准备才对,也就是说现在的结智别说移动的时候,就是平时如果实力不过关的人就连感应都不行!

    这家伙,想起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城畔生,木风扬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不愧是能让他仰望的机械师。

    众人看着光脑上的地图都有点欲哭无泪,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两天,又莫名其妙的开始营救行动,他们几个既然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们还是按照结智说的,几人一同朝着地图上标记好的接应点走去。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沙霏雪回头看了看军区廷那边,心里觉得而有点难受,为什么什么都不愿意告诉他们呢?

    荒城军区廷,凡塔斯本家内。

    蔚·凡塔斯和零·凡塔斯相对而坐,丈长的长型餐桌上,显得冷清又空洞。

    两个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都不相同的男人用饭的礼仪方法却几乎一模一样,先各自乘上半碗炖汤,吹凉了慢慢喝了,随后再开始用正餐,一口饭一口菜,一口荤一口素有条有理,叫人看得赏心悦目。

    期间,偶尔有一句两句的交谈。

    “他呢?还是不打算回来?”零·凡塔斯即使是吃饭也不愿意摘下自己的手套。

    而他对面的少年则是用一根柔软的丝绸将长发轻轻收拢着,拿着汤匙的手一顿,淡淡地说道:“他讨厌这里。”

    两人谁都没有说那个‘他’的名字,但是都心照不宣的知道。零·凡塔斯露出一个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嘲讽的笑意,说道:

    “还真是绝情呢,说走就走了。”可以没有任何的留恋,走得那些潇洒自由。

    “难道你会留恋这里?”

    蔚·凡塔斯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却带着几分莫名的意味。

    “我?”零·凡塔斯将手套拉了拉,确保将自己饿手遮的严严实实的,“只是留恋这里的记忆罢了。”

    在她还在的时候,这个本家处处都充满了美好而热烈的氛围,那是一种非常令人沉迷的吸引,就像是彼岸花对于迷途人的吸引一般。

    现在这是午饭时间,要拜访的人要么挑上午或是下午,一般是不会有客人卡着点来的,但还是总有那些不懂规则的蠢货要乱来。

    “哎呀呀,两个侄儿还在吃饭呢?”

    来人长相一般,脸色较以前更加的难堪,双颊凹陷,颧骨高耸,双眼浮肿青白,一看就是纵那啥过度。

    正是唐·舍耶夫,借着自家姐姐的运作,他已经恢复了自由身

    他径自从大门来到餐桌旁坐下,摸着旁边的侍女的手,让女孩儿给他拿一副碗筷来。那女孩儿长相清纯可爱,此刻被男人的流氓行径弄得小脸通红,碍于职业只能小小的挣扎,但是无济于事,便将求助的视线转向自家少爷。

    蔚·凡塔斯正在和饭后的清汤,此刻见他如此嚣张连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将汤匙搁在了碗中,眼看对面的堂兄已经开始擦嘴了,便吩咐道:

    “撤了。”

    那侍女有了借口,便使劲摆脱了舍耶夫的纠缠,跑去和同伴一起收拾餐桌。

    唐·舍耶夫眼睁睁看着美人儿跑了,本来打算吃上两口的饭菜也被撤了,兴致一下子就去了一半,不悦的说道: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这个舍耶夫家族的族长的吗?”现在他可是正宗的舍耶夫家族的领导者,这些臭小子竟然敢这样对他?!

    蔚·凡塔斯看了眼梗着脖子的男人,说道:“你舍耶夫一族与我有什么关系,谁允许你在我本家放肆的?”

    说到底不过是他叔叔小舅子,跟他父亲这一支没有任何联系。

    被这个少年的气势给震得一愣一愣的唐·舍耶夫看向了另一个,这可是他亲外甥,说道:

    “零,你给他说说,我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

    青年站起身来,将手巾放到侍女递过来的托盘上,说道:“舅舅,当家的毕竟是我大伯,您,还是少说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