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切了
    在楼下来来回回的佣人只听到一声磨到了地板的声音传来,短暂且急促就像是谁的惨叫声一般,都只是稍稍顿了一下后便继续受伤的工作,错觉吧。

    身穿t恤的少年将小巧的切割刀放在舍耶夫的眼睛上方,刀锋轻轻挨着眼球,甚至能感觉到那刀刃上散发出来的寒气。

    “别叫出声了,否则我一刀插进去。”

    男人咽了咽口水,“我我我……知道了。”当看清那个少年的长相的时候,唐·舍耶夫在心惊肉跳的同时,也气得咬牙切齿。

    “城畔生,你怎么还有脸来?”

    “怎么就没脸来了?”城畔生嗤笑,“还是说你现在已经是个孤儿了,见不得人?”踩痛脚这项技术他数年来都在打磨,现在可谓是炉火纯青。

    “你……”

    舍耶夫正要说什么,却被少年冰冷的眼神给吓得禁了声,瞟到还被他捏在手里的衣料,心里开始发虚。

    “刚刚,你在做什么?”城畔生掐着他的脖子,刀刃受精神力的控制在男人的身上游走,似乎在寻找下刀的地方,慢慢地,定格在了还握着布料的手上。

    冰冷刺骨的刀刃,瞬间将手钉在了地板上,片刻后伤口里才流出鲜血。

    “真脏。”城畔生冷哼一声,眼里的怒火是连他都没有预料到的,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幕,目眦欲裂,要是自己再来晚一步,后果简直要让人发疯!

    唐·舍耶夫感觉到脖子上的手在逐渐收紧,手上的疼痛也在不断地加剧,但是他吼不出来,只能踢蹬着双腿挣扎着,并且试图引起那些监控室的人的注意。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监控室内,结智将那些晕倒的人全部都堆在一边,伸出几根金属链子开始篡改监控机器人的记忆。当看到光屏上那个被主人死死卡住的蠢货的时候,撅着小嘴,咕哝道:

    “竟然敢占青青的便宜,看我不整死你们。”

    所谓的监控画面,在录制的过程中都是以数据的姿态存在的,只要将这些数据分解开来,想要修改都是很容易的。

    还在乞求救援的舍耶夫没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肯定是被那两个凡塔斯家的小子针对了,肯定是他们故意将自己留在这里的。

    不管内心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他最要紧的是保命,连忙求饶,“求求你放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给!”

    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已经吼得这么大声了,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来救自己。只是,他才说完,就见少年一脸冷笑。

    “什么都给?”

    “嗯嗯,我们家什么都有!”总之现在先保命,以后总有机会报仇的。

    他算盘打得非常的好,但是对象却是城畔生,最不喜欢合着别人的心意做事了。少年精神力一动,只见原本插在手上的切割刀便拔了出来,被那双手轻轻捏着,隔空对着某个地方划了一下。

    舍耶夫的眉头还没松开,就觉得身上某个地方突然一疼。

    那气刃太过锋利,好一阵后剧烈的痛感才传向大脑,让他满地打滚,下身血流如注,被切了,那个地方被切了!

    “啊啊——好疼啊!”

    城畔生并没有就此罢手,俯视着那个猥琐的男人,手臂轻轻挥动,每一下那切割刀上便会凝成一道气刃砸向对方。

    眨眼间,舍耶夫的皮肤上遍布网格,随后那些细线开始渗血,越来越多,直到他变成一个血人,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他?

    城畔生并没有吓死手,以他的计算能力,甚至能精确到他最多的流血量。

    “给我好好记着今天。”

    少年淡淡地话语和冷漠的神色,成了唐·舍耶夫的噩梦,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人?!因为疼痛混过去的男人这样想到。

    稍稍将怒火发泄了一些后,城畔生才终于能直面床上的场景,这一瞬间,他看到的不是香艳和旖旎,而是——还好自己来的及时。

    扯过床单将少女盖好,那边结智也过来了,“主人我都弄好了。”

    “嗯。”说着他将精神力附着在那黑色的链子上,瞬间扯断了那些束缚,空青重得自由。城畔生看着她手上被磨出来的伤口,以及身上那些伤痕,心里的愧疚和心疼一起涌了上来。

    “主人,青青只是因为药物的关系才晕了过去,驱逐了就没事了。”

    这时候,似乎是那些链子有感应器的原因,随着被破坏发出了尖锐的鸣叫声,凡塔斯本家开始骚动起来。

    “我们得快点走了,按照计算,那个男人将会在五分钟内赶回来。”结智说着打开了窗户。

    城畔生抱着少女眨眼才飞了出去,一边赶路的同时,一边用精神力将空青体内的药物分离出来。

    不多时少女便醒了过来,抬起不算清晰地双眼,小嘴微动似乎是在说什么。耳边是呼呼的风声,城畔生并不能听得清楚,但他就是明白。

    “怎么会丢下你呢。”没有任何理由让他袖手旁观,才说完,就觉得胸口上一阵温热的濡湿,哭了……

    然·凡塔斯黑着脸回到了家中,留给他的是残缺的金属链子和要死不活的舍耶夫,打开的窗户告诉他——人早已经跑了!

    “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温和的男人终于撕下了伪装的面具,似笑非笑的模样,即使是冷静如卜兰娜·舍耶夫也不由得开始焦灼。

    身旁的光屏上正放着一段监控视频,只见她亲爱的弟弟大摇大摆的拿着身份卡进了禁区,俨然将自己之前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我只是给唐的身份卡升了权限罢了。”女人并不限额心虚或是气短,反而理所当然。

    “哦?”然·凡塔斯端着杯子的一顿,随后狠狠砸在地上,溅起的碎渣甚至飞到了卜兰娜的脚边。

    “卜兰娜·舍耶夫,我的弟媳,你可还记得自己身份?”

    听他这样轻描淡写的问,卜兰娜立刻就知道他的意思,“那是我弟弟,自然也算是凡塔斯的近亲,为何就是外人了?”

    “那,你加入了我凡塔斯家,舍耶夫一族是不是也该归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