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父子算计
    卜兰娜·舍耶夫经不住弟弟的恳求,将他的身份卡权限给开到了最大。

    这原本不是她能做的事情,但是因为考虑到她身后强大的背景,然·凡塔斯才会给她这个权力,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这么放肆。

    “唐·舍耶夫我已经将其扭送到了裁判所,以私闯上将宅邸的罪名。”

    一个上将的宅子中,尤其是书房,肯定会有很多的秘密文件,这绝对是受到法律保护的范围,享有和军区廷一样的待遇。

    这个罪名,足以令唐·舍耶夫在裁判所里待上个十几年的,再加上之前犯下的错,即使是卜兰娜再有手段也不能将他弄出来了。

    女人自己也知道,立刻尖叫起来,“你在说什么?私闯宅邸?!唐他不是外人!”她气得脸色煞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弟弟什么时候变成了外人了?

    然·凡塔斯看着失态的女人,神色冷漠,“在这里是我凡塔斯一族的本家,看来你从未将自己的地位看清楚。”就算这个女人是舍耶夫嫡系大小姐,但是她现在终究是被称作凡塔斯夫人。

    这次卜兰娜的做法完全触到了然·凡塔斯底线,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让人永远记住教训。

    “就算是这样,但是唐他还受着伤不是吗?”她已经顾不得自己被轻视的事情了,“为什么要这样针对他?!”

    对此,凡塔斯只说了一句话,“一切都是自找的。”

    “你……”卜兰娜一拍桌子,丹蔻色的指甲衬着乳白色的桌面,看起来非常的鲜明。想她的出身,何时受过这样的气,简直就是直接被忽视了!

    只是,任她再有脾气,在然·凡塔斯面前也没有发泄的勇气,一对上那双冰冷的双眼便浑身发凉。以前究竟是怎么会觉得这个男人很温和的,再说那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忍受得了的?

    “我明白了。”

    女人红唇紧紧地抿着,随后便转身离开了凡塔斯家,高跟鞋蹬蹬踩在地板,逐渐远去,她受够这个奇怪的地方了!

    见人离开后,凡塔斯问起了管家的去处,如果当时管家在,就不会轻易地让那个蠢货将安全系统给解开了。

    旁边的侍女便上前一步回道:

    “二少爷和三少爷说有事需要处理,便让管家随同了。”

    “哦?”凡塔斯听完后微微蹙眉,略微一思索后便突然沉了脸,“将那两人叫回来。”

    到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需要管家亲自出面的?然·凡塔斯这样想着,越来越觉得里面有猫腻。

    很快,管家并两个年轻人便走了进来,虽然没有明显的笑意或是话语,但是总觉得气氛非常的好。

    真要说,管家应该是现在这个宅子里辈分最高的人,一头灰白的头发,腰板却挺得笔直,颇有当年追随老凡塔斯的风范。

    他朝坐在上位的然·凡塔斯弯了下腰后,便退在了一旁,开始恢复了工作时的模样,看起来有变成一个机器人似的。

    “你们究竟是去做了什么?为何要放一个外人在家中闲荡。”

    一旁的管家顿时变得自责起来,走到这位家主面前深深地弯下了腰,“是属下的失职。”

    蔚·凡塔斯坐在父亲的下手处,握着茶杯,看似轻描淡写地说道:“管家爷爷又不是机器,刚好有事情就叫他老人家一起出去走走,久违的散散心。”

    他一向话少,更不会这样话里有话,这样的儿子让凡塔斯觉得很不满意。

    “你这是与我说话的态度?”

    “有什么问题?”

    零·凡塔斯来回看看,不得不说这父子俩真的非常的像,外表暂且不说,光是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疏离冷淡却如出一辙。

    儿子的回答非常的强硬,然·凡塔斯也不知道该是气还是别的怎样,这个孩子已经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逐渐长成,变成了现在这个陌生的模样,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

    “我就是想知道,今日你们为何要在舍耶夫来之时离开?”

    站在边上的管家听出了这位族长的意思,难道两位少爷是故意将自己喊出去,给了舍耶夫趁虚而入的机会吗?一想到这里顿时冷汗涔涔。

    “家里有监控不是吗?”蔚·凡塔斯面无表情,“他来时我们还在不在你难道没有看到?”

    然·凡塔斯仔细地审视着这个少年,没有任何的发现,手指轻轻翘着桌面,殊不知他身后的管家早已变得震惊无比!

    即使是然·凡塔斯也难以想透问题出在哪里,诚然,如他的儿子所说的,舍耶夫来的时候家中没有任何的人,但总觉得哪里有问题。

    这时候边上另一个青年又笑着说道:

    “大伯,您真冤枉我们了,因为管家爷爷生日快到了,我和蔚就觉得应该给他老人家准备点礼物。”他轻轻转动着茶托上的瓷杯,就像是在观赏花纹一般,“大伯母以前都会这样做。”

    那个女人的温柔,似乎给得格外的宽泛,但是却不会让人觉得可以。

    零·凡塔斯的话完全戳在了男人的心尖上,使得他久久无语,随后似是无措又像是心虚一般,说道:“此时到此为止,下不为例。”

    说着站起来就要离开,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补充道:“管家,生日那天你就休息一天吧。”

    说起来,以前她在的时候,家里每次过生日都是欢声笑语,热闹不已,只是现在这个空旷的壳子中,谁又还记得谁的生日呢?

    大家长已经离去了,蔚·凡塔斯二人对视一眼,随后便各自分开行动。

    “二少爷,三少爷,你们……”管家浑浊的双眼中露出不只是伤感还是震惊的神色,为何要帮着外人对付族长?

    零·凡塔斯笑道:“管家爷爷,您也不想看着我和弟弟被大伯收拾吧。”现在管家可以说是最疼他们的。

    “为什么?”

    青年看着走向监控室的少年,不知想到了什么,只说了两个字,“报仇。”

    管家瞬间怔住,颓然的垮了肩膀,良久,浑浊的双眼里射出一道精光,“请务必让我跟两位少爷一起。”

    零·凡塔斯闻言开心的笑了,“现在,我们去将那个小侍女处理了吧。”看到了他们和舍耶夫争执的女佣绝不能留。

    另一边,蔚·凡塔斯放着一段偷懒的视频,对面前一群瑟瑟发抖的技术人员说道:

    “如果不想被我父亲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就给我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