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不轨
    唐·舍耶夫不仅是含着金汤匙出身的富家少爷,更因为是老来子越加被宠得无法无天,明明头脑简单,偏偏又野心勃勃。

    仗着自己身后的财力,将手伸到了沙蒙工作室中,谁知道一朝事发,被城畔生给送进了裁判所里。好在他又一个能干的姐姐,姐姐又嫁了个厉害的姐夫,好不容易将他弄了出去。

    可惜,这一点点遭难并不能让他吸取到教训,即使那位为自己撑腰的父亲已经死了,但他依然能潇洒而不知收敛。

    为了能让弟弟远离那些族内亲戚的刁难,卜兰娜·舍耶夫便将他暂时安置在了凡塔斯家,没想到,这里也依然有人不待见他。

    这让唐·舍耶夫非常地不满,他以为就算凡塔斯上将的儿子是个惹不起的,但是自己的外甥总要给他一点面子,没曾想一直都是他自以为是了。

    “零,你这就不对了!”他脸色有些难堪,就算是才从裁判所里出来,但是又哪里被人这样当面侮辱?“我好歹是你舅舅,怎么不帮我反而帮着别人呢?”

    “别人?”零·凡塔斯和‘别人’蔚·凡塔斯对视了一眼,神色有些微妙。蠢成这样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先不说他和蔚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光是姓氏这一点来说就知道孰轻孰重了。

    “你是母亲的弟弟没错,但这里是凡塔斯家。”

    “容不得你放肆。”蔚·凡塔斯补充上一句。

    面色冰冷的少年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依旧叫唐·舍耶夫吓得一个哆嗦,既觉得这样被两个臭小子吓到了很丢脸,又觉得非常害怕,便直接一蹦起来。

    “好,好啊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后就朝里面走了,而不是门口。

    看着那个怂包叫叫嚷嚷的离开,蔚·凡塔斯的心情似乎不错,说道:“不怕他告状?”

    “那个女人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来闹的。”零·凡塔斯看了看舍耶夫离开的方向,似笑非笑的问道:“我们不阻止他吗?那里可是大伯关押的重要人质。”

    蔚·凡塔斯手上捻着一缕头发,“倒是你,那蠢货的权限是你母亲开的,到时候会闹矛盾的。”

    “呵,是吗?”青年笑了笑,竟是站了起来,“那我们出去走走吧,顺便避避风头。”

    “也好,叫管家送送我们吧。”

    二楼处,唐·舍耶夫拿着身份卡在边上的一个一尺见方的柱子上一刷,面前的红外线禁制便解开了,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就像自己家一样自在。

    心里怀着怒火,他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姐姐给他开权限的时候说过的话了。想着自己现在已经是舍耶夫家族的族长,是凡塔斯家族最重要的姻亲,自己想要什么不都是没问题的,结果那两个臭小子竟然敢给他脸色看!

    越想越气,他走得也就越来越嚣张,这也是因为然·凡塔斯喜静,二楼除了什么也不知道的佣人就再无人看守。

    于是等唐·舍耶夫跑到走廊尽头的一处房门外的时候,晶石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这是什么地方?难不成……”舍耶夫自以为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大力的推开了门,却被里面的景色唬得一愣。

    当看清那个被困在特殊金属里的少女的时候,男人直接扑了过去,却在半路中被精神力给弄得脑袋发疼。

    “等等,等等!”他支持不住跪在了地上,连忙告饶,“你不是城畔生身边那个助理吗?怎么被关在这里了?”

    想起当时在沙蒙工作室里最初见到这个的时候,简直是惊为天人,眼看心痒难耐的时候又突然遇到了。就算现在没有了当日的神采,但是女苍白的小脸和被动的姿态,一股柔弱劲儿更是惹人疼爱了。

    “滚。”

    空青这几日一直被关在这里,单独有一个侍女专门来照顾她,凡塔斯既没有放过她的打算,更没有要杀她的打算。每天,她都只能通过光亮的变化来感知时间的流逝,但具体有多少天了,她依旧不知道。

    没有外界的消息,没有那个人的音讯,空青觉得自己每天都是恍惚着度过的。

    “哎呀,你别这样有敌意嘛。”舍耶夫笑着想要靠近,却被少女冰冷的眼神给冻得钉在了原地。猥琐的男人搓着双手,舔着脸笑道:

    “你究竟是怎么被关进来的?说出来我好帮你呀。”这无疑是睁眼说瞎话,能被这么光明正大的关在房间里,除了然·凡塔斯还有谁能做到。会许下这种空头支票,为的不过是美色。

    感受到那恶心的目光落在身上,空青几乎要吐出来,语气更加不好,“我让你滚。”

    但是被美色迷住眼睛的男人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还有靠近的趋势,一边笑着,一边不着痕迹地在口袋里摸索什么。

    也是他不知道空青的真实身份才会这么嚣张,“找死。”

    少女即使被禁锢着,但是她冷傲的姿态却让她丝毫不落下风,精神力直接开到最大,瞬间就让企图不良的男人跪倒在地。

    但是这一次舍耶夫却没有告饶,反而露出了得逞似的笑意,因为憋气脸上涨的通红,等空青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空气中一样的气体钻入了呼吸道里,强烈的药物连精神力都来不及驱赶便发挥了效力,空青几乎没来得及将对方弄晕,自己便先昏了过去。

    看着软软地倒在床上的少女,舍耶夫将手里的小瓶子抛了一下,又放了回去,“只要是老子看中的就没有逃脱的份儿!”

    因为双手被特殊的金属束缚着,空青倒下去的时候身体自然的张开,毫无戒备,看起来有着不合平时的柔弱乖巧。

    唐·舍耶夫几步走上前去,摸着她娇嫩的小脸垂涎欲滴,陶醉的深吸一口气后,闻到了幽幽的体香,低声道:“极品啊。”

    即使是在昏迷中,空青也依旧感受了身边陌生的气息,让人战栗的、恶心的。

    舍耶夫激动得双手颤抖,用力的撕开了少女身上轻薄的衣物,将那浅蓝色的衣料盖在脸上,沉醉不已的时候,只听到一道淡淡地声音响起在耳边。

    “你,在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